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州资讯 > 详细内容

传承千年技艺 从艺60年匠人吴为明与潮州枫溪烧瓷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6/5/13 17:53:26 字体:[ / ] 阅读:1586

匠名:吴为明

匠龄:生于1938年,从艺超过60年

匠好:守着电磁烧炉,一番艺术创作,看成品如何,方能定英雄成败。

经过数百上千摄氏度的烧制,一件普通陶瓷的表面,能够幻化出无穷的图案。这不是魔术,是烧瓷匠人经历数千年传承下来的技艺。

潮州有着悠久的生产陶瓷历史。到了明朝时,枫溪逐步成为新的陶瓷生产基地。因为陶瓷,潮州的枫溪获得了“府城重镇”之誉。

“创新”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吴为明对陶瓷艺术的总结,也是他对艺术追求一直抱有的态度。今年七十多岁,从事陶瓷陶艺超过六十年的吴为明老先生,在创作陶艺的时候,依然放眼世界,希望让潮州瓷器向精细化、艺术化发展,从而提升陶瓷的附加价值。

吴为明作品。

府城重镇 枫溪陶瓷

“一条清波粼粼,丹枫夹岸的小溪,从境中穿过。”潮州的枫溪地区的名字由来,具有画面感般的诗意。早在明嘉靖以前,这里已经小有名气。

枫溪地区扼潮州古城西、南交通要冲,自韩江以西进出潮州城所有交通皆需经此,潮汕、安揭、安丰、护堤等公路分别在境内交会或穿越。由于“水陆交通,两相便利”,这里衍生了一种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并不断发扬光大。

潮州生产陶瓷始于新石器时代;到了两晋、南北朝,逐步趋向瓷化;唐代,古城北郊已有瓷窑;北宋,古城东郊的笔架山,出现了“百窑村”;明时,海阳县的枫溪逐步成为新的陶瓷生产基地。因为陶瓷,潮州的枫溪获得了“府城重镇”之誉。

因为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沉淀,这里的居民以从事陶瓷行业为荣。吴为明也不例外,他说能够从事让潮州地区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增加名望的陶瓷行业,感到无限光荣。

师从名师 广美进修

“从事陶瓷行业的人很多,我比别人幸运的是,一入门就有名师指点。”吴为明15岁的时候,进入了当地的陶瓷厂学艺,拜当地的名师吴维松为师,学习陶瓷彩绘。“当时,一旦天气下雨,陶瓷制作就会停工,我利用下雨的工夫,‘创新’地学习山水彩绘以及国画。其实这些和陶瓷创作都是触类旁通的,我学到了其中的构图等知识,而不是等待师傅布置后再去学习。”吴为明说,他喜欢艺术创作,也喜欢捣鼓一些新奇的东西。他的用心师傅都看在眼里,“师傅擅长青山绿水,色彩明丽见长,只要有时间,师傅都会对我多加指导。”

个人的努力加上名师指点,吴为明的技艺很快提升,并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机会。1960年到1961年,吴为明被选送到广州美术学院进修。“潮州陶瓷的传承,一直是师傅带徒弟,很少有人能接受系统培训的,我到了广美才知道什么是专业的美术教育。”吴为明说,“更重要是,这个时候,让我有机会接触艺术大师,这包括黎雄才、陈雨田等著名画家。”吴为明当时非常好学、刻苦,毕业离校时,获得著名画家们的一致好评。

临摹国宝 提升修为

吴为明将广美的“先进艺术理念”带回了枫溪并广获好评。1964年,有关部门组织人员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上海博物馆临摹古陶瓷,吴为明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博物院都是国家艺术宝库,汇集了大量艺术精华。在这里临摹古陶瓷,可谓是大开眼界,个人修养有很大提升。”吴为明还告诉新快报记者,有好的临摹还不够,需要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这样才能精准地拿捏作者的创作意图。吴为明说,自己年轻时,十分爱看书,历史典故、诗词歌赋、考古等各类书籍都看了不少。

1972年,吴为明又获得前往敦煌莫高窟临摹壁画的机会。“那时,敦煌还很荒凉,水都是咸的,一喝就拉肚子。天气很冷,生活又清苦,非常不习惯,连洗澡都是咸水,洗完澡全身是盐花。”吴为明在这样的环境下临摹壁画数个月,“对中国的古典绘画艺术有了深刻的认识。”

吴为明说:“有了艺术底蕴,才有足够的创作空间、想象空间;领略了各家所长之后,才能吸收变成自己的东西,再创作出耳目一新的作品。艺术的创作需要哲思、丰富的情感、广泛的文化素养,和对于形象的观察记忆以及想象力。这种才能(艺术天赋),不但来源于一个艺术家的感悟,更得来于平时的苦练和积累。”

在吴为明家里,他向记者展示了当时到敦煌临摹壁画的画册,记者看到这本画册写着1972年,可谓年代久远,里面有大量的敦煌壁画临摹画,不过只有少量有上色的画,“当时条件艰苦,并没有带那么多颜色画笔,因此只是对少数的重要壁画进行上色。”除了敦煌的临摹画之外,吴为明还遍访名川大山写生。其中,桂林山水一直是吴为明最喜欢的写生地点,而一幅桂林山水的釉彩画成为他最喜欢的作品,被挂在了大厅里。

勾画线稿,从名山大川中找寻灵感。

调制釉色。

流动的色釉表现不同的山水花鸟。

让潮州瓷器 向精细化艺术化发展

吴为明在敦煌临摹壁画时,曾被沙海中的胡杨所感动。“树活一千年,死后千年不倒,倒下千年不朽。活着为沙漠撑起一片绿荫。”吴为明说,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被大众认可,为潮州陶瓷撑起一片“绿荫”。

潮州是中国知名的瓷都,不过,潮州的陶瓷都是“民窑”,不是景德镇那样的“官窑”。吴为明说,数年前,他在与国内一些收藏家交流时,听到藏家们说要买便宜的东西就到潮州来。如今,潮州陶瓷业发展遇到一些问题。“不少匠人是在砸自己的牌子。我曾经到访过一些区域,发现杂货摊上,四处可见潮州的通花瓷、动物陶瓷,价格很便宜,但粗制滥造不讲究艺术性。”他说,垃圾作品充斥市场,致使潮州的艺术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走下坡路,导致大家都在赚快钱,从事精细陶瓷制作的人少了。

吴为明讲起一段伤心事,他的作品曾到景德镇去展览。因为作品很受热捧,标价40万元也没人说贵,“但一听说是潮州产的,马上杀价到2万元。”很多人眼里,景德镇的大师作品才算是艺术品。所以现在很多潮州的陶瓷大师不得已都跑到景德镇发展了。不过,现在潮州的陶瓷匠人们正在想尽办法改变现状,让潮州瓷器向精细化、艺术化发展,从而提升陶瓷的附加价值。

烧制作品。

还没烧 就知烧后的效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吴为明担任潮州“南国瓷乡陈列馆”(现为中国瓷都陈列馆)馆长的时候,主要就是从事各种各样的创新工作,特别是各种高端瓷具的研发。“以前主要琢磨陶瓷外形外观设计,并获得一定的认可,也经常获奖,不过我认为创作的路子是不停的。近几年,我又在摸索现代陶艺,借鉴国外的理念,创作出更接地气的作品。最新的陶瓷艺术创作中利用现代的设备控温更精确,使得产品更稳定。”

“看着一些陶瓷胚后,要组合什么样的图案,烧制出来效果如何,其实都可以想象出来。”吴为明说,多年的陶艺设计、制作及对各个生产流程的把控,使其对陶瓷材料和釉料性能的把握、窑变的效果都有深入了解,可谓炉火纯青。他对烧釉、把握烧制后釉的颜色,已经到了“随意把控”的程度。吴为明补充说:“还没烧就知道烧后的效果,我接下来主要投身到陶艺创新的领域。”

最近几年,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堆釉陶彩”上。“变色釉”(花釉)在瓷面上具有流动性,让其在烧制过程发生反应,呈现出千变万化的窑变效果。用稍有流动的色釉表现不同的山水、花鸟,而且按器型的不同进行构图,用不流动的色釉突出主要装饰部位,其他部位配以相应色调的流动釉,起到烘托主体的作用。”

堆釉陶彩的特点是烧制的过程会形成独特的花纹,即便同样外形的一个花瓶,同样的制作方法下,釉面的花纹也会不一样的,所以,烧制出来的作品可谓都是独一无二的,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在吴为明工作室,所展示的作品里,不少都是色釉作品。

《诚》

在吴为明的工作室里,他最喜欢的作品是一套(三只)壶式的陶艺作品。这个作品讲述的是三国时期刘备“三顾茅庐”。刘备、关羽、张飞的形象被融入三个不同的壶里。从壶身和壶嘴的彩釉装饰可以看出三个壶的不同“身份”。“我们还能从‘壶’的形状品味出三个壶各自的特点,蓝白色是‘刘备壶’求贤若渴,诚心诚意,打躬作揖,因此壶口向上。关羽则是双手叉腰,一脸不屑的样子,红色棕色结合的壶就代表关羽。一黑一白,作势欲动,表情夸张,红色的壶代表张飞,这是因为张飞看不惯自己大哥低声下气求人。”吴为明说,化人为物,化物为人,这些就是他在创作陶瓷艺术作品的理念之一。

“老骨头退休在家多年,唯一的兴趣就是创作,运用各种色釉调配彩绘山水花鸟,再看看烧成的效果怎么样。儿子支持我的创作,在家里设置了一个电子控温的小窑炉,可以方便我创作。我认为烧瓷的艺术是在‘普及—提高—再普及—再提高’这一不断循环反复的过程中推陈出新。”

——吴为明

作者:新快报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1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