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人资讯 > 详细内容

儿子,妈妈清明想去万安园 看看纪念碑上有没有你的名字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4/4/2 9:42:12 字体:[ / ] 阅读:7280

有些时候,分离来的那么突然。多少想做的事,都没来得及牵着你的手,一起完成。多少想说的话,却总以为还有机会,还能缓缓地说给你听。生命无分贵贱,思念无分轻重。即便是独自一人时,就那么灵光一闪,突然想起那张羞涩照片,那一刻的思念,足以打动心弦。

清明节,让我们给自己留一刻钟的时间,静静思念。思念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们,即便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也选择用来帮助其他更多的人,虽然只是一株小小的火炬,却因为自身的力量,点亮了整个天空。

去年7月,8岁的小阳阳爬上一辆货车,不幸摔下来去世

爸妈捐献出小阳阳的肝脏、两个肾脏和一对角膜,移植到5个患者身上

“妈妈,我不想长大,我长大你就变老了。”儿子昔日稚嫩的童言犹在耳边,如今却阴阳相隔。

2009年,阿英和阿成夫妻二人,带着4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从河南老家来到汕头市澄海区广益街道华富社区打工。背井离乡的生活虽然清贫,但一对儿女绕膝,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不料,2013年7月16日,8岁的儿子小阳阳因为贪玩,爬上了一辆停放在路边的货车,不慎从车上摔下,大脑受了重伤,于7月26日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孩子突然辞世,阿英夫妻俩悲痛万分。而后作出一个决定,将小阳阳的肝脏、两个肾脏和一对角膜捐献出来,分别移植到5个患者身上。

带着儿子的骨灰回老家料理后事后,阿英和阿成依然回到了澄海华富社区,继续在之前工作过的工厂上班。为了避免睹物伤情,他们从以前租住的老房子搬了出来,在工厂附近新租了一间简易的窝棚。

“每次想起儿子,我都恨不得能早点下去陪他。”阿英说,自从小阳阳过世,她没有一天不思念,没有一天不流泪。白天上班跟工友们有说有笑,还能分散注意力,但是晚上回到出租屋,一闭上眼,就满脑海都是小阳阳的音容笑貌。“我有时候很害怕一觉醒来,就把小阳阳给忘了。”这大半年来,阿英原本乌黑发亮的一头长发,已经大部分变白。

眼看清明节就要到了,阿英原本准备回老家一趟,给儿子上坟,但汕头澄海与河南相隔千里,家人劝她不要长途跋涉回去,这让阿英痛上加痛。

阿英打算清明节去增城万安园看看这块纪念碑,有没有儿子的名字。

阿英去增城万安园看看这块纪念碑,有没有儿子的名字。

前段时间,广东红十字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她,每年清明节,都会将前一年器官捐赠者的名字刻在广东省红十字器官捐赠者纪念碑上。该纪念碑位于广州增城的万安园。为此,阿英打算清明节去增城万安园看看这块纪念碑,有没有儿子的名字。

天堂寄语:下一世,我们一定还做姐弟

阿英:儿子,清明节到了,去年清明节厂里放假时,我带着你到汕头人民公园玩,到海边玩,今年我们是阴阳相隔,天地两重天。爸爸、妈妈和姐姐为你祝福,你在天堂听到了没有?希望你在天堂能开心快乐。家里的每一个亲人天天想着你,每次看到照片上你灿烂的笑容,爸爸、妈妈真想可以永远陪着你。

小阳阳的姐姐:弟弟,这是上天在捉弄我们,好好的一家子居然变成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给我带来的快乐。下一世,我们一定还做姐弟,我们一家人还要好好地在一起。

遗物故事:小板凳上的航天梦想

阿英不想一对儿女做留守儿童,她跟丈夫情愿省吃俭用,也坚持将小孩带在身边。“可没想到带出来后,却把他的命给弄丢了。”江边,阿英一边用手机翻看小阳阳生前的照片,一边掉眼泪。

小阳阳生前用过的东西,被她和阿成悉数带回河南老家封存起来,只在出租屋留着一张儿子生前用过的小板凳。然而,每当路过那些孩子曾经跑过、闹过、笑过的地点,阿英还是不可抑制的触景生情,眼角湿了一次又一次。

因为小阳阳个子比较壮且贪玩,买来的塑料凳子经常被他弄坏。后来,胡爸爸就从工厂捡来废弃的木材,制作了一只简陋的小板凳给小阳阳用。小阳阳生前很喜欢这张小板凳,经常坐着上面写作业,看电视,当作木马骑。

去年“神州十号”上天后,电视直播了航天员太空授课,小阳阳看得津津有味。“我身体这么好,以后肯定能当航天员的。”那时,小阳阳还快乐地说,自己长大后要当航天员。他还在小板凳上画满了航天飞机、火箭和卫星……

为儿子遗照而买的手机

为儿子遗照而买的手机

照片上的小阳阳是个阳光灿烂的小男孩,公园的大树下,广场的雕塑旁、海边的沙滩上……

小阳阳出事后,阿英才掏钱买了一部智能手机,请侄子将小阳阳生前的照片放到手机上。“小阳阳经常说家里没啥东西好玩,所以一放学跑出去玩。如果我能早点买个智能手机,就能留他在家里玩,可能就不会出事了。”小阳阳出事后,阿英差点变成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逢人就责怪自己没有看好小阳阳,没有尽到当母亲的责任。

对话妈妈:希望接受儿子器官的人都好好活着

记者:去年汕头红十字会增加了8例器官捐献登记意愿,小阳阳是汕头市首例器官捐献者,对此您感到欣慰吗?

阿英:我们只是希望孩子的器官给有希望救活的人一点帮助,让他们的家庭减少一点痛苦,也是给我们自己一点安慰。

新快报记者:现在还有什么遗憾吗?

阿英:我最大的遗憾是儿子过世时还未成年,不能埋到祖坟里。只好将他埋在自留地上。但我们夫妻俩不会把他孤零零地留在那里的,我们死后要跟他埋在一起,永远陪着他。

记者:有什么话要对这五位受捐者说吗?

阿英:希望接受儿子器官的人都好好活着,一定要爱护自己的身体。

新快报记者:你们当初捐献小阳阳的器官和组织后,承受了很大压力,现在还有压力吗?

阿英:当时亲戚朋友也有不理解的,但现在大部分亲朋好友还是会打电话、发短信来安慰我们。不过,我今年回到澄海后,发现每次去菜市场,都有人对我指指点点,让我觉得压力很大。我们决定将儿子的器官捐赠出去,只是为了救人,并不是为了出名。但可能是因为本地(汕头)人的思想观念比较传统,很多人对捐献器官还不能接受,对我们的决定也无法理解,这让我很伤心。

作者:孙毅 郑光隆 责任编辑:潮人-李明唐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