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人资讯 > 详细内容

与万庆良共事4年 广州副市长落马村民燃鞭炮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时间:2014/7/12 12:19:58 字体:[ / ] 阅读:10985

 

2013年12月19日晚,高楼矗立的珠江新城突然响起了鞭炮声。

鞭炮声来自黄埔大道边已经拆了一半的冼村,蜗居在这个繁华都市圈里,由多栋密密麻麻的“握手楼”堆积成一片独特的城中村。一些房子已经被拆成一片废墟和瓦砾,另外一些房顶上高高地插着五星红旗,依然有人居住。众多冼村的村民笑逐颜开,互相道贺:“曹鉴燎终于被抓了!”同一时间,《第一财经日报》在一路之隔的天河区猎德村,看到村民们正在村头的祠堂摆宴席庆祝。

曹鉴燎(资料图)

曹鉴燎(资料图)

当天下午,广东省纪委宣布,经中共广东省委批准,广东省纪委对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检查。

经过半年多的调查,2014年7月11日下午,广东省纪委南粤清风网正式公布称:经查,曹鉴燎在广州市天河区、海珠区和增城市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通奸。

曹鉴燎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的规定,经广东省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广东省委批准,决定给予曹鉴燎开除党籍,由广东省监察厅报广东省人民政府审批开除其公职;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天河发展的有功之臣”

曹鉴燎与这些村庄村民“结怨”,因其在天河区长达17年的工作经历。

1955年生的曹鉴燎,是广州本地人氏, 1985年起,曹进入广州市天河区党工委工作,曾任天河区委常委、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等要职。升任天河区领导之前,曹鉴燎在天河区沙河镇担任过多年一把手,沙河镇当时管辖杨箕、冼村、猎德、车陂等众多村庄和大片农田。后者大部分属于今天天河区的行政辖区,曹鉴燎一手主导了其中多个城中村的土地转让和城中村改造工作,有了解情况的政府官员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曹一方面,与城中村的村官们关系密切“称兄道弟”,一方面又与很多开发商“勾肩搭背”。

过去的20多年间,广州市城市发展由老城区向东部天河新城区拓展,冼村、猎德、车陂等过往众多村庄所在区域逐渐成为广州市的中心城区,而冼村、猎德所在地更是成为寸土寸金的珠江新城CBD区域。村庄原有的农田被以转让、征收等方式从村集体手中脱离,一小部分则成为村集体自留地,村民们在宅基地基础上盖起来密密麻麻的握手楼,成为城市里一块奇特的区域。

曹鉴燎曾著有《制度立区:城区公有制经济制度创新案例研究》一书,以天河区1987年后的公有制经济产权制度创新为案例,分析城区公有制经济制度创新的背景、动机、路径和制度建设过程。曹鉴燎也一直被认为是“天河发展的有功之臣”。

得益于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天河区的经济也在这一过程之中快速发展,截止到2013年底,天河区GDP已经达到2782亿元,连续七年居广州市首位,甚至超越宁夏、西藏、青海三个省区。天河区的经济起飞,也成就了曹鉴燎的政坛的发达之路。2006年,曹鉴燎出任广州市委副秘书长,2007年出任广州市副市长,2011年后又出任增城市委书记。

控制土地渔利

从2007年甚至更早以来,冼村、猎德等天河城中村对有关村集体财务不公开、村官把持村务、暗箱操作,勾结地产商贪墨自肥等问题的举报,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但相关问题却一直得不到查处和解决。原因就在于曹鉴燎虽然2002年之后就调任海珠区委书记,但是却一直充当天河各个“村霸村官”的“保护伞”,并且深度参与其中的利益分配。

多位猎德村村民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曹鉴燎曾与广州猎德村原村委书记李芳荣过从甚密。1997年,曹鉴燎担任天河区沙河镇镇长一职之时,两人便开始往来。而曹鉴燎也与在冼村当了30多年党支部书记的卢穗耕等人亦十分默契,此前有媒体披露称,双方与开发商有直接利益输送和往来。

知情人士透露,曹鉴燎任职之处,都有不同程度的土地被控制情况。1998年,曹鉴燎任天河区区长期间,适逢珠江新城建立留用地。曹鉴燎利用职务之便,将坐落于此的一些村里地块“控制起来”。

以猎德一村为例,猎德村原有留用地面积约为500亩,共计38个地块。而后,这些地块几经调整,从38块降至18块,而后再调换成现今的6块。有猎德村民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其中真正属于猎德村村民的仅有2块。“500多亩地就这样被他们倒腾得几乎没有了,村干部从来没有向村民公开这些事情。”一些村民表示。

彼时,珠江新城商业氛围并不浓厚。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曹鉴燎当时要求开发商拖延动工时间,等待价格涨起来的时候再开发。这些被曹鉴燎控制的地块去向何处?前述知情人士称,曹鉴燎与不少开发商关系好,并在珠江新城的拿地过程中配合密切。在曹鉴燎落马后,一些跟曹关系密切的开发商老板纷纷出境避祸。

曹鉴燎的一些亲属则被指涉足珠江新城的房地产开发。一位珠江新城的原住村民告诉本报记者,“珠江公园对面的一个房地产项目”最早就是由曹鉴燎亲属开发,曹鉴燎早年任沙河镇镇长时,以低价买下该地块。该项目位于珠江新城CBD核心地段,不久前竣工,其均价飙升至5、6万元/平方米。不过,根据该楼盘开发商的的公开资料,本报记者未能核实该房地产项目与曹鉴燎亲属的直接关联。而知情人士则指,其亲属已经中途将地块转出。

充当“问题村官”保护伞

2011年之后,随着广州市城中村改造的推进,原来掩盖起来的城中村的土地、财务、村务问题逐渐显现,冼村、猎德等地村名多次公开向广州市和广东省反映存在的问题。纪委也加大了对有关村官腐败问题的调查和处理。

李芳荣担任猎德村村长、村党支部书记等职务近20年。2007年至2011年间,李芳荣主持了广州市首个城中村整体改造项目。猎德村民称,李芳荣在村里一手遮天,其他村干部也都由李一手提拔,村中事务很少对村民公开。

2012年国庆节期间,李芳荣请假赴加拿大就医,随后“失踪”一年多,其间曾从境外寄回诊疗证明并提交辞职申请,一度引起各种猜测。当时,广州市纪委发言人称,“从目前了解情况,未发现李芳荣涉及贪腐问题,李芳荣只是因个人身体原因到境外就医。”

但猎德村一位举报曹鉴燎和李芳荣多年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是曹鉴燎建议李芳荣跑的,让他从云南走,不要从广东走。李芳荣也知道习主席要反腐,就先跑掉了。”

2013年3月,在冼村当了30多年党支部书记的卢穗耕被免职后,立即带着家人“潜逃”出国。在此之前,他和妻子均获得了澳大利亚国籍,在那里购置了大量物业,并且将财产转移出去。卢穗耕出逃后,其小舅子冼章铭接任冼村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侄子卢佑醒任冼村副书记,副总经理是其外甥陈健强,副经理是其侄儿卢炳灿等,冼氏家族依然把持冼村村务。

几个月后,包括冼章铭等4人在内的冼村村干部集体落马,纪委初步调查发现,冼村至少有40多亩集体留用地的安排存在严重问题,造成村集体土地资产流失。同时,大量冼村集体物业处于广州珠江新城CBD的优质地段中,但是物业租金、租期以及承租人等都有严重猫腻。

据来自纪委的消息,这些集体留用地和物业的问题,都涉及到曹以及卢穗耕等人,落网的村干部交代了曹等人涉嫌违法违纪的问题。不过,曹鉴燎看上去依然“稳坐钓鱼船”。

2013年下半年,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广东,冼村、猎德等地村民多次大张旗鼓向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举报曹鉴燎与村官勾结的多项违法违纪行为。其后,有关举报材料被转交给广东省纪委,随后不久,曹鉴燎被正式立案调查。

相关报道:

广州落马副市长与万庆良共事4年 或收地产商贿赂

继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之后,又一名广州市级领导干部被双开。昨日,广东省纪委监察厅通报称:广州市原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在广州市天河区、海珠区和增城市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通奸”。

对于曹鉴燎的上述行为,广东省委决定开除其党籍、公职,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与万庆良“共事”近四年

曹鉴燎生于1955年,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参加工作后从未离开过广州,在广州市天河区工作了17年,历任天河区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天河区区长、区委书记等职。其起任天河区委常委、成为厅局级官员时,年仅30岁。

离开天河区后,曹鉴燎当过广州市海珠区委书记,之后历任广州市委副秘书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2007年7月后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11年12月后兼任广州增城市委书记。

曹鉴燎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后,与万庆良发生官场交集。万庆良2010年起任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曹鉴燎时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万庆良2011年起任广州市委书记后,曹鉴燎兼任广州增城市委书记。两人这一上下级关系持续了近4年,直至去年12月曹鉴燎被调查。

城中村改造或收受地产商贿赂

曹鉴燎1996年4月起任广州市天河区委常委、副区长,1998年8月后任天河区委书记,至2002年调离,其主政天河区达6年。

这期间,正值广州市的“区委调整”,从越秀、东山等老城区向天河区等新城区“转移”。去年底曹鉴燎被调查后,坊间就传出消息称,其被调查主要因为地产腐败,在天河区的城中村改造等开发建设中,有收受地产商贿赂等问题。

广东当地媒体报道称,天河区不少参与拆迁的村官已潜逃国外,如冼村原党支部书记卢穗耕,而“曹鉴燎与卢穗耕关系不浅,并卷入了冼村内部事务”。

与众多低调的官员相比,曹鉴燎时常有引发关注的言论。当地媒体曾报道,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分管食品安全后,他批评增城市的生猪养殖、屠宰混乱现象为“污我河山,占我良田,毒我居民”;有一次在广州两会分组讨论时,他表示自己在国内不放心吃刺身、生食,在国外则大快朵颐。

 

作者:张梁 江一苇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