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揭阳资讯 > 详细内容

一家三母子身陷32宗借贷官司 欠债金额共计约1.8亿

来源:羊城晚报 时间:2013/8/29 15:48:43 字体:[ / ] 阅读:5785

   

 
  普宁新××广场已经停工半年多
 
  普宁高××公司门前曾挂讨债横幅,墙上贴满讨债条(受访者供图)
 
  位于深圳罗湖的高××珠宝交易会所内部装修豪华(官网截图)
 
  普宁新××广场招商广告牌已褪色
 
  每次靠近它,杨颖的心就堵得慌,尤其是看到它金碧辉煌的外观、装修奢华的内部。
 
  它是深圳市高××珠宝艺术品交流中心有限公司(下简称高××珠宝公司)的珠宝交易会所。2010年11月,杨颖借给高××珠宝公司2500万元,为期3个月,但快三年了,不仅未收到原定的利息,本金也没要回。
 
  高××公司法人代表是揭阳人邹乙。最近,杨颖把邹乙、其母邹甲、其弟邹丙告上了深圳福田区法院,他们三人均是借款合同的连带担保人之一。而杨颖发现,不止她一人状告母子三人欠债不还。
 
  记者在深圳市各法院查询到,2011年-2012年,邹甲、邹乙、邹丙或他们名下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院一审案件达32起,其中可查询到标的额的14宗共计约1.8亿元。
 
  记者采访了解到另外4个暂未采取法律手段的债权人,6笔借款达2.0125亿元,迄今也未收回本金。
 
  近年来,民间借贷活跃,纠纷如影随形。邹甲、邹乙、邹丙,普通的母子三人,筹资数亿,背后是怎样一个“江湖”,巨额债务又如何化解呢?
 
  1
 
  高息承诺
 
  85后杨颖说自己并不是富二代,只是父母辛苦一辈子攒了一点钱。
 
  2010年10月,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邹甲、邹乙、邹丙母子三人。他们称,因流动资金周转,需要借钱。当时杨颖拿着父母一辈子的积蓄1000多万元找投资。
 
  杨颖朋友公司专门做投资,此前曾帮邹乙做过一笔搭桥借款,邹乙及时还款并兑现了高利息,彼此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加上对方称只借几个月,而且给予高回报,杨颖决定试试。
 
  她与朋友一起到位于深圳罗湖的高××珠宝公司考察。该公司有一个珠宝交易会所,占了一栋商住楼的头两层,面积近5000平方米。“那会所仿佛宫殿,内部装修奢华、大气,橱窗内摆放着各色珠宝,闪得人发晕。”杨颖感觉震撼。
 
  在东莞大岭山,邹丙名下有一个农贸综合市场,在汕尾陆河有一个灵芝厂,邹乙在普宁还有一个政府大项目——新××大酒店城市综合工程。一轮考察下来,杨颖与朋友觉得他们母子三人是干大事的。
 
  两人商量后,觉得借款周期短,违约成本高,放贷风险可控,于是凑了2500万元以杨颖个人名义借给高××珠宝公司,11月签的借款合同。注册资料显示,当时该公司股东为邹乙、邹丙和深圳市高××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高××投资公司,当时股东为邹乙、邹丙)。
 
  根据杨颖提供的借款合同显示,双方约定借款月息为1.62分,借款期限为3个月,逾期未归还每日罚息0.8分。“当时私下承诺给月息5分,2500万元3个月利息为375万元。合同上月息1.62分,是为使合同合法,因为利息不能高于银行同期利率4倍。”
 
  在杨颖之前,深圳商人林达借钱给邹丙百分百占股的东莞市力××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东莞力××置业公司”),金额更高为5800万元,借款期限4个月,书面合同许以月息2.4分。“私下承诺月息记得也是5分,4个月光利息就1160万元。”
 
  杨颖与林达均说,所谓月息5分,只有口头承诺,并没有书面合同。记者追问怎么保证兑现?两人说,“这是民间借贷的行规,全凭彼此信任办事。”
 
  不过,杨颖与林达期许的高回报落空了。2011年2月,约定的还款到期后,邹乙、邹丙却一直没有归还本金,迄今为止没有支付一分利息。“今年以来,我甚至联系不上邹乙、邹丙本人了。”这让杨颖与林达心慌。
 
  2
 
  巨额借款
 
  姐弟俩并不只是向林、杨二人借款。今年稍早前,林达、杨颖二人就连同另外两个债权人陈豪、林峰,向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报案。
 
  根据他们提供的举报材料:2010年10月,邹乙借深圳商人陈豪2930万元,借期1月,书面合同月息为1.7分;同年10月、11月、12月,邹乙先后借深圳商人林峰3800万元、1400万元、2000万元,借期分别为4个月、4个月、3个月,书面合同月息分别为2.4分、1.6分、1.7分。
 
  记者采访到另一位债权人深圳商人郑昊,2011年年初,借给邹乙与邹丙4195万元。
 
  短短几个月,邹乙、邹丙以个人名义或公司名义,向杨颖等5人借的7笔款就共计2.2625亿元,迄今都还没有还款。杨颖说:“他们是一种捆绑式借贷,姐姐邹乙或其公司借钱时,弟弟邹丙和其公司担保;弟弟邹丙或其公司借钱时,姐姐邹乙和其公司担保。”
 
  杨颖借给邹乙、邹丙名下的高××珠宝公司,担保人有10个:邹乙、邹丙,两人母亲邹甲,以及他们当时名下的另外7家公司。
 
  “单笔来看,一个借款合同,除了借款人,还有多个连带担保人,大大降低了借款风险。但综合来看,一个借款合同的借款方、担保方,在另一个借款合同调了位成为担保方、借款方。”林达说,如此一来,如果出借方不了解内情,风险就陡增。
 
  那么,邹乙、邹丙姐弟到底向多少人、借了多少钱?记者无法掌握确切数字。
 
  但在深圳市中级法院、罗湖区法院、福田区法院、南山区法院、龙岗区法院,记者通过案件当事人查询到,2011年-2012年,邹乙、邹丙或其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院一审案件达32起,其中可查询到具体标的额有14宗,合计约1.8亿元。杨颖案子未计算在内。
 
  3
 
  身份悬疑
 
  林达借东莞力××置业公司5800万元时,资金安全还是有一定保障的。“因为他们母子三人提出将东莞力××置业公司100%的股权质押。该公司在大岭山拥有一家农贸综合市场,如果逾期未还,农贸综合市场的经营权、收益权、管理权、处置权及相关权益归我。”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切后来都没有兑现。三年来,他多次追讨,非但没有收回本金,也没获得利息。“当初承诺的农贸综合市场相关权益,迄今也没有转让给我。”
 
  他不知道的是,去年5月,邹丙已把农贸综合市场一次性租给了深圳商人叶晋,叶晋已支付了20年租金1150万元。“我们公司当时帮邹乙普宁新××广场做招商策划,邹乙说公司资金紧缺,希望我们借钱给他们。”叶晋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叶晋没敢直接借钱给他们,而是以一次性付租租赁了农贸综合市场。“我和9个朋友凑了1150万元,签完合同就转账了。”按照合同,2012年5月24日起,农贸市场就应该交接给叶晋,但迄今没有交接。“我现在想的是,要不还我钱,要不把市场移交给我。”
 
  林峰借给邹乙3800万元,抵押物是普宁市××酒店。“邹乙当时说,××酒店只是重新装修。然而合同签订后,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酒店就被拆了,3800万元借款没了保障。”8月初,记者在普宁看到,××酒店原址迄今还是一块围闭的空地。
 
  在邹乙、邹丙姐弟俩多笔借款合同中,他们母亲邹甲都是连带担保人之一,如上文提及的林达所借5800万元、郑昊所借4195万元、杨颖所借2500万元、陈豪所借2930万元。林峰借邹乙一笔1400万元,邹甲是唯一的保证人。而有关邹甲的公开信息很少,记者仅搜集到她一篇较详尽的报道。
 
  该报道中,她以高××投资公司总经理身份谈到自己“1986年开始创业,开过诊所,做过医疗器械,现在的主营业务有房地产、饮料、珠宝等”,“做生意难免有大起大落的时候,赚几千万元和赔几千万元,在我心里很难掀起很大的波澜,我只在意自己的努力。”
 
  接触过邹甲的相关债权人表示,大家都称邹甲为“老太婆”,是一个特别能说的人,是母子三人真正决策者。而在公司员工看来,邹甲扮演着一个“救火者”、“和事佬”的角色。
 
  按照相关债权人提供的担保合同信息显示,邹甲的身份证信息显示出生于1963年,而邹乙身份证信息显示生于1975年。记者向当地辖区公安机关查询邹甲身份证号码4405261963××××2721,却显示查询不到。
 
  该身份证完全是假的,还是被注销了,记者暂时无法求证。
 
  4
 
  去向成谜
 
  林达记得,邹乙、邹丙、邹甲当初借钱时,所借的钱用于办理农贸综合市场房地产证。“当时很明确地告诉我,还有20天就可以办下产权证,但需要钱打理关系。”林达后来发现,农贸综合市场用地是租村里的,压根办不到产权证。
 
  邹乙借林峰3800万元时,声称用于普宁市××酒店和新××广场建设。两个项目统称为新××大酒店城市综合工程,是普宁市的重点工程。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揭阳揭西人邹甲、邹乙母女俩,以乡贤身份回揭阳普宁投资,获得新××大酒店城市综合工程开发权。
 
  2011年3月,普宁市高××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普宁高××公司)成立,注册资本6000万元,邹乙任董事长,负责新××大酒店城市综合工程开发。当地媒体报道称,新××酒店城市综合工程最初计划投资8.6亿元。
 
  2011年5月25日,新××酒店城市综合工程举行了盛大的开工庆典仪式,先启动了新××广场建设,而计划推倒重建为五星级的新××酒店,在拆了旧××酒店后一直没有开工迹象,成为一片废墟。工地上的公示牌显示,广场2011年4月6日开工、2011年9月25日竣工。
 
  普宁高××公司副总经理马先生告诉记者,普宁高××公司账面没有钱,而是由财务打报告每月需要多少钱,邹乙就拨多少钱到公司账上。“现在还欠着施工方不少工程款,施工方三天两头找我们要钱。”
 
  杨颖在汕尾陆河考察时,曾看到一个灵芝厂,但据一位在该厂工作1年多的员工说,灵芝厂实际上一直没有量产,只是生产了一些用来送礼的样品。
 
  5
 
  讨债艰难
 
  “借款合同到期后,杨颖一直找邹乙索要欠款。头两年联系,还会积极地回复,并一再解释马上就还。但去年年中开始,我们就联系不上邹乙了。”杨颖说。
 
  “邹乙该不会跑路吧?钱还能讨回吗?”一年多来,杨颖脑中经常冒出此问,越想越怕。
 
  杨颖全权委托她的朋友曾浩去帮忙讨债。从5月份开始,曾浩与几个朋友,隔三岔五就到普宁去堵邹乙,但一次也没堵到。“我们在深圳找不到她,希望在普宁能堵到她。”
 
  “一想到他们欠了这么多债,能否要回钱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最近,杨颖把邹乙、邹丙、邹甲都告上了深圳福田区法院,索要借款。
 
  杨颖现在担心的是,邹乙他们玩失踪,致使诉讼战线拉长。这并不是没有先例。7月31日,深圳罗湖区法院就“李咏洲”诉“邹乙、邹丙、普宁市高××置业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就公告送达,一公告就得60天。
 
  记者采访的多位债权人表示,选择诉讼是万不得已的选择,因为诉讼耗时太长了。
 
  但把邹乙他们告上法院,除了债权人,还有他们的员工:讨薪。
 
  2012年6月,马先生出任普宁高××公司副总经理,负责招商运营和日常行政管理工作。劳动合同签了三年,月薪5万元。可今年2月至今,马先生再也没收到过工资。他最近就把普宁高××公司告上了法院,讨要欠薪。
 
  马先生透露,普宁高××公司不止拖欠他一个人的工资。“公司包括保安、厨房以及办公室人员共20多个员工,普通员工已拖欠三个月,经理级的则发到4月份,总经理级则发到3月份。”
 
  马先生曾向邹乙索薪,“邹回短信我:有拖无欠。”
 
  (应采访者要求,相关当事人均为化名。实习生黄澄献、曾金对本文有贡献。)
 
  自称帮助邹家处理债务的陈女士回应:
 
  公司资产几十亿已想出办法还债 争议是利息太高
 
  羊城晚报讯 记者陈强、杨桂荣报道:8月28日下午,记者拨通了邹甲此前与债权人联络的一个电话。一位自称帮邹甲、邹乙母女俩处理债务的陈女士接了电话,她说,公司确实有一些债务,但已经想出解决办法。她表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一定会还。
 
  陈女士表示,已经找到上海一家信托公司负责解决债务问题,并就相关债务展开调查了半年。“对于债务问题,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解决方案。”她还说,旗下公司经评估总资产有好几十个亿,而且生产经营状况都很正常,偿还债务完全不是问题。她还称,通过法院诉讼,邹甲、邹乙母女俩已经还了1个多亿。
 
  对于杨颖等人所说借款及利息,陈女士表示,当初协商时没有“私下口头承诺”一说,“这些放高利贷的,为了规避法律,都另外拟定了收服务费的形式来获取利息,而这些服务费合同都不会提供给贷款人。”
 
  陈女士称,邹甲原来确实有两个身份证,一个是深圳的,一个是揭西的,因为发现不允许拥有两个身份证,所以最近她主动去公安部门注销了揭西那个身份证。
 
  陈女士还称,随时都可以找到邹甲母女俩,没有债权人所称的联络不到她们一事,“现在争议主要是利息部分,因为其中很多是高利贷性质,放款的人是非法的,像有的债月息达8分。但他们拒绝协商,降低利息。”
作者:陈强 杨桂荣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