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尾资讯 > 详细内容

厦深铁路:海丰珠宝商借铁路开通回乡"创业"(图)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3/12/11 15:46:51 字体:[ / ] 阅读:8762
  催旺驿站经济·鲘门站
  汕尾,开到家门口的铁路
  通铁路后,取道“驿站”鲘门的客车或许会减少,但——
  交通便利了,客人只会更多
盼望高铁开通后,女儿就能多点回家。  
陈老太的家就在鲘门高铁站旁边,她女儿在深圳打工,她盼望高铁开通后,女儿就能多点回家。
鲘门火车站正加紧最后建设。
  鲘门火车站正加紧最后建设。
  告别惠东,沿深汕高速往东南,进入汕尾境内。鲘门,这个渔港小镇成为厦深铁路进入大潮汕的第一站。继续往东驱车约半小时,抵达汕尾站,该站开山而建,俯瞰汕尾市区和海丰、陆河两县。算上辖区内的厦深铁路中间站陆丰站,整个汕尾拥有3个站点,为潮汕4市之最,高铁真正开到了家门口。
  吃海鲜、旅游大巴中程休息区、“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潮汕和珠三角交会处,这都是老广对汕尾地区的最直接印象。其实这里还有很多亮点,例如珠宝金银加工、海岸线旅游、海鲜餐饮,他们都与即将开通的厦深铁路有关。
  用当地政府官员的话说,“高铁开通之后,广州人买珠宝金银首饰不用到荔湾广场了,坐一个半小时车来我们这里边玩边选,价格至少便宜一半。”
  提起鲘门,大概没几个老广会知道。不过对于潮汕人来说,却再熟悉不过——“鲘门啊,就是我们每次坐车回老家停车吃饭的地方。那里的海鲜特别出名。”
  中转、大巴加油、客人吃饭,是鲘门镇独特的经济形势,我们姑且称之为“驿站”经济。随着厦深铁路的开通,长途大巴业无法避免受到冲击,而从另一个角度,铁路却带来更多不同层次身份的乘客。鲘门“驿站”何去何从?记者进行了深入走访。
  人情
  在广州打工的女儿可以常回家吃饭了
  12月8日,晴空万里,距离厦深高铁正式开通尚有20日。
  鲘门站,一个巨型,大红,略显生僻的“鲘”字随起重机缓缓升起,烈日下反射出刺眼光芒。“老乡,别坐了,赶紧拉电线过来,时间越来越紧啦。”工头粗厚的河南口音下,一脸灰垢的小刘无奈在沙土里按灭刚抽一小半的白沙烟,支起了身。
  在小刘100米开外,有一个硕大的轨道涵洞,涵洞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60岁的陈老太,弓着腰,费力地用勺子舀水浇菜。菜地整齐划一,找不到一根杂草。“这是菠菜,这是包菜,那边是胡萝卜,还有地瓜。”
  陈老太的家就在菜地旁,铁轨前,是一个崭新的二层小洋楼。门前地堂一角拴着两只土狗,忠心地看守着鸡圈里的8只鸡。陈老太和老伴宋伯很热情地邀请记者进屋,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海丰咸茶。她说,鸡圈里的鸡是为过年准备的,到那个时候,大儿子、二女儿、小儿子就都回家了。
  三个孩子当中,陈老太最挂念的就是二女儿,她在广州打工,今年19岁。“女儿15岁就出去了,一年才回来一两次。她最孝顺了,打工的钱都寄回来给我们,现在还没拍拖。”说起女儿,一直不怎么吱声的宋伯眼睛也放了光。宋伯今年61岁,身体很差,显得老态龙钟。他慢吞吞地说:“如果铁路通了,女儿就可以经常回家吃饭了。”
  问及高铁,宋伯只有三个认识,一是声音大,如果鸣喇叭呼啸而过时,房子的窗户都会发抖;二是高铁速度很快,“他们说跟飞机差不多”;第三个就是自己现在住的小洋楼,“铁路把我们新乡村切成两半,赔了十几万元,一家人四处筹了10万元,刚好建个新房。孩子在家种田没前途,还不起钱,所以都出去打工了。”
  依依惜别,宋伯继续坐在家里的大沙发上发呆,陈老太则继续去细心照顾她的小菜地。向记者挥手时,刚好又有一趟列车呼啸而过,陈老太习惯性地转身看个不停。
  商机
  高铁分流看似危机主动转型创造生机
  从陈老太家出来没几步就是324国道,国道往东不到500米,便到了深汕高速鲘门收费站。这里饭店林立,油站海味小卖部,包罗万有。鲘门休息区,潮汕人无人不晓,因为进出潮汕大巴,几乎无一例外会在这里整顿,给车加油,也给人“加油”。
  东成饭店,是这条街的“一哥”,他们不仅经营着几间规模最大的驿站饭店,还拥有自己的加油站,甚至混凝土搅拌厂。中午11点,经理卢超杰用手擦了擦脸,准备开始一天最忙碌的工作。“还有半个小时,外面就会停满小车,里面坐满客人,绝对不允许有一个环节出错。”
  上世纪80年代,324国道作为潮汕地区唯一通道,这条路给鲘门带来了无限商机,即中途驿站餐饮业。望着路边摊兴起,一对鲘门村夫妇也学着在排角村路边开了家大排档。这家大排档多年后被称为老东成,也就是东成饭店的前身。
  “总共经历了两代人,才有现在的规模,这个过程都跟路有关。”卢超杰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高速公路的开通,驿站餐饮业集中到高速出入口,其他渐渐衰败。东成饭店在高速公路开通前将老店转移到鲘门出口处,不仅躲过一劫,而且迎来新一轮生机。“这是一个黄金三角位。”
  500米开外的鲘门站,在鲘门驿站餐饮业老板们眼里是一个矛盾体。“高铁开通,势必会分流大批乘客,我们最近几年已经改变策略,不以大巴为主,主要做小车生意。此外,我们还兴建了一个混凝土搅拌厂,满足深汕合作区或者其他大建设需要。意想不到的是,第一个大客户是高铁站。”卢超杰不无自豪道。
  东成饭店的对面,永利鲘门饭店门前更是车水马龙,密密麻麻停靠着各式大巴。总经理陈永钱亲自上马,在大堂吆喝指挥。“高铁肯定会有影响,但不管怎么说,(高铁开通)以后广州、深圳的游客、商人过来旅游也好,做生意也好,都会更加便利,我们只能想方设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解困
  高铁打破交通瓶颈金银首饰回巢展销
  放在整条厦深高铁线上,鲘门站无论从站厅规模还是停靠班次来说都只能算是一个小站。然而,大潮汕-珠三角“驿站”的地理位置,却让这个小站有着特别的意义。
  据不完全统计,每天到鲘门镇就餐的顾客可达2.5万人次,节假日、黄金周,高峰期超过3万人次。这些顾客中的大部分,是往来广深及其他珠三角地区、大潮汕的大巴乘客。其余是专门驱车来吃海鲜、旅游的游客。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数据,会发现另一个现实——交通的瓶颈问题。过境此地的交通模式共有两种,一是深汕高速,该车双向四车道,每逢节假日即大排长龙。与现状相对应的便是一个让当地人很难堪的字眼“尾”,结果由于种种因素长期制约,汕尾经济发展长期处于全省末尾。
  与鲘门镇紧挨着的梅陇镇,正在琢磨着怎样改变当地的金银手饰经营模式。“全国10件金银首饰,有一件在梅陇加工,可是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梅陇镇党政办主任施国标困扰道,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就在于交通。与其他产业不同,金银首饰价值大体积小,出行的快捷和安全极为重要。现有交通制约下,金银手饰老板们创造了一个“前店后厂”的模式,即在梅陇镇加工,在广州(如荔湾广场)、深圳(如田贝市场)等地设立展柜,从梅陇镇加工供货的模式。
  “交通不便,影响供货,广州深圳租金贵,影响收入,这些都是我们想把他们(金银首饰商家)请回来的理由。厦深高铁开通,将解决这个困境。”施国标说。目前他们已经在着手在梅陇镇建立一个10万平方米的加工园区,同时配套大型的金银首饰展示城,“因为缩短了时空距离,向东(广州深圳珠三角)向西(上海江浙福建)都可以吸引商家或者原料商过来。”
  事实上,从厦深铁路对鲘门、梅陇的影响,早就已经开始了。
  小贴士
  从广州出发游鲘门
  吃客、游客们可从广州南站乘坐和谐号到深圳,换乘厦深铁路列车前往鲘门站,来回车程共计约3小时。在鲘门镇,300元即可大快朵颐新鲜、便宜海鲜,尤其是鲜虾。吃完饭可到投资14亿元的海丽国际高尔夫球场和投资7000万元的百安金丽湾度假村度假。回程可买咸虾等干货,或者坐半小时车到梅陇镇选购新鲜出炉的金银首饰作手信。
作者:阮剑华 林良田 夏世炎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