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尾资讯 > 详细内容

污染侵入广东城市“八景” 汕尾金厢银滩垃圾满地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6/5/26 15:18:48 字体:[ / ] 阅读:975

城镇化和工业化是社会发展的双引擎。然而,它们既可以美化城市的“封面”,也可能捣乱城市的“内脏”。在居住、生产的人口密集区,如果配套设施久跟不上,或者生产主体环保意识落后等,工业化、城镇化的密集脚步,也可能践踏了周边环境。

在广东,一些属于城市名片的标杆性风景,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脚步的重压。

一餐厅直接将排污管架到海岸边,源源不断排出污水

汕尾八景”之一的“金厢银滩”

缺配套废水垃圾恐坏海滩盛名

在粤东汕尾陆丰市的碣石湾畔,有一片黄金海岸———金厢银滩,被誉为“汕尾八景”之一,其坡缓、沙白、水清、浪小、石奇,让人流连忘返,而下海泡澡更被当地视作治疗皮肤病的民间偏方。

金厢镇,曾是一个没有工业污染的滨海小镇,然而随着“就地城镇化”向前推进,人口密度高了,游客来了,狭长的海岸线一侧出现了众多钢筋水泥,拥挤而又无序。与之相伴,小镇的污水和垃圾也日渐增多。近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配套处理设施相对滞后,这张当地“名片”开始变成另一副模样。

住户游客俱增废水直排入海

中午,在金厢镇观音岭脚下,几位游客在附近浅水海域游泳嬉戏,三十米开外,一条褐色的裹挟着垃圾的水渠在沙滩上冲出一个黑池子,与海水只有几步之遥。

这样的场景并非孤例。沿着金厢镇海岸线行走,记者时不时就碰上一条最终汇入大海的排水沟,水沟两侧堆满了蚝壳、泡沫塑料等垃圾。甚至有餐厅架起十几米长的水管,将污水直排海里。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当时金厢镇总人口约3.2万人,如今,这个数字已跃升至6万左右(注:户籍人口),人口的增长,游客的到来,给环境带来压力。当地一位村民无奈地说:“生活废水不见得有多脏,但没有什么处理的办法,就到处排,自然也有排到海里去的。”据了解,临近的碣石镇有个污水处理厂项目,规划日处理污水3万吨,但纳污范围并不覆盖金厢镇。

“千百年来,我们都把下海泡澡作为治病防病、强身健体的民间偏方,很多游客慕名而来,这里也成为粤东最大的天然海泳浴场。”渔民黄大哥皱着眉头说,照这样下去,以后“消毒”功效可能就要打折扣了。

垃圾随处可见海岸线遭侵蚀

金厢银滩长约八、九公里、宽60米,滩上沙质以石英沙为主,细软白净,沿线融滨海风光和人文景观于一体,属于省级风景名胜区。然而,除了生活污水无出路外,随处可见的垃圾也成为它身上的斑斑污点,一小部分海岸线遭到侵蚀。

“小时候海滩很干净,甚至晚上都可以躺在上面睡觉,一只蚊子都没有”,洲渚村80后木匠阿信(化名)指着身后百米长的海滩说道,“以前这一片游客还蛮多,现在很多都不来这里玩,往镇东边那里去。那边干净点。”

近日记者在洲渚小学背后的高坡上看到,纪念当年周恩来抢渡碣石湾的纪念碑广场,被大量生活垃圾包围,塑料袋烧焦后的刺鼻味道混杂着腐臭,让人忍不住掩鼻。这个位置,距离海岸线不过几十米。“每次下大雨,垃圾就会被顺坡而下的雨水冲刷进海里。刮台风天的时候,海水会漫上来,又将垃圾一股脑儿卷到海里去了。”附近的渔民说道。

五月初,汕尾有媒体曾以“伤痕累累”的字眼描述眼下的金厢滩,并大声疾呼,海滩上污水任意排放,养殖场废弃的生蚝壳及垃圾随处堆放,如不再加以整治保护,“金厢银滩”恐怕盛名难副。

对策

各村筹资完善处理设施

“其实镇里一直都很重视卫生问题,几天前,陆丰海洋与渔业局过来督促,共同整治了一个村的出海排污水渠。”金厢镇政府一位郑姓干部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厢镇一直有意愿上马污水集中处理设施,但投入动辄上千万,财政吃力。不过,临海的五六个村子已经在自筹,并向上级政府申请资金建立分散式的污水处理设施,目前的生活污水无序排放现象有望迎刃而解。

至于生活垃圾的问题,这名镇干部透露,今年2月起金厢镇通过政府主导各村自筹约数十万元资金,委托一家环保公司负责,该公司每天都会派人去各村收集垃圾,并集中统一处理。该镇还投入了数百个垃圾箱,但民众的意识尚未跟上。下一步会继续加大环境卫生整治力度。

“肇庆八景”之一的“羚峡归帆”

煞风景臭涌离景点仅几步之遥

西江羚羊峡两岸山势陡峭、河道狭窄、水流湍急,是两广船只的必经之路,“羚峡归帆”的美景被历代评为“肇庆八景”之一。目前,当地政府正对羚羊峡千年古栈道进行开发保护,欲建设成为“古栈道森林公园”,工程现场热火朝天。然而公园的一个主要入口处,有一条自西向东汇入西江的羚山涌,在沿岸居民眼里属于“黑臭水体”,甚煞风景。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这条数公里长的河涌两岸工厂林立,部分企业涉嫌乱排污水,有民众担忧:“栈道开发后,羚羊峡不知要如何开门迎客。”

工厂餐厅环抱沿岸多排污口

“这里偶尔会有人来钓鱼,但钓上的鱼没人敢吃。”端州区一家面馆的老板娘说这话时面带苦笑。三年前她从河南来到羚山涌边上开店,当时就有人提醒说位置不合适,她不听,后来发现“臭味时不时飘上来,影响客人食欲,生意确实有影响”。

羚山涌是肇庆城区主要排水口之一,长数公里,自西向东穿过端州城东,在羚羊山南端的山脚下汇入西江,与“羚峡归帆”之景仅有几步之遥。

记者走访发现,羚山涌被众多工厂、餐厅环抱,沿岸有不少排污口,多数在排污,像黄岗北路和蓝塘二路交界处就有一条五六米宽的暗渠,渠中黑臭污水源源不断流入羚山涌,将一长段水域染成黑色。

来到羚山涌入江口时,记者看到,受羚山涌水体冲刷,这里形成了一片数百平方米的黑色水域。站定一闻,还有阵阵异味。可以说,羚山涌与西江的交汇处如同“鸳鸯火锅”,一黄一绿两种颜色泾渭分明。在附近打工的李大哥说,前两天下大雨,上游的羚羊泵站开水闸后,现在整体呈浑浊黄色,要好一些,但平常日子里经常出现黑臭。

“这里是羚羊峡古栈道的两个主要入口之一,往里走有石刻、炮台、纤痕等众多古迹。未来沿着栈道的森林公园建好后,游客肯定会更多,但河涌时不时黑臭,如何开门迎客呢?”李大哥的语气中带着担忧。

设暗管偷排污河涌突然黑臭

肇庆一位熟悉情况的官方人士介绍,羚山涌原先主要用于排涝和灌溉。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城区配套雨污分流管网不完善,部分生活污水和处理后的工业废水排入羚山涌,导致其水质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起肇庆市政府投入1800多万元对羚山涌实行综合整治,从涌底泥修复治理、加大沿岸涉水工业环保监管力度等方面发力,初步实现了“不黑不臭”。

不过近日记者走访发现,部分企业无序排污现象似乎死灰复燃。一位经营大排档的街坊说:“平常不管是早中晚哪个时间段,河涌都可能突然变臭变黑,应该是上游工厂在偷排。”据了解,今年3月份,肇庆市环保局组织交叉执法时就发现,一家纺织公司架设暗管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排羚山涌,导致该河涌水质被严重污染。

肇庆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近五年来,羚山涌两岸未新审批排水量较大的工业项目,执法监管得到加强,每周至少一次不定期检查羚山片区重点污染企业,“去年以来对片区三家企业的废水超标违法行为进行立案查处”。

对策

整治黑臭逼退涉污项目

对于如何改善羚山涌水质问题,肇庆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肇庆市将落实羚山涌黑臭水体整治措施。进一步加大污染源的监管力度,确保其废水达标排放,减少水污染负荷。

以环保倒逼涉水污染项目逐步退出;加快推进水污染基础设施项目及管网建设进度;推进河涌系统治理工程,通过控源截污、清淤破障、深化治理等手段,努力改善羚山涌水质。”上述负责人介绍,肇庆已委托科研机构编制《西江水质保护规划》,其中羚山涌作为黑臭水体整治项目,将进行科学治理。

肇庆市水务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羚山涌的整治已经列入了政府议程,尽管具体方案还没有出台,但按照省里的部署,该市将会在一定期限内完成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的整治。

作者:羊城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