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尾资讯 > 详细内容

郑钟海作品:原汁原味的乡土语言与乡土世界

来源:汕尾日报 时间:2015/2/10 10:37:13 字体:[ / ] 阅读:16068

特邀主持人:吴学雄 主持人:沈洛羊

【个人名片】郑钟海,男,1981年出生,陆丰甲子人,现居广州,网名大笨钟(少爷),自由撰稿人,娱评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300多篇娱评、时评和散文,共60多万字,散见于《新快报》、《武汉晨报》、《春城晚报》、《汕尾日报》等;短篇系列小说25篇,其中《都市聊斋》在《新快报》连载;长篇小说《青春,堪比黄花瘦》于2009出版;80万字长篇小说《潮汕烟雨》于2013出版,拟拍成电视连续剧。

马格:《潮汕烟雨》中的韩城和十八乡里,民风民俗具有明显的地域性、完整性和独特性;它刻画了一系列形象鲜明的人物,其中我们可以看出钟海对于人性的深刻探讨。

《大潮汕》的叙述是线性的,传统的,许多小故事的穿插并没有打破这种性质,它们仅仅是缀在一个大故事上的。整部小说语言流畅老练,文白夹杂,方言,俗语,甚至是粗话的使用,营造出一种独特的氛围。

吴学雄:郑钟海的《虎庙》反映了“以慈慑暴”的主题。“何为大善?”老秀才答:“爱己爱人,广布善缘,即为大善。”此其一;“老秀才一边让棺材江和几个木匠师傅打造一副木梯,其长度够得着坑底;一边他忙不迭地跑去圩场买了几只活鸡和一腿猪肉,又雇人挑来一担井水,一同前往小树林。老秀才先唤人把盛有井水的木桶箍好,缓缓地放落坑内,随后他又将猪肉和活鸡绑好,一一垂下深坑,以期喂好老虎,让它尽快恢复体力和精神。”此二也。

蔡赞生:钟海的小说常会出现较多原汁原味的家乡方言、地方俗语、口头禅,如:“做人不精做鬼不灵”“将钱倒在眠床”“老爷公上身”“打醮、驱邪、做功德”“老爷公一上身显灵,老爷公庙就要拍蚊蝇”“个人命斗不过众人命”“虫伯虫姆”“一盘五花肉和一篮子菜粿”“歹人一筐筐”等等,令我们应接不暇。

 

大家都知道,中国现代乡土小说不但成就了一批乡土小说家,如沈从文、赵树理等人,他们以自己乡土文化素养和人格魅力,延伸了他们小说的生命力,独特地阐述了民俗文化,还向我们展现了不同地域的文化背景、绚烂的民族风俗以及独具特色的语言运用,使我们感受到了各种地域乡土文化的淳朴和悠长。所以,他们能以乡言俚语入文,并且更好地丰富了他们小说乡土文化内涵,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期许郑钟海有朝一日能够将我们的家乡土话“带出去”呢?正如钟海所说,或许我们的方言能成为“非潮汕人”日后爱讲的日常用语,就像粤语中的“靓仔”“埋单”“唔该”呢。

蔡金针:郑钟海的小说《虎庙》《守庙人》《神上身》《美姿娘》,带有浓郁的方言特色,以三甲地区为背景,反映了甲子人的本性,人们常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从这些小说中也能找好你想要的答案。《虎庙》曲折迷离,一环扣一环,最好真相大白,原来坏人会有这样的死法,终归会遭报受,正如人们说的“人在做,天在看",最起码做人”无好益人,最好别害人”。

林瑞莲:钟海的小说有很多离奇事件,如跛脚忽然走路快如飞、大石头中间长出神榕树等,都具有潮汕地区特色……钟海的小说离奇的故事让人悲悯。他笔下的神力愚弄民间,用于敛财害命。我喜于阿跛的良心发现;悲痛于哑女父女因人歹心假借神旨,以道德品质的大旗对其残害,最终一把大火让树身于父子葬于火海。这把火把人的寄托、愚昧、邪恶一并销毁。

钟海文中以故事批判着潮汕地区的“唯神是听”愚昧思想及其行为。将人们的心态及思想剖析得十分透彻。有的愚昧、有的跟风、有的阴暗、有的险恶。孰神孰鬼难分!

林木添:钟海的小小说《神上身》《守庙人》《美姿娘》,我一口气读完!感觉钟海的写作技巧于长于短都很高超。总的来说,吸引我的首先是引人入胜的情节,其次是人物命运,最后是亲切的乡土语言。

苏香:读过钟海的《乳头》?《田螺姑娘》《神上身》《虎庙》等文,感觉钟海的行文流畅,文笔娴熟老辣,寓含深意,富含地方乡土民俗特色。

陈瑞绒:读钟海的作品,小说和散文,有个感觉,钟海对古汉语运用自如得当,颇有古文功底。

钟海的潮汕本土化语言写作和夹杂古汉语语言写作,最大的问题应如再见所说,让别人读懂,推广出去,这对我们潮汕文化意义深远。

陈淑君:读《潮汕烟雨》不仅读情节也是读情结。小说的故事情结非常精彩,四大家族错根盘节的恩怨纷争,惊人动魄荡气回肠的舍身取义。

陈俊杰:读钟海的小说,我的脑海中掠过的一个成语:别具匠心。钟海的小说打破惯有的罗辑思维,以描述或叙事的笔调将预设的故事情节一推到底。他的笔锋既犀利又坚定,他不喜如女子般柔情蜜意、低眉顺眼,而是如丈夫般坚决果断地抡起大刀,大刀阔斧地写。简单地说,他的小说不在顺承,而在于承担,不在于“小情怀”而在于“大道义”。他的小说经过精心设计之后,使故事扑朔迷离,离奇怪诞,但逐一侦破后,我们又豁然开朗、拍案叫绝。

许秀静:钟海的《潮汕烟雨》一书,语言通俗如话,白话和潮汕方言、文言文打成一片,共同组成了文采斐然,通俗晓畅,具有潮汕地区语言特色。文章不但完整地叙述了清末至抗战胜利期间,四大家族的恩怨,和潮汕人民在日寇铁蹄之下奋起抗争的感人事迹,也是一部洋洋洒洒的潮汕地区民情风俗的大观。小说谋篇布局成熟,描写栩栩如生,人物性格鲜明,脉络清晰,读来引人入胜,也能学习到许多不知道的知识。不足之处是有些生僻字词,使得阅读时有些许的不连贯。

刘洁瑜:钟海的《神上身》中的阿跛赤脚上刀梯的那一节——常听老一辈说起以前甲子雷神庙的守庙人功夫了得,能赤脚上刀梯,还能割舌画灵符,这一情节,在钟海文中出现,读来更是感觉有着浓浓的甲子特色。《虎庙》一文里,前世今生的轮回让小说有了些魔幻色彩,也让人感受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而《守庙人》里神佬阿怪《美姿娘》里阿贝阿田的命运则令人扼腕悲叹之余,更让人看到世间的险恶和人性的丑陋。

作者:吴学雄 沈洛羊 责任编辑:李明唐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