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州资讯 > 详细内容

记录潮汕“闹热”90后对年俗有态度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时间:2015/2/26 9:55:37 字体:[ / ] 阅读:13052

拜神在潮汕地区尤为普及,对祖先及神明的敬仰,是中原文化南迁到这片沿海土地所遗留的文化基因。一整个正月里,潮汕地区大到市区,小至乡村祠堂,都在酝酿着一年一度的集体祭祀神明狂欢节,俗称“闹热”。所敬奉的神明各地都不相同,有“营妈祖”,有“营老爷”等等。今年春节,一群90后大学生则用影像的力量,让潮汕闹热狂欢,发生在一个千人大剧院里面。

影院里的集体狂欢

正月初四晚7时许,近千人纷纷涌入潮州市人民广场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为了一部讲述潮汕闹热“营老爷”传统习俗的纪录片。

早在一个月前,影片制片人郭子平找到当地文化局,提出放映设想—在市区最高规格的剧院放映自己的作品《潮州热》。这群90后大学生的愿望没有被轻视,事后他回想起来,认为是因影片关于潮汕文化民俗的主题获得了认同。

晚上7点半,放映前的剧院如同潮汕人的春节客厅,不时有亲友来回寒暄,公共空间的陌生感顷刻被消解。一小时后,上千位观众对这部纪录片回赠以热烈掌声。

“与其说为影片点赞,不如说为潮汕地区拥有这样的传统习俗点赞。”观影的退休老人林女士称。

《潮州热》的创作历时1年半,摄制团队在潮汕地区走街串巷,记录下关于闹热“营老爷”的方方面面。在影片中,新加坡潮籍华侨为完成先祖100年前的发愿,携带神明金像回銮到故乡。影片也记录下45岁的纸影师傅林贵武的故事。对他来说,每年春节的闹热意味着一家的生计。其唯一的谋生途径,便是在游神赛会的日子去往潮汕,在神明的面前表演木偶戏。风里来雨里去,虽艰苦,林贵武却相信只要闹热年俗未消亡,便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但他的儿子对这份职业却不再一心坚守。年俗与技艺融合在一起,讲述的是潮汕习俗消失与重生的境况。

在《潮州热》中,观众既可见2014年首次恢复的潮州市青龙庙会盛况,也可目睹散落在潮汕乡村的丰富闹热年俗。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这些古老年俗与仪式,变成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文化语境。当观众的记忆与文化共鸣被打开,剧院里立即形成另一种集体狂欢。

拍摄缘于年轻人日渐淡忘传统

这部完全由大学生自筹经费拍摄的纪录片,映后也通过捐款方式获得5892元的资金支持。

作为制片人兼发起人,郭子平坦言《潮州热》的拍摄缘于潮汕年轻人对本土传统文化的日渐淡忘。大一下半学期,他赴台湾做交换生,遇见同为交换生的导演陈坚杭。他们看见同为闽南地区的台湾年轻人对本土文化的珍视。郭子平萌生拍摄闹热纪录片的念头,并与数名朋友一拍即合。

回到大陆的第一个寒假,《潮州热》剧组发出招募征集帖,不到半天时间,100多名同龄人给出回应。随后,这支挑选后留下来的三十几人团队,开始为一个共同目标,经历一番酸甜苦辣。

“人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因此相信有超自然的力量主宰命运”。提起影片对“营老爷”等游神赛会活动的观念,身为一名90后导演,陈坚杭引用片中一句话阐明自己的看法。

虽然配乐贯穿全片,但并不代表《潮州热》是一部无立场的温情之作,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几位潮汕文化专家带观众梳理了闹热年俗的发展史,陈坚杭坦言,语态的倾斜袒露出的是自己的心声。十年“文革”对传统习俗的摧毁,使得“人已经胜过天,因此对上天这种敬畏的心情早已荡然无存”。官方曾将闹热当迷信活动禁止,直至去年潮州市政府以“文化踩街”为名使其重现,但始终未对“营老爷”的属性作出界定。但同样的文化却在东南亚国家蓬勃发展,“营老爷”究竟是迷信还是信仰……关于潮汕闹热众生相的种种思考,也许并未必深邃,但也掷地有声。

在场观众中,不乏产生共鸣的年轻人,对成长于潮汕市区的大学生洪斯可来说,闹热、“营老爷”都是陌生的词汇,但这部纪录片令她从不同角度去看待这种传统年俗的历史与现状,令她看见地方的食物、手工业、艺术形态如何与闹热这个民间狂欢节交融。“与其简单归类为迷信,不如定位为潮汕人的一种独特文化。”

链接 潮汕正月开启“营老爷”模式

正月初四,潮汕传统称为“神落地”,这一天也揭开了疯狂的闹热活动的序幕,从大年初五开始,潮汕各地举行五花八门的游神活动,到处都是“大闹热”,大到每个地区,小到每个村的不同宗族,所敬奉的神明都不相同,有“营妈祖”,有“营老爷”等等,闹热年俗将持续一个月。

“老爷”是潮汕人对供奉神明的尊称,在良辰吉日,这些“老爷”被端在轿子上游行,每到一处,鞭炮齐鸣,每家每户祭拜许愿,祈求来年顺利。在营老爷的日子,要演戏酬神。老爷出巡的仪仗队伍,由标旗、彩景、醒狮、歌舞、大锣鼓、潮乐队各个并不固定的部分组成,由于社区具体情况不同,仪仗队的规模可能差别甚大,但都充分展示了观赏和娱乐的性质。

“营老爷”在潮汕各地的形式不一,在《潮州热》纪录片中出现的潮州磷溪镇游“蔗巷”活动,村人拿着挂上灯笼的甘蔗,形成长长的“蔗巷”迎接游行队伍穿行而过。而潮州金石镇的“营灯”,则是村民手持灯笼或竹篾制成的火把,在深夜里伴随潮州音乐游行。

潮汕营老爷最特殊的是澄海盐灶乡游神,叫做拖老爷。在这项活动中,祭祀的是潮汕最常见的神祇“三山国王”和“天后娘娘”,后来又增加了人称显外乡的“水流神”,合共五位。老爷轿游至老爷场时,各方硬汉争相爬上老爷轿摔跤,互不相让,以能拖倒老爷轿为幸,如能从老爷身上揪下几根胡须,那一年四季将是好运连连。闹热活动直拖扯至“老爷”焦头烂额、面目全非为止,俗语“盐灶神欠拖”即指此。

作者:蔡杰 责任编辑:李明唐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