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头资讯 > 详细内容

汕头79岁老人幼年被卖到江西 寻亲68年回家乡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6/8/31 16:09:35 字体:[ / ] 阅读:4212

“就是这里,就是这里,多少回我在梦中回来过。”黄桂英紧紧拉着孙女苗妹的手,站在汕头市潮南区胪岗镇泗黄村寨内中街一片古老的房子中间,眼中闪动着泪花。

黄桂英在孙女苗妹的搀扶下来到自己儿时生活过的地方。

黄桂英家人给志愿者们送上锦旗。

过了一座小桥,是一道门房,进来后便是一片大的空地,旁边有拜关公的祠堂,还有唱戏的地方,很是热闹……这些数十年来一直保存在黄桂英脑海中的零星记忆在这瞬间被无限放大,她仿佛又回到了儿时……

68年前,黄桂英被卖至江西,她在异乡生活了几十年,但她从未忘记过生她养她的家乡,以及连着血脉的亲人,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种思乡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在梦归潮汕寻亲团的帮助下,79岁高龄、现在揭阳安家的黄桂英昨天上午终于回家了。

年幼时被卖异乡 却从未恨过谁

黄桂英1937年3月14日出生在现在潮南区胪岗镇泗黄村,父亲名叫黄盛泰,是个生意人。根据现在村里一些还健在的老人回忆,黄桂英的生母是黄盛泰的原配,在黄桂英年幼时,生母早亡。其后黄盛泰又娶了一房妻子,还给黄桂英生下了两个弟弟,不过两个弟弟后来都夭折了。其后,黄盛泰来到汕头开店经商,认识了他的第三任妻子,并生下一子。

黄桂英还依稀的记得,父亲到汕头市经商后,将她放在了外婆家中寄养。她清楚地记得,1948年的5月6日,父亲带她去吃了一顿饭后,自己便和家人失散了,后来跟人来到了江西,黄桂英和他的后辈们回忆,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人带去了江西,“到底是不是被卖掉了也记不清了。”

据村里一些老辈人讲,黄桂英当时应该是被家里卖掉了,这种情况在当时非常普遍,解放前,很多潮汕人为了躲避饥荒,或出走他乡,或被卖到了异乡。据1943年5月9日《揭阳民国日报》刊登的一份调查材料:“(江西)寻邬一县几乎无家不买有潮籍之小孩少女。泰和附近,亦常有居民买难童,且有照重(量)计值, (每)斤仅七八元而已。”

梦归潮汕寻亲团志愿者陈树辉告诉记者,就他们现在经常接到的一些寻亲诉求,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去的最多的地方是江西,现在江西有一个村就叫潮汕村,村里的人都说潮汕话。”

黄桂英的亲人告诉记者,多年以来,黄桂英和他们讲起自己的亲人和家乡,都是思念,“就是那时候是被家里卖掉的,老人已经不在意了,也从没表示怨恨过谁,更多的还是思念,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种思乡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六十八载寻亲路 一朝美梦成真

黄桂英被人带到江西后,在江西省赣州市安远县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生活。黄桂英的孙女苗妹告诉记者,黄桂英认识了同样从潮汕过去的苗妹的爷爷,两人组织家庭,共生养了6个子女,除了苗妹的母亲跟随黄桂英回到了潮汕外,其他的儿女都留在了江西。

“能回来家乡生活也是机缘巧合。”苗妹告诉记者,在80年代的时候,她的爷爷认识了一个从揭阳过去种西瓜的老乡,根据她爷爷对老家环境的描述,老乡终于帮他找到了爷爷的家乡,1982年,爷爷来潮汕认亲成功,而这时,正好爷爷的母亲去世了。“以前爷爷母亲听算命先生说她去世儿子就会回来,果真如此。当年爷爷的母亲是舍不得卖掉爷爷的,因为大饥荒没办法,经常挂念流泪。”苗妹介绍,1985年,她的爷爷在江西去世,在揭阳东围的亲人拍电报过去叫她的奶奶黄桂英回东围住,于是,1991年,黄桂英便来到揭阳定居,距今已有20多年。

“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奶奶和我聊天时常常说起她的老家,她的亲人,很多次,很多次……”苗妹说,家里人也曾尝试着去找过,但当时信息不同,受到很多原因的影响一直未果。2012年,苗妹还曾将奶奶的寻亲信息放在了“宝贝回家”的平台,但找了好几年也没有找到,今年6月,寻亲信息转到了梦回潮汕寻亲团,不到两个星期就传来消息,有个志愿者通过消息比对,确定了黄桂英的老家就在胪岗镇泗黄村。

“信息都对上了,确定无疑,知道消息,奶奶高兴得睡不着。”苗妹说,“终于圆梦了,少时离家老大回,人总有落叶归根的心结,总算是替她把这个结解了。”黄桂英的晚辈们也都为老人由衷地高兴,也为他们多了更多的亲人感到高兴。

少时离家老大回 再见只剩泪光

在黄桂英的脑海中,故乡两个字,也许只是由一座小桥,一间门房,拜神的关公庙,小伙伴嬉戏玩耍的一片空地……这些零星的记忆碎片所组成的,模模糊糊的,又时常在梦中不断闪现的一个印记,但这个印记,挥之不去。

8月30日上午10时多,黄桂英在家人的陪同下坐车从揭阳赶到潮南区,在志愿者的引领下,前往正在等待她回家的堂兄黄基武的家。黄桂英近80岁了,但耳聪眼明,能听懂普通话,自己能走动。胪岗镇泗黄村峡新路一处宅子里,堂兄黄基武和众多晚辈都聚集在大厅里等待着黄桂英的到来。黄桂英在苗妹的搀扶下下了车,众人热情地迎了上来,许多晚辈虽不曾见过这位老奶奶,但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大家拥着黄桂英挨着堂哥黄基武坐下,两人拉起了家常,说起了从前的一些往事。

晚辈们告诉黄桂英,她以前住过的老房子还在,听说这个消息,老人有些迫不及待了。从黄基武家去到老屋就几百米的距离,但这段路黄桂英走得太久太久,看到那一排排已斑驳发黄的屋墙,屋外的小河涌,河涌上的小桥,进屋前的门房……所有的这一切,瞬间在黄桂英的脑海中渐渐熟悉起来。她甚至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她以前的家和她住过的屋子。

“这里是拜关公的,这里以前有好多卖小吃的,还有这里,是个卖东西的地方……”黄桂英不停地和身边的家人念叨着,所有的回忆涌上心头,思念化成两行热泪,早已涌出眼眶。

“我们都应该更加珍惜这份亲情,听到消息,我第一时间从广州赶过来,今天算是认下了亲,以后一定多走动,多联系。”黄松元按辈分是黄桂英的堂侄,听说黄桂英老人前来认亲,很是激动,“血浓于水,我们都有了联系方式,以后走动也方便了。”

作者:尹政军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