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人资讯 > 详细内容

香港:九零后潮州女弃保潜逃

来源:法治周末 时间:2014/3/26 10:17:10 字体:[ / ] 阅读:15548

3月19日,作为一起弃保潜逃案担保人之一的萧炎坤在香港法庭应讯。此起弃保潜逃案的被告人是一名90后的内地女子,名叫赵丹娜。控方指出,现年22岁的赵丹娜在2012年12月6日至2012年12月21日间,通过中国银行香港账户清洗800万港元黑钱。

此前,该案件在香港荃湾裁判法院再提讯时,控方进一步披露,被告人以8个账户洗黑钱100亿港元,在征求法律意见后会将控罪增加至8项,案件将由高等法院审讯,暂时没有冻结被告人的任何在港资产。据悉,当事人已经放弃其交给法庭的3000万港元保释金潜逃。

裁判官杜浩成在庭上指出,要明确担保人的责任,有没有尽力去寻找弃保的被告人。案件将于4月7日继续审理。目前控方无法找到赵丹娜本人。

女子弃保潜逃担保人出庭应讯  据了解,去年年初,香港高等法院宣判了一起130亿港元的洗钱案,案件当事人当时22岁,也是内地人,只不过这名最终被判入狱10年半的涉案当事人为男性。因此,如果在庭审程序中查证犯罪事实,那么,依香港法院遵循的普通法“先例原则”,赵丹娜洗钱案所面对的司法后果,应与已被判刑的男性当事人相差不大。这也许就是涉案当事人赵丹娜弃保潜逃的基本理由之一。

有评论认为,放弃3000万港元保释金而潜逃,这在香港司法史上也不多见,堪称是大手笔。但是,这笔钱,相对于弃保潜逃的这名内地22岁女性当事人过手的百亿洗钱数额来说,却是一笔小钱。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如果出庭受审,有关百亿黑钱的来源等涉案细节就难免要曝光于台面之上,而这正是赵丹娜弃保潜逃的真正原因。

据了解,通过香港公司注册处可以查到,赵丹娜早于2010年就在香港注册了公司,但公司并无实业。香港警方指出,赵丹娜利用空壳公司在香港银行开户从事洗钱行为。

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的资料,赵丹娜在香港至少有两家公司,一家名为丹飞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另一家名为宝艺有限公司,不过其中的一家已经宣告解散,另一家几近停业。

有分析认为,赵丹娜可能从事的是地下钱庄行业,包括地下外汇结算、信贷、汇兑、融资结算等,他们这些公司在香港、迪拜、新加坡、欧洲和美国都会设点,一来赚取外汇汇率差价,二来偷逃税款,所谓洗钱百亿,可能是累计而来。

控方指出,被告人赵丹娜2013年6月被关押,2013年12月获得保释,她获得保释的条件是,3000万港元现金担保以及两名担保人各提出的100万港元现金及400万港元的人事担保。根据香港“刑事诉讼条例”第221章9D条的规定,被告人须遵守“不得离开香港”以及“每天到警署报到”等条件。

据了解,赵丹娜自今年1月7日起就再没有到警署报到,香港警方查问两名担保人,也无法得知她的去向。裁判官之后下令两名担保人须在3月19日到庭,解释被告人不出庭或不遵守法庭条件的原因,并以此决定是否将他们的担保金充公。

担保人萧炎坤在出庭后认为,这个年轻女孩可能是被人操控的。另外,这3000万港元的保释金也实属罕见。保释金额除了反映控罪的严重性之外,也反映了法庭担心涉案被告人弃保潜逃的风险以及其财政状况。以往法庭定出的最大额保释金是5500万港元的现金保释。

担保人保释金或将被充公

根据香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规定,获准保释的被告人和他的担保人须将一笔法庭规定的合理款项存放于法庭,但此举的目的只是为确保获准保释的人会按照法庭的指令归押;倘若被告人没有如期出庭,被告人及担保人的现金或保释金便会被全部或部分没收。

如果愿意做被告人的担保人,担保人有责任保证被告人在指定日期出庭,并在必要时将他带上法庭。因此担保人要相信被告人不会潜逃,同时还要愿意冒险缴交规定的款项。保释执行部门极为倚重担保人在作出承诺时所表现的信心。如果被告人不出庭,担保人将被传唤出庭,解释被告人不出庭或不遵守法庭所定条件的原因。

3月19日到庭的担保人萧炎坤,今年68岁,在香港小有名气,曾任博爱医院的主席,做过房地产等生意。不过,似乎萧炎坤对赵丹娜所知也不多。

据悉,本案另一名担保人赵端诚(音译),早前请求延期到庭,获法官批准。据接近案件的人士透露,赵端诚为赵丹娜的堂叔,在港经营体育用品生意,且在内地设有自家厂房,是香港多个体育协会的主要供货商,他与萧炎坤同为潮州人,加上萧炎坤是香港跆拳协会主席,两人相识多年。

庭审后,萧炎坤表示,因认识被告人丈夫张永安(音译)及张父,才认识被告人。“当时张永安找我,为赵丹娜担保。”萧炎坤介绍说,张永安26岁左右,居于深圳,经营茶叶等生意,张父则是内地私人地产发展商的负责人,而被告人在19岁时就结婚,只是家庭主妇。“赵丹娜当时被扣押,被指涉嫌洗钱,他老公感到诧异,大呼冤枉。所以才请我帮忙担保。”萧炎坤眼见被告人年轻、已被关押半年,才应其堂叔及丈夫所托,答应担任担保人。

裁判官杜浩成强调,担保人有责任确保或尽力确保被告人依期归押,否则法庭有权充公担保人的全数保释金。萧炎坤在庭上询问,以往同类案件一般会充公几成保释金,裁判官则回应指出,须视情况而定。

萧炎坤称,春节前曾与被告人及家人相聚,被告人当时并无异样,不料被告人却突然失踪,现在他十分担心自己的100万港元现金及400万港元人事保释金会被充公,希望可以尽快寻回被告人。

弃保潜逃严重违反刑事诉讼程序

在香港,一个人因刑事控罪而出庭应讯时,基于种种理由,他的案件也许不能被即时处理。假如嫌疑人认罪,法院便可能立即判处,但许多时候法院都需要更多的证据,也可能需要休庭搜集。

在某些情况下,法院需要研究哪一种的羁押形式最为适合被告人的情况。许多时候,被告人在初次或再次出庭时都不认罪。即使审讯已经开始,也可能因其他理由而必须延期。最后,就是判了监禁,嫌疑人也可能提出上诉,而在上诉结果确定之前,也需要妥善处置被告人。

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下,处于等候下一阶段的诉讼时,需要决定究竟是让被告人获释,还是把被告关押起来。如果决定让被告人获释,他便会获准保释。因此,在刑事审讯程序的过程中,都需要考虑应将被告人释放还是羁押。

九零后内地女弃保潜逃

据了解,实际上,在香港每一宗案件里,无论被告人是否明确要求,裁判司都会考虑是否给予保释。裁判司会按照罪行的严重性、同类案件的一般保释金额以及被告人向警方所作的陈述,定出保释条件。在香港,大多数的保释都是现金保释,但大部分裁判司通常也会要求人事担保。

在被保释后潜逃是严重违反刑事诉讼程序的行为。弃保潜逃通常会产生3种后果:一是有关方面发出拘捕令拘捕被告人;二是被告人的保证金被追收充公(即没收);三是担保人被传召出庭,解释被告人不出庭或不遵守法庭所定条件的原因。据悉,目前裁判官已下令充公被告人赵丹娜的3000万港元保证金,并向她发出拘捕令。

作者:马金顺 责任编辑:潮人-李明唐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