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揭阳资讯 > 详细内容

惠来:“地毯式”围堵流动制毒

来源:南方报网—南方日报 时间:2014/6/23 16:38:11 字体:[ / ] 阅读:10465

提起缉毒,不少人脑海中的画面是禁毒民警们荷枪实弹夜间突击、破门、擒下毒贩、搜出毒品一大批。

到惠来后,这样的刻板印象恐怕要改变了。

偏僻的果林里、罕有人至的滩涂上、废弃的农场库房边,有队伍像打游击一般灵巧穿梭,他们很可能是惠来的禁毒民警。

“制毒者用一桶原料、一个反应炉和一个冰箱,再找一处隐蔽角落。”禁毒民警说,“3天后,冰毒就制成了。”毒贩制毒门槛越来越低,政府打击策略和手段也随之升级。

今年以来,被国家禁毒委列为“外流贩毒重点关注地区”、被广东省禁毒委列为“毒情严峻重点关注地区”的惠来县掀起了对毒品的“地毯式”清理,党员干部、公安民警包片、包巷、包户、包山头,层层围堵外来转移流入的毒品和毒贩。

揭阳市委书记陈绿平今年4月在该市“涉毒”专项行动部署会上说,一定要把毒品从惠来清理出去。

据统计,今年以来,惠来县共破获毒品案件近百宗,捣毁制毒窝点11个。接下来,惠来县将把15个涉毒问题重点村全部改造成无毒示范村。

与制贩毒分子打“游击”

笔者还未进入惠来县岐石镇林美村,“参与禁毒、举报有奖”的宣传牌就已跃入眼帘。宣传牌上列明了举报方式和奖励额度,旁边还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打一场围歼毒品的人民战争”。

岐石镇林美村是惠来县围歼毒品的前沿阵地。从地理位置上看,林美村西接览表村,后者与陆丰甲子地区只隔着一座鳌江桥闸;南连的前乡村与陆丰甲东地区临溪相望。

去年12月29日,广东3000多名警力出动,清剿地处陆丰“三甲”地区的博社村,严打之下,制贩毒分子向周边转移,与“三甲”地区相邻的惠来成了新的落脚点。

“我们要警惕惠来成为制贩毒的"中转站"。”惠来禁毒大队长袁喜林告诉笔者,有些本地村民白天在惠来劳作,晚上到甲子地区购物,两地民众中不少人因婚嫁成了亲戚。利用这个特点,部分制贩毒分子将制毒场所“选”在了岐石镇。

今年3月8日,民警在岐石镇养猪场查获制毒窝点。制贩毒分子开出5.5万元15天的高价租下村民30平方米不到的场地;3月31日,鳌江镇另一个设在村民老厝内的制毒窝点被捣毁,贩毒分子和厝主是表亲关系,于是打感情牌“利诱”:你出场地我出技术,赚大钱了大家一起分。

在制贩毒分子转向短线“游击”的背后,是新的制贩毒形势。

禁毒民警告诉笔者,新的制贩毒分子采取化学提取的办法,大大简化了工序,最快3天就能造出冰毒成品,比此前缩短了一半以上时间。不法分子在变,警方的战术也随之作出调整。“过去是拉开架势去清查,现在是大清查与打游击一并运用。”袁喜林说。

严打不能“上热下冷”

对于新的禁毒形势,当地党委、政府十分重视,“以打开路”成为当前阶段总体的指导思想。

去年,惠来出台了《惠来县整治涉毒违法犯罪突出问题工作方案》《惠来县深入开展制贩毒品专项整治行动工作方案》等方案,将岐石镇、鳌江镇、东港镇、镇江镇和葵潭场“5镇1场”中的15个涉毒重点整治村列为打击的主战场。

在这些主战场上,惠来公安机关与镇场、村协同作战,加大对各镇场辖区内出租屋、娱乐场所、废弃农林场库房、偏僻角落清理清查力度,组织开展打击。今年4月7日,民警捣毁一隐匿在鱼塘内的制毒工场,查获液体冰毒12千克,场内小轿车竟藏了50千克的制毒原料。

在岐石镇览表村及览表桥头、华清村与陆丰甲东镇奎湖村交界处,笔者看到,这些“第一道防线”的重要关口均安装了监控视频,并由专人严密监控。据统计,目前,惠来抽调60名民警与公安边防民警,在6个卡点武装设卡截查,要最大限度将毒品封堵在县外,查获在县内。

5月9日,民警在镇场主干道的关口哨口拦下小轿车,并从副驾驶座脚踏板查获重10千克的10包冰毒,随即又追查到存放制毒原料的房子,并从里面搜出800千克麻黄碱。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惠来全县统一集中清理清查20次,出动警力近1万人次。

创新禁毒模式、把禁毒责任延伸到基层是惠来禁毒整治工作的另一大特色。

担任打击“涉毒”犯罪专项整治领导小组长的惠来县委书记邱辉盛介绍,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禁毒责任落实到镇(场)、村党员干部和派出所民警身上,形成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禁毒工作责任体系;党员干部、公安民警按照划分的网格包片、包巷、包户、包山头。

林美村村支书王和通告诉笔者,村里成立了一支10多人的队伍,每天24小时在这座近50平方公里的村庄巡逻。虾池、果林和老屋是他们的巡逻重点。

王和通说,今年以来,村里还没发现制毒窝点,唯一一宗涉毒案件,发生在3月11日一村民的新屋内。禁毒队伍在屋内发现一批毒品和制毒工具,后经查,屋主未参与制毒。原来,屋主禁不起外籍远亲游说,为对方提供了储藏毒品的场地。

“禁毒重心要下移,不然就会出现上热下冷的问题。”邱辉盛介绍,惠来还出台了一整套追责制度,层层落实责任。

按照规定,在开展打击“涉毒”问题专项行动重视不够、效果不佳、工作不力、责任不落实的单位和相关责任人,按照直接责任者、直接领导责任者、重要领导责任者“三大责任主体”划分追责。若辖区内出现制毒窝点、3次被县级以上机关发现并查处的,对镇(场)党委(总支)书记、镇(场)长予以组织处理,并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县综治委对所在镇(场)予以“一票否决”。而对执法不严、通风报信、放纵包庇毒品犯罪、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国家公职人员,特别是村“两委”干部从严从重惩处,构成违法犯罪的,依法从严从重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在毒情形势较为严峻的“5镇1场”中的15个村,惠来则采取挂牌督办的办法:一村一位县责任领导、一位镇场责任领导、一位派出所责任领导、一位村(社区)责任领导、一套整治方案。据统计,今年以来,惠来县共破获毒品案件近百宗,捣毁制毒窝点11个。而这15个涉毒问题重点村将在年底全部完成“无毒示范村”的改造。

村民积极参与放哨

如果说严打是一剂医治疾病的“猛药”,那么发展地方经济、提高全民禁毒意识则是一张长期调理的“裤头方”。“让民众有工作可做,自然不走歪路。那时候,不管制贩毒来钱多快,民众也会目不斜视。”邱辉盛说,作为惠来支柱产业的农业,目前存在管理粗放、产值不高等问题,这些因素导致农民收入难以提高。惠来要充分利用各地的农业优势,打造农产品(000061,股吧)品牌,形成高端产业链。在发展农业的同时,工业也将成为惠来下一步经济发展的重头戏。目前,占地48平方公里的滨海转移工业园已经选址完毕,惠来西翼的工业园区也已经在规划之中。

发展经济治本,发动群众营造全民禁毒氛围则是从另外的角度改善禁毒的“土壤”。

除了多渠道组织开展禁毒宣传活动,做到禁毒宣传进村、进社区、进校园、进公共场所外,惠来还制定了有奖举报制度,这些奖励细则被悬挂在15个涉毒重点整治村的显眼位置。

根据制度规定,举报制造毒品窝点、工场,并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的,缴获毒品数量(折算成海洛因)50千克以上的,奖励20万元;举报涉毒场所的,若场所内查获吸毒人员数量20人以上的,奖励1—2万元;举报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的,奖励标准精细到“株”—铲除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500株以下的,奖励200—1000元。

岐石镇镇委书记唐鹏告诉笔者,为进一步调动村民的积极性,该镇还出台了《岐石镇关于进一步开展打击“涉毒”犯罪专项行动方案》,加码奖励举报的民众,如举报制造毒品窝点、工场,缴获30千克以上毒品的,镇里要额外奖励2万元。

今年65岁的林美村村民卢享洲很认同唐鹏的说法,他告诉笔者,现在村里已形成全民“放活哨”的氛围。“前段时间有个吸食白粉的来到我们村,村民发现后,立刻告诉村干部,不到一两个小时,这个人就被民警找到并收戒了。”承包5亩果林的同村村民卢光彪也说:“制毒贩毒会倾家荡产,甚至搭上性命,还是种果树、搞生产实在。”

作者:赵琦玉 陈捷生 陈锋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