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州资讯 > 详细内容

潮州碎瓷片嵌出斑斓世界 扣饶技传承潮汕文化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6/5/11 16:03:18 字体:[ / ] 阅读:1170

潮州青龙古庙位于南门南堤东侧,历代迭次修葺。到青龙古庙感受潮州文化,远远就可以望到庙顶上精致无比的“二龙抢宝”——两条精致青龙,逼真的龙甲,栩栩如生的神态,这些惟妙惟肖的艺术品和庙顶上的其他嵌瓷作品均出自国家非遗传承人卢芝高之手。

嵌瓷,是广东潮汕地区富有地方特色的民间工艺,其特点是采用釉彩陶瓷片,经剪取、敲制,镶嵌各种装饰图案或立体画屏。多用于庙宇、祠堂和民居建筑上的装饰,是别具一格的建筑装饰艺术,俗称“扣饶”或“贴饶”。

破碎瓷片幻化新生

潮州嵌瓷迄今已有400多年历史,明朝万历年间就已在民间出现。它最早起源于“废物利用”,匠人将颜色各异、破碎的瓷片利用起来,通过艺术的加工来装饰屋顶。后来,被广泛应用于潮汕地区的祠堂或民居“四点金”、“下山虎”等建筑物的屋顶装饰,从清朝起便已成为祠堂、庙宇、民宅中不可或缺的装饰艺术品,到清末民初发展至全盛时期。

嵌瓷被一代代匠人发扬光大,手艺也越来越精,成为潮州地区三大民间建筑装饰艺术之一,也是国内稀有的特艺品种。

2012年,嵌瓷艺术成为全国第三批国家级非遗项目。然而,随着如今民间高手艺人大多已年迈或离世,这一行业面临人才断层的情况也日益凸显,充满现代化建筑的都市里嵌瓷已经难得一见了。

修复古建创作嵌瓷

受家族气氛熏陶,童年时的卢芝高非常喜欢画画和捏泥塑。那时,他经常看父亲的创作,“父亲的创作给我的感触很深,父亲的言传身教,让我一辈子对嵌瓷的整个制作流程都可以倒背如流。”

上初中之后,卢芝高一边读书,一边画画。在祖屋的墙上,仍留有他年少时画画的痕迹。“家里有一面墙,用贝灰水刷白之后,就自己学习画壁画,人物花鸟都画。画花了,就再刷白再画。”卢芝高说,如此反复,不知重刷了多少次墙,他逐渐熟悉墙与水、颜料与墙面、建筑与上色等基础技巧。

改革开放之后,他有幸参与到潮州古建筑的修复和建设当中,这其中需要大量的嵌瓷修复和创作。就在那时起,他开始独立参与古建设嵌瓷制作,并小有名气。但卢芝高并不满足于现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花了三年的时间报读北京国画函授大学,比较系统地进行了国画基础的学习。

可拆分嵌瓷屋顶进博物馆

推开潮州嵌瓷博物馆的大门,一个“屋顶”映入眼帘。“嵌瓷不为人知,我更希望让潮州的艺术精品,可以走出去,让更多人观赏感受到。”卢芝高说,所以突发奇想重新造了一个屋顶。

这个“嵌瓷屋顶”作品,由一个祠堂的屋脊及顶上的嵌瓷作品构成。整个屋顶长12米,宽1.4米,高2.05米,由卢芝高带领两名学徒耗时8个月创作完成,仅瓷片使用数量就达近10万枚之多。屋顶精工细作的嵌瓷,再现了潮汕古建筑的独特风貌,让观者获得最直观的视觉感受。这件作品的另一神奇之处在于可拆分,它由7个构件组装而成,不过拼装的过程极其繁琐。“我们担心嵌瓷被碰坏,所以特别小心。在展厅里组装屋顶,整整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卢芝高的一位学徒说。

糅合国画等元素嵌瓷显3D范

在博物馆里,有一套作品占据大量的展厅位置,这就是《二十四孝》的嵌瓷作品。二十四个不同主题的作品,遍布在展厅的各个主要位置,而仔细观察,每个作品的做工精致,层次分明,看作品的时候有一种“裸眼3D”的感觉。

卢芝高说,潮汕地区的生活习俗深受儒家思想影响,“这些都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挖掘中华文化最亮色的部分,再通过嵌瓷表现出来。除了让人感受嵌瓷作品的精妙之外,作品的内涵也可以引发人们的思考。”

这里每一幅作品皆糅合了国画、嵌瓷等艺术元素,“很多细节都是我自己查阅资料,根据《二十四孝》的内容创作出来的,力图让人一目了然。除了注重内涵之外,也注重作品的美观程度、整体性。”

■用灰塑刻画人物面部。

■根据作品需要“剪”大小不一的瓷片。

■整幅嵌瓷作品需要协调,如果有瓷片不对称,那么就要推倒重来。

■潮州嵌瓷博物馆展出的“嵌瓷屋顶”作品局部图。

匠名:卢芝高 匠龄:出生于1946年,从事嵌瓷创作超过50年 匠好:喝茶

匠料

瓷碗“剪”出片片铠甲

新快报记者采访卢芝高时,他正在制作“专诸刺王僚”的嵌瓷作品,这是一个灰塑与嵌瓷结合的作品。卢芝高对着将近成型的作品凝视,突然发现“王僚”的表情不到位,“不够惊讶”。卢芝高说,每次创作时,从人物的动作、身体的比例到颜色的搭配、表情的表达等,每个细节卢芝高都要反复考量。

“王僚见到鱼肠剑之后非常惊、惶恐,因此表情必须有瞪眼。”卢芝高一边说,一边将王僚的脸卸了下来,重新刻画,再装上去,“这样就生动许多了”。王僚的脸由灰塑做成,卢芝高说,灰塑是嵌瓷的孪生兄弟,因为每件嵌瓷作品的诞生,都先是灰塑做坯或垫底,然后嵌上瓷片。灰塑与瓷片是构成嵌瓷的要素,因此做好嵌瓷,同样也要学好灰塑的制作。

卢芝高再次凝视作品,好像又发现了什么,原来王僚的铠甲有不对称的地方。王僚的铠甲由几十片瓷片制作而成,这些瓷片都是由瓷碗“剪”出来的。“需要手工根据作品的需要慢慢‘剪’出来,大小不一,形态不一,但是整幅作品需要协调。有时候稍不留意,发现瓷片不够对称,那么一切就需要推倒重来了。”

其实,这丝毫的不对称并不是非常明显,而且作品放在屋顶上,这微小的不对称很难被看出来。卢芝高却说,嵌瓷艺术的精髓在于精益求精,他要将铠甲卸下来。“一来一去,拆下来,重新装上去,两天时间就不见了。”卢芝高说,他一生的大部分光阴,都是用在对作品的追求上。

“嵌瓷屋顶”作品,由一个祠堂的屋脊及顶上的嵌瓷作品构成。整个屋顶长12米,宽1.4米,高2.05米。由卢芝高带领两名学徒耗时8个月创作完成,仅瓷片使用数量就达近10万枚。

○对话

新快报:您是湖美嵌瓷的第四代传人,父辈对您的创作有何影响?

卢芝高:我的曾祖父就从事嵌瓷的制作,一代一代传下来,到了我祖父卢林森、父亲卢仲云和我这一代,已是第四代的传承了。父亲的壁画和嵌瓷作品都非常精彩,潮州的许多古建筑上还有我父亲的作品存世。这些作品有的还收集在《潮州古建筑》一书中。父亲在嵌瓷制作上对我的影响最大,他把技巧手把手地传授给我,使我从小就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新快报:嵌瓷生涯当中,哪一部分你觉得最难突破?

卢芝高:艺术是一个整体,首先构图要完美,花鸟虫鱼的形态、布局要有韵味,人物表情、性格更要生动传神,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是什么角色、在干什么。艺术没有止境,年轻时“手高眼低”,每件作品都觉得漂亮,年纪大了反而“眼高手低”,怎么做都不满意。

新快报:灰塑、瓷片、泥塑是构成嵌瓷的三大要素,您认为最关键的是哪个环节?

卢芝高:嵌瓷中人物的头部一般是用灰塑,其寿命才能耐久,泥塑一般不能用于嵌瓷。从制作流程来说,其实各环节是相辅相成的。

“建立嵌瓷博物馆的目的是收集、整理和保留嵌瓷精品实物,同时促进嵌瓷艺术的理论研究,对嵌瓷起到传承、保护和推介作用。如果为了赚钱粗制滥造,艺术就不复存在了。”——卢芝高

作者:辛捷恺 方阳麟 夏世焱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