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人资讯 > 详细内容

潮汕“关微”有难众人帮 曾匿名捐款数百万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6/1/9 21:39:57 字体:[ / ] 阅读:2730

1月寒冬,一场接力“反哺”的爱心,行动在汕头汇成暖流:热心市民自发捐款,数十位来自各行各业的爱心人士组成关爱小组,连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都来祝福点赞……

老百姓所牵挂的,正是那个曾经温暖南粤的名字——“关微”。

一张张汇款收据清晰地记录着“关微”多年来的善举。 

许多人没有忘记,9年前,《南方日报》与广东省青基会共同发起的一场“寻找行善者‘关微’”行动,引起了社会强烈关注。一位从未露面的行善者“关微”在5年间累计为“希望工程”捐款72.5万元,还为全国各地有需要的人捐款数百万元,唯一的要求竟是“捐款不留名”。“‘关微’精神”更被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评价为“新时期广东人精神的象征”。

日前,“关微”首度亮相,接受南方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自己从“施善者”到“受助者”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慈善家”濒临破产引各方关注

一个震动众人的真相

“8年前,他化名行善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更成为一座城市的传奇。8年来,作为唯一知道这位行善者真实身份的媒体从业者,我一直为他保密,但今天我却不得不打破沉默,要把他的更多事情告诉大家……”

2015年的最后一天,一篇题为《从慈善家到负债人——“关微”的人生轨迹》的微信文章,让人们倍感震惊。汕头媒体人陈彤波用这篇署名文章,掀开了一个尘封多年的秘密。

文中的主角,正是2007年广东省十大新闻人物之一、广东省希望工程15周年个人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关微”。

从2001年首次匿名捐款起,“关微”一直不愿向外界透露自己的身份和善举,就连家里人都“保密”。作为好友和为数不多的知情人,陈彤波的描述让众人对“关微”的模糊印象变得清晰:“他曾经下岗失业,一度困顿潦倒,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才开始创业……直到他的生意步入正轨,他开始救助一个个陷入困境的人。”

不过,“关微”源源不断的捐款却并非基于他雄厚的财力。陈彤波透露,“关微”经营的企业规模不是很大,做的是食品和化妆品行业的原料供应生意,利润每个月最多是十来万元。

从2007年开始,“关微”的生意进入“寒冬”,但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在股市上的投资更是连遭亏损。据粗略核算,如今“关微”负债超过800万元,就连住宅和店面都已被抵押贷款。

“经营失败的责任和后果,‘关微’理应承担,但作为一个社会,却不能缺失爱心和善良,坐视一位曾经无私助人的行善者陷入无助境地。所以,我深感自己有义务将‘关微’的现况告诉大家,代他发出求助的呼吁。”陈彤波道出了初衷,获得上千网友点赞。

一位名叫“木棉花开满城”的网友引用网帖里的话,“助人者,人恒助之”,呼吁大家成为“小关微”,帮助“关微”渡过人生的困境。

“负债”期间仍坚持捐款行善

一笔不曾间断的汇款

这些天,远在南京的陈思反复细看网帖,既震惊又难过。这位小伙子近日正谋划着组织曾受助于“关微”的朋友们组团来粤,在看望这位“广东恩人”之余,助他脱困。

陈思是在南京长江大桥救助轻生者的志愿者。2006年,关注到陈思善举的“关微”备受感动。为让这位小伙子在救人时无后顾之忧,“关微”从当年年底起,每月都定时向陈思的账号里汇去5000元,持续了7年总额达40多万元。

直到好友再三劝说,濒临破产的“关微”才同意停止这笔捐赠。他还不忘拜托朋友向汕头市公益基金会提出申请,最终由基金会接手了这项爱心事业。据统计,12年来,陈思救助的轻生者共303人。

“2002年6月18日,在报上看到羊城会亲活动,来电希望资助增城10名小学生,每人2200元。”“2002年12月12日,看到龙川‘美丽女孩王祥珍与癌抗争’,来电希望捐两万元给她治病。”……

在“希望工程”办公室里,那堆厚厚的发票复印件、受资助孩子的照片、资助卡、无法寄出的数十份感谢信,清晰地记录着这位好心人多年来的点滴善举。

后来,陆续有知情人发现,“关微”的善举还不止于此:他曾捐资数十万元在韶关、清远建设了3所希望小学;他的慈善足迹甚至远及西北地区,与宁夏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设立的助学基金,资助了数十名少数民族贫困生上大学。即便是陷入“财政危机”,他也仍坚持捐款行善。

各界热心人士接力帮助“关微”

一次温暖人心的会议

3日,来自汕头的慈善组织、义工团体、新闻媒体、企业界、法律界等行业的20多位热心人士,冒着寒风冷雨开了一场特殊的“爱心会议”。会议的主题,正是为“关微”解困寻找良策。

让与会者惊喜的是,从未露面的“关微”竟现身会场,感谢社会各界的关爱。年近六旬的“关微”身材瘦小、银发斑驳、面容清秀、谈吐斯文,似乎与众人想象中的“侠客”形象略有出入。

欣喜之余,摆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道道难题:面对数百万元的债务,是否能发起公开募捐?即便跨过了这次难关,又能如何保证其生意上的健康发展?

这群热心人士迅速在会上成立了一个“加油‘关微’”行动小组。“我们的口号叫‘微·关爱’,我们不仅是在帮助‘关微’,更是号召大家合力发扬‘关微精神’。”小组成员之一说。“微·关爱”的口号背后,本身就是“关微精神”的体现,而反过来念,则是“爱关微”。

会上,小组成员们各抒己见,初步商讨出多套帮扶方案:注册“关微”品牌和商标、网上销售电子贺卡、开设微店、发行爱心明信片……

“帖子热传后,我收到很多留言、私信、短信和电话,表示要向‘关微’捐款,希望我能提供‘关微’的银行账号。”陈彤波欣慰的同时表示,“关微”本人已明确暂不接受社会个人捐款。

会议不知不觉开了近4个小时。“关微”向各位热心人鞠了一躬,眼眶红了:“我真的非常感谢社会的热心人!‘关微’之前以平常心所做的事情不足挂齿,却时刻被这么多人所惦记着,大家的热心已超乎我的意料,我真的非常感恩!”

■对话

“作为一个平凡人,做了几件平凡事”

南方日报:寻找“关微”多年,大家都很关心您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关微:这几天我总是失眠,回顾这些年特别感慨也很惭愧。我现在感觉很温暖也很满足。“关微”只是作为一个平凡人,做了几件平凡事而已。

南方日报:很多人很好奇,您行善的初衷是什么?

关微: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传递爱心。因为我小时候曾失去双亲,感到无助,但我当时却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要把它传递下去。至于捐助对象,我都是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的。

南方日报:这么多年来,您行善始终都不留真名也不露面,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关微:不留真名,是为了不给受助者带来包袱,让他们能在接受捐助后不用想着将来要回报某个人。而且,留下“关微”这个化名,就是希望它能代表一种慈善精神,这样一来,受助者如想要回报曾帮过他的人,那他就会想到社会,进而回馈社会。

南方日报:现在您现身接受帮助,多少会让“关微”这个人具体化,您不担心背离初衷吗?

关微:作为本人,我实在是很不愿意现身接受帮助。但如果转换角色,从一个曾受过“关微”帮助的人的角度来说,那他肯定不希望在“关微”陷入困境时自己无所作为。经过这样的思考,我觉得现身接受帮助也是一种对慈善的传递,是成全其他人的慈善之举。另外,我目前的困难实在太大了,如渡不过难关,不止我倒下,被我欠债的厂商也会受损。综合这些因素,我最终才会接受陈彤波的建议,以“关微”的身份接受帮助。

南方日报:现在有许多人给您捐款,您为何不接受个人捐助?您希望别人怎么帮您?

关微:我希望别人是授之以渔,而不是授之以鱼。希望好心人帮我的产业链“造血”,实现良性循环。如果这次走出困境,我今后会继续帮助有需要的人。

作者:毕嘉琪 黄晓泳 宋芾 陈正新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