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尾资讯 > 详细内容

客家山歌王子的家乡情结——访海丰县艺人曾宪元

来源:汕尾日报 时间:2016/8/8 17:53:48 字体:[ / ] 阅读:1287

近来,海丰黄羌镇的客家山歌热热透半边天,省卫视专门前来拍摄专题片。这一切的背后,有一个推手,那就是有客家山歌王子美称的艺人曾宪元。

曾宪元祖籍黄羌,幼年随父母在深圳龙华居住。他先后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曾获首届闽、粤、桂、赣山歌大赛银奖、岭南民间文化艺术节金奖等多个奖项。近年来,他潜心于挖掘、传承原生态山歌,成绩斐然。

曾宪元目前是省民协、音协会员,曾任梅州嘉应学院讲师,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并时常应邀到各地演出。

近日,记者趁曾宪元回乡推广山歌之机采访了他,言谈之间,可以感受到他强烈的家乡情结,还有他以传承黄羌山歌为已任的使命感。

为山歌曾“亦师亦生”

曾宪元笑着说:“为了山歌,我曾经在嘉应学院度过一段‘亦师亦生’的时光”。

2004年,曾宪元随南国艺术学院的高级顾问刘庆棠教授到梅州采风,在兴宁、大埔等小山村,曾宪元第一次接触到梅州最原生态的山歌。在丛林中,在溪水边,原始而充满野性情怀的山歌号子让曾宪元流连忘返、热血沸腾。虽同是客家人,但因为自小随父母出外,却对客家文化接触甚少。也许是与生俱来的认同感吧,他从小就对客家文化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客家山歌,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但由于条件的限制,他只能接触到一些广州地区流传的新山歌。而今,终于亲身听到了梦寐以求的山歌,怎不叫他热血沸腾?

回广州的时候,曾宪元跑遍了梅州的音像商店,将能够搜到的客家山歌搜罗一空,又托人买了一些著名山歌大师的CD,将行李箱塞得满满的,方才满意地启程。

自此,每天晚上他都要听上一首客家山歌才能入睡,还将CD上的山歌拷成MP3,随时随地地学习。有时候,参加一些广州地区的表演,回来后他也会唱上一首山歌。但因为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他这个时期唱的还是普通话版的新山歌,对于旧山歌,他怕唱得不好,给它抹黑,很少唱。

不久,嘉应学院邀请名声在外的曾宪元到该校讲学,担任该校音乐系《电脑音乐制作》的客座讲师。刚到嘉应学院时,曾宪元意外地发现,著名的山歌大师汤明哲竟然是音乐系山歌班的客座教授,这一发现让曾宪元兴奋得好几天没睡好觉。他立即报名加入了山歌班。那段时间,他既是老师、又是学生,既要讲课、又要听课,忙得不亦乐乎。

由于自小在外面长大,虽然也会说一些客家话,但已经是多种语言的混合体,因此曾宪元平时都不大敢说客家话,担心一开口就会被人笑成不伦不类。然而,要学正宗的客家山歌,语言和发音很重要,为了学好它们,曾宪元下了不少功夫,也吃了不少苦头。每次上课,他都把汤教授讲课的内容和唱的山歌用MP3录下来,回到教师宿舍再仔细揣摩,认真模仿。他甚至把自己唱的山歌也录下来,拿给老师和同学听,让他们多多指出不足的地方。而今,曾宪元唱起客家山歌来,娴熟有余,韵味十足。再也没有人取笑他发音不准或吐字不清了。汤教授对曾宪元更是赞赏有加,多次推荐他参加重要的演出。

为山歌热点燃第一把火

早在两年前,曾宪元应邀回乡筹办一次大型表演,当时他弄了一个“快闪”节目《海丰请你来》,他说:“当时,在排演的时候,我发现海丰所谓的歌手绝大多数是业余的,甚至连歌谱都不会看。”于是他生出了回乡创办音乐工作室的念头,目的是提高家乡的音乐水平。

回乡的次数多了,曾宪元发现,原来自己的家乡是真真正正的文化之乡,这里有三大稀有剧种,有渔歌,有皮影,还有沉寂多年的山歌;在黄羌,他还发现了一个濒临绝种的小戏——花笺剧。“哇,我们的家乡处处是宝,光黄羌这个三万八千人的小镇,就有挖之不尽的宝藏。”

可惜的是,黄羌山歌已经沉寂了三十年了。于是,曾宪元选择将抢救、“复活”黄羌原生态客家山歌做为挖掘家乡文化的突破口。然而,刚开始并不顺利。他打听到有一位山歌好手,于是,利用晚上的时间提上酒去看访这位好手。谁知这位好手却死活不肯开腔。曾宪元没有放弃,他给这位好手唱梅州山歌,唱了一首又一首。这位好手终于“嗓子痒了”,起身关门、拉上窗帘,这才羞羞答答地开腔了。曾宪元说:“那没有受污染的、纯净的歌声一下子就打动了我。当时我就被震撼了!黄羌原生态客家山歌充满哀怨,这是别的地方的山歌不能比拟的。”

随着曾完元对黄羌山歌的研究越来越深,他发现,那些年纪越大,尤其是80、90岁的歌手们,他们的歌声越加哀怨。这和当时的生存环境有关。山歌的主角是女人,客家女人的地位比男人更低,每天伺候公公婆婆、孩子吃饭,然后上山砍柴,回到家里,煮好菜,自己不上桌,一家老小吃完以后,有剩的吃一点、没剩的也将就。她们在日常生活所受的委屈无法抒发,只能通过山歌。然而,旧时代的女人在家里是不能唱山歌的,会被人视为轻浮;还有更不能为现代人所理解的是,老一辈客家女人是不允许有闺蜜的。山歌只能在山里唱,一来那时候山里豺狼虎豹都有,唱山歌可以壮胆,二来,溜一首山歌如果有人对上了,那可不得了,那就是心灵的沟通啊!

经过长期的寻访,曾宪元身边团结了一群山歌手。于是,他着手策划在黄羌丫髻山举办一次对歌会;这一想法受到黄羌镇党政的支持,也得到了当地文人戴锦波、戴镜兵等人的支持。对歌会取得空前的成功,也由此点燃了黄羌山歌热。当天,在外经商的戴金娘先生就打电话给曾宪元,提出由他出资在虎噉举办一次对歌会。仅仅一天时间,戴金娘就请人搭起了两个十多米高的对歌台。虎噉对歌会盛况空前,可以用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来形容。

努力让山歌热持续下去

山歌热起来后,东片有罗輋石头坪山歌台,西片有虎噉山歌台,遥相呼应,赌鬼离开了麻将台,人们丢下了手中的手机,还有人传说:山歌治好了心脏病、山歌让中风的病人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这一把火烧得那么旺,连曾宪元自己都感到吃惊。他说:“大山需要歌声。”

省卫视摄制组专门在黄羌呆了三夜三日,记录了黄羌山歌热的盛况。摄制组总编导陈菊芬高度评价黄羌原生态山歌的独具一格。

“日出又见日落光,山歌声声出黄羌。”如何让山歌热持续燃烧下去?这是一个让曾宪元吃不香睡不好的问题。他说:“对家乡的山歌,我的思路是挖掘、保护、学习、传承。比如,以后能否常年在两大歌台举行擂台赛?”

做为专业的音乐人,曾宪元以整理黄羌客家山歌为已任。近一两年来,他为家乡创作了《家在汕尾》《再见龙津河》《忘不了红色海陆丰》等28首歌,并出品了数张个人专辑。他说,接下来,他会为家乡的山歌创作新的专辑。

目前,曾宪元正在筹划一次盛大的山歌会,报名者爆棚,也引来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家乡人,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目的就是传承家乡的山歌!

作者:沈洛羊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