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尾资讯 > 详细内容

陆丰坟爷举报者刀尖行走8年:雇3保镖保护家人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2016/5/25 15:45:37 字体:[ / ] 阅读:1807

自从举报陆丰“坟爷”林耀昌后,林键国的生活就完全走样了:他雇了3 名保镖保护自己与家人;因担心遭到跟踪和袭击,全家人晚上从不敢出门。过去 8 年时间,这名曾一度风光无限的老板,因担心被打击报复,一直生活在焦虑不安中。作为极度重视宗族观的潮汕人,林键国已8年没回陆丰老家祭祖,一方面是害怕返乡后被报复,另一方面则是害怕引起两个宗族之间起冲突。

林键国身心憔悴,展示他长长的医院化验单。

公司的业务林键国也少打理。

林键国没想到,当年自己一个电话只是想替村民们说句话,却陷入一场长达八年的苦斗,博弈到现在还没结束。林键国说,支撑自己熬过来的就是,他始终认为自己是“反腐英雄”,是正义的一方,并且,自己的举报没有私心。但举报过程的艰辛,则远远超出他的预估。

在和记者见面前,林键国先躲在一个墙角,见记者是一个人过来的,他才露面。见面地点换了三次,先是在深圳布吉地铁站,后来去到布吉一家酒店,然后,他用自己的保时捷越野车把记者拉到了另外一家酒店。

举报后压力大精神恍惚

“对不起,我得谨慎一点。”每当有人敲门,他都分外谨慎,先通过猫眼查看半天,开门时,手里还拿着一个茶杯自卫。在酒店楼下,林键国面带惊恐,四处张望,看周围有没有人盯梢。

41岁的他面容瘦削,满眼血丝,神色憔悴,前一天晚上明显没睡好。“我一天顶多睡四五个小时吧,剩下的时间都在写举报材料。”因为担心遭到打击报复,林键国和家人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之中。

他请了3个保镖保护自己,车里放着高尔夫球杆,以备随时自卫。林键国说,谨慎并非刻意为之。2014年8月21日,他和三弟在家中坐着喝茶,突然一声巨响,有人从窗户外袭击,窗口被打出两个拳头般大小的洞。

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电话被人监听,于是频繁换号。他的两个孩子,上下学也都有专门的保镖保护。

“大哥已经有些神经质,变得草木皆兵了。”其二弟介绍,这些年举报“坟爷”,林键国都有些着魔了。以前的大哥不是这样的,很开朗,不吸烟不喝酒,如今烟不离手,每天都要喝酒,脾气也暴躁了许多。

采访过程中,林键国的烟没有停过。他说,自己每天至少要抽两包烟。自从举报“坟爷”之后,精神压力太大。他的表达能力也开始衰退,说起话来经常颠三倒四,刚刚说过的话,没过几分钟就会又重复一次。

“我这8年都是在刀尖上行走,诚惶诚恐,如履薄冰。”说到这里,林键国突然情绪失控,抱头痛哭。“没有人知道我这8年是怎么过的。天天与举报材料为伴,我现在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林键国开始声泪俱下。他说,他没睡过一个好觉,吃过一顿安心饭,有时憋得实在受不了,就在厕所里大吼几声。

大户富商“同室操戈”

“坟爷”林耀昌和林键国,同为陆丰市潭西镇人,且属于同一个行政村下面的两个自然村。两人同为潭西镇数一数二的大户富商。林耀昌在陆丰经营高档酒店、担保、坟地买卖等业务,参股当地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林键国则在深圳做五金和装修生意。由于在村中声望很高,林键国2005年6月至2007年3月间任潭东村村主任。

林键国和林耀昌两人之前并无过节。两人的摩擦要追溯到2008年,当年从深圳到厦门的铁路开建,林耀昌在林键国所在村头的山上开挖土石方,卖给工地赚钱。

村里的很多村民制止不了,就打电话给林键国。此时在深圳做生意的林键国打电话给林耀昌,让他别再挖了。后来,陆丰县国土局经过调查,认定挖土方行为违法。从那以后,林耀昌感觉自己被“搞了”,他2009年派人砸了林键国的祖坟,同时两次毁了林氏宗祠。

参与砸祖坟的人员后来也录下证言,指出是林耀昌背后策划指使的。

冲突一触即发,林键国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从此,他开始了漫长的实名举报之路,不断向上级举报“坟爷”涉嫌的违法犯罪问题,从陆丰、汕尾一路举报到省里,甚至国家层面。

你来我往互相举报

从那时起,举报信和起诉状成了双方斗争的武器。林键国在与林耀昌的斗争中,几乎投入了全部精力,他就自家祖坟宗祠被砸一事起诉了林耀昌。林耀昌的担保公司、一家酒店则由于被举报停业,他在2013年2月4日以名誉侵权为由起诉林键国,要求删除“诋毁”其名誉的相关网帖,并赔偿道歉。

林耀昌还举报林键国侵占村里钱款,2013年3月,陆丰市有关部门经调查后表示,林键国在2005年6月至2007年3月任潭东村主任期间,涉嫌侵占“生态林补助款”和“老区修路专项资金”等款项。3月29日,林键国被陆丰公安局刑拘,4月5日办理取保候审。

同时,“林键国贪污贿选”“林键国贩毒,强迫妇女卖淫”等网帖也开始涌现。网帖被多个网站转载,传播广泛。

网帖发布者牟某向法庭提交了书面证据称,其收到了林耀昌(即“坟爷”)的实名举报信,也到陆丰实地调查过。法院审理认为,牟某帖子中提到的内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遂判决牟某应立即删除相关文章,公开道歉,消除对林键国的影响,恢复其名誉等。

网帖案虽然胜诉了,但林键国却伤痕累累。很多客户看到这些网帖,听说他在搞实名举报,认为和他做生意有风险,纷纷离去。林键国的五金店生意也一落千丈。

举报有了成效。2015年12月31日,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林耀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总刑期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万元。但林耀昌表示不服,提起上诉。

我是反腐英雄和狗熊

早在1997年,在深圳做生意的林键国每年收入都有几百万元,成为最早一批富商之一。

但因为举报,他的生意受到很大影响,厂里只剩十多名工人。他现在根本没心思管生意上的事,都交给弟弟来打理。

工厂的工人说,现在老板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在网上浏览有关国家政法的新闻报道,以及媒体关于“坟爷”和自己的报道。如果消息对自己有利,他就偷偷“嘿嘿”笑,如果消息对自己不利,他就愤怒地拍桌子大骂。

林键国的生活彻底被改变。如今,周一到周五,林键国都忙着写举报材料,周六日,他则忙着邮寄各种举报材料。普通生活,对他来说也成了奢望。看电影、外出吃饭、旅游,这些事情他从来不敢去,两个小孩也不敢去。孩子上学、放学,后面都跟着几个保镖,两个孩子经常跟他抱怨,说生活太无趣,压力太大。

因为举报,老家的亲戚有了红白喜事他不敢到场,就怕和“坟爷”那边的人发生冲突,时间久了,亲戚间感情都淡了。“我现在可以说是众叛亲离。”

相对于日常生活的改变,逢年过节尤其是清明、端午等传统节日,对于林键国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举报事件后,两个家族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担心遭到报复,也不想将族人牵扯进来,父亲多年来一直不允许林键国和二弟以及孙子们返乡祭祖。其二弟说,即便是“坟爷”案开庭时,大哥也是尽量避开其家人,提前到法院了解庭审情况。在他看来,“坟爷”如今成了大哥生活的唯一,哥哥有些入魔了。

林键国已经有8年没有回家祭祖了,几年前,家里最小的弟弟去世,每次父亲回家祭祖,都要跪在包括弟弟在内的先人墓碑前磕头,想起这些,林键国心如刀割。但他也承认,自己“入戏”太深,已无法自拔,已被裹挟着前行,没有退路。

因为一场举报,倾家荡产,家庭支离破碎,值吗?林键国叹了口气说,自己是与恶势力作斗争的反腐英雄,但同时也是“狗熊”。实名举报,保障了当地群众的利益,但自己的祖坟被人打砸却无能为力,实在是“狗熊”。

“坟爷”案正待二审

虽然记忆力不好,但说起“坟爷”案的案情,林键国却倒背如流:“坟爷”林耀昌承包安福公益墓园之后,实施非法占地186.9亩,非法经营所得金额900余万元,违建墓穴5164座(一期1932穴,二期3232穴),且在一期已“未批先建”的犯罪前提下,对第二、三期仍故意非法占用农用地,其中,还非法占地近200余亩、超面积墓穴、一穴多卖、活人墓、倒卖火化证明等问题至今未被调查。

记者了解到,目前东莞市检察院和东莞市中级法院正在对“坟爷”案的二审做前期阅卷等准备工作,案件二审的开庭日期尚未最终确定。对于林键国提供的举报材料,办案人员表示已收到,开庭前会联系他了解相关情况。

但“坟爷”的哥哥林耀武认为,弟弟被判刑,这都是林键国的不实举报导致的。弟弟应政府的邀请投资了6300多万元建设墓园,其实是一件造福乡邻的善举,现在因为举报,墓园项目被叫停,弟弟投下的巨资,至今大部分没有收回,当地土葬的风气有抬头之势。

原本弟弟林耀昌在整个陆丰都是有头有脸的风云人物,如今却因为林键国的举报入狱,在村子里和世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整个家族都跟着蒙羞。

作者:肖欢欢 轩慧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