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头资讯 > 详细内容

珍贵老照片!81年前就有人航拍汕头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6/7/28 14:46:25 字体:[ / ] 阅读:4992

对于现代人而言,留下照片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情,只需要一部带摄像头的手机都能做到。但是,这一技术真正意义上走向实用,却不到200年。

摄影,这一西方发明的影像留存技术在清朝末年引进中国,而汕头却在约150年前,便已经有了照片的影像。这张珍贵的照片由潮汕青年学者陈嘉顺从当年出版的摄影集中复制,近十年来,他收藏、复制的汕头老照片已有上千张。近日,他从这些跨越百年的照片中精选出475张集结成书,照片的跨度从1870年前后到1995年,用解读图片的形式来讲述汕头百余年的社会生活变迁。这本《汕头影踪》也将于近日由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

老照片航拍的汕头光华桥。

“最老”照片所摄洋行已无存

“最初拍摄汕头的很可能是英国人。”陈嘉顺介绍。据他推断,发现最早的一张照片约拍摄于1870年,是由英国皇家御用摄影师约翰·汤姆逊拍摄,照片中的景物是当年汕头礐石的理查德森洋行。虽然这座建筑现在已经无踪迹可寻,但是照片却让它在历史上留下了身影。

“当时中国这片东方大陆对于西方人来说较为神秘。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因为读图比文字与口述来得更为直接的缘故,西方便有想用影像来了解中国社会生活状况的想法。”陈嘉顺说。

1860年,汕头开埠。这一被恩格斯称为“中国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在开埠后吸引了不少外国人前来,其中便有英国皇家摄影协会的摄影师们。他们通过马六甲海峡、经过新加坡、香港,然后到达汕头,此后一直沿海北上,直到北京,沿途留下了不少影像记忆。

“现在随着无人机的发展,航拍开始流行,但是汕头在1935年便有了航拍照片。”陈嘉顺说。据他介绍,现在可见的最早航拍潮汕的图片,很可能是1935年出版《潮梅现象》上刊登的《汕头市区之鸟瞰图》《崎碌东区绥靖公署之全景》。从《汕头市区之鸟瞰图》来看,当时的汕头已经初具城市规模。

“当时航拍,是需要摄影师上飞机拍摄的,这在当年来讲是一个创举,非常不易。这也证明了1935年之前,汕头便有了飞机,汕头当年的繁华由此可见。”陈嘉顺说。

在那个注重摄影实用性的时代,航拍也被运用于军事方面。由于那时候还没有卫星地图,日军在侵华之前,同样也有航拍影像的留存,并标明了码头、仓库、发电所、公园、邮政局、海关等重要目标。在日本昭和十四年(即1939年)发行的《支那事变画报》第62辑有《汕头攻略战特辑》中,便刊登了多张航拍汕头全景图片。

上千张老照片大多是人物照汕头在百余年前便有了影像留存,但是距离摄影与相机的普及还是有一段时间。

“1900年之前,太古公司就专门在汕头拍摄了一批照片,差不多同时,美国人在汕头开办美璋照相馆,也拍摄了一批汕头风景照片。1902年,有记录最早来汕的日本人彦阪贞美在汕开了照相馆。1904年汕头人才有第一家属于自己的照相馆,叫‘雅士照相馆’。”陈嘉顺说。

在那个年代,无论是早期的银版照相法还是后来胶卷摄影的,拍摄一张照片无异于进行一次艺术创作。很长一段时间,上照相馆或者影楼拍一张照片,还是一件难得甚至有点奢侈的事情。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拍照这件事才慢慢进入寻常百姓家。后来的数码时代,更是大大降低了拍摄的成本。

在此之前,照片的拍摄者基本为两类人,一是照相馆的摄影师,二是摄影记者。照相馆一般拍摄室内的人物照以及一些活动的合影,而摄影记者往往更多地拍摄新闻图片及社会生活。甚至一些摄影记者的图片还被赋予政治意义。

例如上世纪中泰建交后,了解到侨居泰国的华人有了解家乡风貌的需求,在外交部的首肯下,由汕头地委当即从各单位抽调人员,组成工作组负责此事。筹备组之一的汕头日报摄影师洪浩,还申请了一架飞机,对汕头进行航拍,作品在泰华社群中引起很大反响。

陈嘉顺收集的照片,也是以这两类摄影者的作品为主,但在上千张之中更多的是人物照片。“很多老照片都是人物合照,在照片背面写着‘某年某月摄于汕头’字样,但是因为不知道照片中的人物分别是谁,有什么意义,如果背景不够突出的话,这张有历史的照片就难以讲出故事。”陈嘉顺说,在照片研究中,他甚至还加入了自己的照片,比如他与上世纪80年代初在韩江边以胡文豹大楼为背景的童年照,因为能够反映当时的场景以及现在的变迁。

在他收藏的照片中,很多是摄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及六七十年代的照片,而来源除了资料图片之外,也有不少是老摄影家及收藏机构提供的。

照片背后的社会生活史“在这些照片的背后,反应的是当时汕头的社会生活史。”能够反映当时的社会生活,这也是陈嘉顺挑选的原则。在这个读图时代,陈嘉顺希望通过这些照片的串联来回眸百年汕头。与此对应,照片被分为了往事悠悠、交通运输、宗教信仰、文教事业、民间工艺、岁月峥嵘六个专题,结合史料,加上陈嘉顺的生活经历及观察进行综合解读。

或许在现代人看来,现在的小公园会是当时的拍照胜地,但是陈嘉顺却表示,从他收藏以及收集到的照片来看,小公园的照片反而很少。“我们现在拍摄小公园是因为它有价值,文化价值或者历史价值。但是上个世纪小公园只是一个商业区。”陈嘉顺解释道,在拍照珍贵的时代,自然很少有人会想用照片记录下那份习以为常的繁华。

相比之下,更多照片记录的更多是汕头湾和中山公园。“当时的汕头是一个通商港口,每天都有很多船只来往。繁华的口岸自然成为人们喜爱的拍摄对象。通过照片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船只往来。哪怕是不经意间,一些照片都会拍到船只的身影。”陈嘉顺说,至于中山公园的照片多,是因为在当时乃至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山公园无异于一个景点,人流量非常多,闲暇时分便会有三三两两约去玩耍,当时在中山公园拍照留念的市民与现在去景区拍照的游客差不多,而且中山公园视野开阔,适合留存照片。这些都可以看出当时人们的一种生活状态以及摄影创作的镜头语言。

“我采用的最迟两张照片摄于1995年,拍摄的内容分别是汕头人民广场和汕头双层巴士。当时的人民广场和现如今的人民广场大有不同,而双层巴士则是当年模仿香港的产物,具有时代的意义,而且现在都回不去了,成为历史的见证。梳理这些照片,可以从中寻得汕头发展的脚步。”陈嘉顺说。

“当时中国这片东方大陆对于西方人来说较为神秘。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因为读图比文字与口述来得更为直接的缘故,西方便有想用影像来了解中国社会生活状况的想法。”陈嘉顺说。

1860年,汕头开埠。这一被恩格斯称为“中国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在开埠后吸引了不少外国人前来,其中便有英国皇家摄影协会的摄影师们。他们通过马六甲海峡、经过新加坡、香港,然后到达汕头,此后一直沿海北上,直到北京,沿途留下了不少影像记忆。

“现在随着无人机的发展,航拍开始流行,但是汕头在1935年便有了航拍照片。”陈嘉顺说。据他介绍,现在可见的最早航拍潮汕的图片,很可能是1935年出版《潮梅现象》上刊登的《汕头市区之鸟瞰图》《崎碌东区绥靖公署之全景》。从《汕头市区之鸟瞰图》来看,当时的汕头已经初具城市规模。

“当时航拍,是需要摄影师上飞机拍摄的,这在当年来讲是一个创举,非常不易。这也证明了1935年之前,汕头便有了飞机,汕头当年的繁华由此可见。”陈嘉顺说。

在那个注重摄影实用性的时代,航拍也被运用于军事方面。由于那时候还没有卫星地图,日军在侵华之前,同样也有航拍影像的留存,并标明了码头、仓库、发电所、公园、邮政局、海关等重要目标。在日本昭和十四年(即1939年)发行的《支那事变画报》第62辑有《汕头攻略战特辑》中,便刊登了多张航拍汕头全景图片。

上千张老照片大多是人物照汕头在百余年前便有了影像留存,但是距离摄影与相机的普及还是有一段时间。

“1900年之前,太古公司就专门在汕头拍摄了一批照片,差不多同时,美国人在汕头开办美璋照相馆,也拍摄了一批汕头风景照片。1902年,有记录最早来汕的日本人彦阪贞美在汕开了照相馆。1904年汕头人才有第一家属于自己的照相馆,叫‘雅士照相馆’。”陈嘉顺说。

在那个年代,无论是早期的银版照相法还是后来胶卷摄影的,拍摄一张照片无异于进行一次艺术创作。很长一段时间,上照相馆或者影楼拍一张照片,还是一件难得甚至有点奢侈的事情。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拍照这件事才慢慢进入寻常百姓家。后来的数码时代,更是大大降低了拍摄的成本。

在此之前,照片的拍摄者基本为两类人,一是照相馆的摄影师,二是摄影记者。照相馆一般拍摄室内的人物照以及一些活动的合影,而摄影记者往往更多地拍摄新闻图片及社会生活。甚至一些摄影记者的图片还被赋予政治意义。

例如上世纪中泰建交后,了解到侨居泰国的华人有了解家乡风貌的需求,在外交部的首肯下,由汕头地委当即从各单位抽调人员,组成工作组负责此事。筹备组之一的汕头日报摄影师洪浩,还申请了一架飞机,对汕头进行航拍,作品在泰华社群中引起很大反响。

陈嘉顺收集的照片,也是以这两类摄影者的作品为主,但在上千张之中更多的是人物照片。“很多老照片都是人物合照,在照片背面写着‘某年某月摄于汕头’字样,但是因为不知道照片中的人物分别是谁,有什么意义,如果背景不够突出的话,这张有历史的照片就难以讲出故事。”陈嘉顺说,在照片研究中,他甚至还加入了自己的照片,比如他与上世纪80年代初在韩江边以胡文豹大楼为背景的童年照,因为能够反映当时的场景以及现在的变迁。

在他收藏的照片中,很多是摄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及六七十年代的照片,而来源除了资料图片之外,也有不少是老摄影家及收藏机构提供的。

照片背后的社会生活史“在这些照片的背后,反应的是当时汕头的社会生活史。”能够反映当时的社会生活,这也是陈嘉顺挑选的原则。在这个读图时代,陈嘉顺希望通过这些照片的串联来回眸百年汕头。与此对应,照片被分为了往事悠悠、交通运输、宗教信仰、文教事业、民间工艺、岁月峥嵘六个专题,结合史料,加上陈嘉顺的生活经历及观察进行综合解读。

或许在现代人看来,现在的小公园会是当时的拍照胜地,但是陈嘉顺却表示,从他收藏以及收集到的照片来看,小公园的照片反而很少。“我们现在拍摄小公园是因为它有价值,文化价值或者历史价值。但是上个世纪小公园只是一个商业区。”陈嘉顺解释道,在拍照珍贵的时代,自然很少有人会想用照片记录下那份习以为常的繁华。

相比之下,更多照片记录的更多是汕头湾和中山公园。“当时的汕头是一个通商港口,每天都有很多船只来往。繁华的口岸自然成为人们喜爱的拍摄对象。通过照片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船只往来。哪怕是不经意间,一些照片都会拍到船只的身影。”陈嘉顺说,至于中山公园的照片多,是因为在当时乃至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山公园无异于一个景点,人流量非常多,闲暇时分便会有三三两两约去玩耍,当时在中山公园拍照留念的市民与现在去景区拍照的游客差不多,而且中山公园视野开阔,适合留存照片。这些都可以看出当时人们的一种生活状态以及摄影创作的镜头语言。

“我采用的最迟两张照片摄于1995年,拍摄的内容分别是汕头人民广场和汕头双层巴士。当时的人民广场和现如今的人民广场大有不同,而双层巴士则是当年模仿香港的产物,具有时代的意义,而且现在都回不去了,成为历史的见证。梳理这些照片,可以从中寻得汕头发展的脚步。”陈嘉顺说。

作者:洪浩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