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头资讯 > 详细内容

汕头“水上巴士”如今举步维艰

来源:汕头都市报 时间:2014/4/12 15:13:36 字体:[ / ] 阅读:5317
  广场轮渡,这是无数潮汕人熟知的一个渡口,长期承载着汕头“一湾两岸”的主要渡运任务,已经成为汕头的一处地理标识。
  1976年1月,汕头市开辟了广场至礐石的航线,随着汕头市区人口大量东移,从1998年起,广场至礐石航线的客流量超过了历史更为悠久的西堤至礐石航线。从1995年到2004年,广场轮渡经历了其发展最为辉煌的“黄金十年”,但从2005年起,轮渡从繁华逐步走向落寞,经营日渐式微、举步维艰。
广场轮渡经历了十年的“黄金时期”。  
广场轮渡经历了十年的“黄金时期”。
广场至礐石轮渡是市轮渡公司目前仅剩的一条过海航线,如今已繁华不再。
  广场至礐石轮渡是市轮渡公司目前仅剩的一条过海航线,如今已繁华不再。
  曾经的“水上巴士”
  记者查阅2000年出版的《汕头交通志》了解到,汕头开埠之前,与礐石之间的海渡,尚属与相邻区域的交通。开埠初期,礐石虽未归属汕头管辖,但因外国领事馆署以及别墅洋楼多择建于礐石,两地关系密切,海渡日益频繁。礐石正式划归市区后,礐石海渡成为市区重要交通。新中国成立后,汕头市区过海轮渡从组织机构建设到基础设施建设,都有很大发展。直至1953年,汕头市建设局接管了汕礐海渡,成立地方国营汕头轮渡公司,到1965年底,轮渡公司共有5艘渡轮557客位,航行西堤至礐石航线,年客运量约161.25万人。1976年1月,轮渡公司开辟了广场至礐石的航线。
  改革开放后,市区轮渡发展较快,至1986年年底,共有渡轮8艘,其中木质船3艘,钢质船5艘,共3655客位,客运量达672.2万人次。1992年起,过海轮渡逐步向大型化发展,1995年新造了大型游船“金凤”轮1艘,“玉兰”号交通船1艘、高速船2艘。至2000年底,共有渡轮8艘,游艇4艘,共5000余个客位。
  市民周小姐回忆起高中时乘坐广场轮渡到礐石读书的情景,仍记忆犹新。周小姐说,1998年礐石大桥还在建设,她从市区到礐石读书,每个周末都要搭乘渡轮往返。“那时候坐船的人很多,尤其是到了周末,渡船靠岸后,工作人员一打开栅门时,熙熙攘攘的人群涌上渡轮,场面十分热闹。”
  作为轮渡公司的老职工,说起曾经的辉煌,公司总经理葛东江如数家珍。“以前轮渡公司经营的固定航线有三条,除西堤、广场至礐石两条航线外,轮渡公司还于1979年开始经营广场至妈屿海上旅游航线,自广场游艇码头至妈屿轮渡码头航程8公里。”此外,1992年大型海湾游轮“金凤轮”投入使用,开辟“海湾夜游”,后来轮渡公司又建造了一艘50多座的小型游轮“金鸥轮”。
  作为汕头“一湾两岸”的主要交通途径,广场轮渡如同“水上巴士”,见证了汕头人数十年的交通生活,成为汕头一段交通史的见证。
  “黄金十年”与“寒冬十年”
  采访时,当记者问到,轮渡公司发展的“黄金时代”是在哪个时期时,葛东江几乎想都不用想,脱口回答:“1995年到2004年!”
  在葛东江看来,城市发展,建桥是必然趋势,海湾大桥1995年12月建成通车,礐石大桥1999年2月建成通车,但两座跨海大桥的先后通车,并没有给轮渡的经营带来太大影响。“1995年到2004年,广场轮渡每年的营业额在1400万到1800万之间。”葛东江说,1993年以前,每一年政府对轮渡都有投资和补贴,而从1994年到2004年,政府不用再投入资金。轮渡公司的老职工林先生也回忆说,当时轮渡职工的收入令很多人羡慕不已,有不少人都想挤进轮渡公司工作。
  然而,从2005年开始,轮渡公司的经营逐渐陷入困境。葛东江分析,2005年1月1日起,汕头市试行路桥收费“年票制”。“年票制”实施后,原本开摩托车搭渡过海的市民,大部分改从礐石大桥经过,加上潮阳、潮南、濠江等地的农村客运班车开进市区,经礐石换乘轮渡过市区的市民也大为减少。“2005年1月份,即‘年票制’实施后第一个月,广场轮渡的营业额从120万锐减剩40万。”西堤至礐石的航线同样经营惨淡,2004年西堤渡口的客流量达到100万人次,摩托车车次达30万辆;但2005年,渡口客流量下降至50万人次,摩托车仅剩3万多辆。
  近几年来,随着城市公共交通的不断发展,私家车日益普及,轮渡公司的经营更是举步维艰。西堤至礐石航线于前年暂时停航,停航的原因除了客流量逐年萎缩外,码头淤泥堆积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轮渡公司每半年就要投入几十万资金去清挖淤泥,堆积的淤泥如果没有及时清理,轮船就无法靠岸。每年投入这么一大笔资金用于清挖淤泥,对于经营惨淡的轮渡公司来说,无疑是笔巨大的负担。
  “广场轮渡的营业额逐年减少,现在每月仅有20多万到30万的营收,但营运成本却在不断增长,每年亏损100多万,经营难以为继。”葛东江说。
  未来何去何从?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市轮渡公司总经理葛东江向记者举了广州轮渡公司发展历程中一个例子。
  在汕头轮渡发展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他曾带队到广州的轮渡公司走访。由于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广州路桥交通迅猛发展,城市轮渡客运量逐年下降,当时广州的轮渡公司已面临着经营困难的现状。后来该轮渡公司利用自身的资源和优势,在原来单一的渡江客运交通业务基础上积极发展珠江游业务。而令轮渡公司经营“起死回生”的,是广州市政府制定了水上交通发展计划,充分利用珠江航道资源,投入大笔资金建造水上巴士,发展水上公共交通,以缓解广州市的交通压力。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及机动车数量的快速增长,城市交通拥堵问题日益突出,我国不少城市已考虑到发展水上交通来缓解城市拥堵。葛东江提出:“水上交通是立体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汕头市在制定公共交通远期发展规划时,应结合城市的发展、结合汕头海湾的发展,对轮渡进行定位。”
  葛东江认为,要让广场轮渡“起死回生”,凭轮渡公司一己之力是难以做到,更需要政府的扶持和市民的支持。
作者:蔡晓丹 袁笙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