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人资讯 > 详细内容

饶芃子:心许文学50年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2007/9/10 10:40:00 字体:[ / ] 阅读:14495

饶芃子 教师节接受记者专访

  在学术界,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饶芃子是个特别的人物:做学问,她横跨文艺学、比较文学、海外华文文学三个领域;做教师,执教五十周年其“桃李”遍布天下,而她和她所带的众多硕士、博士生更被同行戏称为“骁勇善战的饶家军”;做行政,她先后担任暨南大学中文系主任、暨南大学副校长之职,推动了暨南大学的人文学科建设。古代文人文武双全的气概,陆游“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已概括殆尽,和平年代的学者,自然不必驰骋沙场,杀敌立功,然而饶老师做学问,做行政,皆成果斐然,亦是当代文人之“双全”。

  究竟饶老师如何驾驭教学、科研、行政这三驾马车,走过半世纪的从教生涯?教师节前夕,本报记者特地登门拜访,对其进行了访问。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龙音希

  人物小传

  饶芃子,女,1935年生,广东潮州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195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留校任助教。1958年调暨南大学中文系任教,从事文艺理论教研工作。1970年~1977年暨南大学停办期间,在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1978年返暨南大学执教至今。曾任暨南大学中文系系主任、暨南大学副校长。1982年被评为广东省劳动模范,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领衔建立暨南大学文艺学博士点,同时被国务院学位办批准为博士生导师。是中共广东省委第六届候补委员,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广东省社会科学联合会第三、四届副主席,广东省作家协会第四、五届副主席,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第一届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六、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现兼任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会长,世界华文文学联会副会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顾问,中国作家协会文艺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等,是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十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和客座教授,还担任《岭南文库》等学术丛书编委。

  饶芃子教授从教50年来,在文艺学、比较文学和海外华文文学教研方面多有建树,迄今发表学术论文和文学评论300多篇,出版著作13部(含合著),主编著作9部,主编学术丛书6套。先后11次获国家和省部级奖励,其中《中西戏剧比较教程》1992年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奖(属国家一级奖励),《海外华文文学的新视野》获广东省第六届优秀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论文类一等奖,专著《本土以外——论边缘的现代汉语文学》获广东省“九五”社科项目优秀成果奖,《海外华文文学与比较文学》获首届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论文类二等奖,《文学的澳门与澳门的文学》获首届澳门人文社会科学成果奖论文类一等奖。2006年获暨南大学“终身贡献奖”,并被《人民画报》选入《巾帼风采——中国20世纪125个有影响的女性》一书。

  饶芃子

  部分学术著作

  饶芃子忆老师

  上世纪50年代,就学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的饶芃子在大学阶段由众多大师和名家执教,将其引领进入文学领域,这系列的名单中有古文字学家容庚先生、词学家詹安泰先生、中国文学批评史研究专家王海章先生、戏曲研究专家王起先生、明清文学研究专家吴仲翰先生、古文字学家商承祚先生、戏剧研究专家董每戡先生等等,而对其学术生涯影响最大的有三位先生——

  詹安泰:做学问,要找路碑式的人物或著作

  词学家詹先生为53级中文系出的毕业论题为《试论柳永词》和《试论苏东坡词》,向爱婉约派的饶芃子选了《试论柳永词》,却又向老师请求改做她最喜欢的李清照或秦观。詹先生没有同意,还殷殷地教育她说:“词到柳永一大变,他是词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自他着手,上可梳北宋词的传承,下可启南宋词的变化,以他作为毕业论文题目,有多层意义。”这使饶芃子意识到:做学问,要找路碑式的人物或著作,才会以一当十。

  王起:做研究要会发现问题,由小到大,由浅入深

  戏曲研究专家王起先生对饶芃子的影响则从其大学三年级做学年论文就开始,王先生要她以《今古奇观》中的《卖油郎独占花魁》为题来写,喜欢诗词的饶芃子觉得这篇小说很俗,不大愿意做,王先生启发她说:“《今古奇观》中的作品不能说是浅显的,它们由民间文学积淀而成,流传很广,有不少篇目还被改为各个剧种的戏曲搬上舞台,为广大观众所喜爱,这篇小说所表现的是一种纯真朴素的爱情,哪里会俗呢?”饶芃子的这篇论文后来发表在中大的内部学刊上,她毕业留校,还被分配做了王起先生的助教。王先生经常启发她做研究要会发现问题,由小到大,由浅入深,加上实证的研究方法训练,使饶芃子受益良多。

  肖殷:做理论研究,要从实践中来跳出学院派樊篱

  1958年暨南大学在广州重建,饶芃子被调到暨南大学中文系,并担任当时中文系主任肖殷先生的助手。肖先生是著名作家、文学批评家,曾与丁玲、陈企霞一起主编《文艺报》。肖先生启发最初不愿放弃古典文学的饶芃子说文艺理论的研究对象包括古今中外的文艺现象和作家作品,一个有一定古典文学基础的人,对领会和掌握文艺理论很有好处。

  饶芃子在肖先生的指导下开始写一些评论短文,并见诸报章,她逐渐爱上了并不灰色的文艺理论。饶芃子说自己从肖先生那里学的是一种“硬功夫”——不论看完作品还是戏剧,看完后就能讲,而且能讲出一定的道理来,从而培养了迅速回应和分析现实问题的能力。

  对话

  “半个多世纪以来,文学和我的人生始终交织在一起,它渗透进我的灵魂,成为我生命的一个部分,是我愿意倾尽身心去做的事业。”

  ——饶芃子

  记者:您的很多学生都提到您做学问的宽容和无门户之见,而做学问的态度正与您做人的原则一致,这种性格的养成,是家学使然还是后天所成?

  饶芃子:跟我童年时外祖父母的影响有关,一个人不管什么身份,首先是一个人,一定要尊重人,别人才尊重你。我的外祖父虽是晚清秀才,但因从故垒中来,深知旧学的弊端,所以对新学有着别样的热情。这一点,影响了他的儿女,我舅父戴平万很早就走上新文学的道路,是“左联”的十二个筹委之一,夏衍在纪念“左联”成立50周年的回忆录中说,是戴平万跟夏衍一起去找鲁迅谈“左联”的。“五·四”以后,外祖父曾以“贝丝”为笔名,在潮州的第一个白话文刊物《火焰周刊》上发表过不少散文和新诗。在思想上外祖父更是毫无封建习气,为三个儿女取名,分别以“均”(平均)、“民 ”(民主)、“权”(权利)为字;对孙子、孙女也一视同仁,常道“外孙内孙,男孙女孙,都是孙”。外祖父的乐观、幽默、智慧给我很大的影响,我性格中有很多地方很像外祖父的优点。

  而外祖母在待人平等方面对我影响也很大,虽然家境较好,但她从不傲视邻人,对佣人也很和气。外祖母常说,“我们有得帮助人是我们的福气,等到我们需要人家给我们,那个时候就苦了。”

  记者:您在学术界涉猎领域非常广泛,您怎么评价自己三个领域内的学术研究?

  饶芃子:我在学术领域内的三个方向可以概括为一个底座,两个翅膀——底座是文艺理论,两个翅膀则是比较文学和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比较文学在我面临文艺学研究困境时给了我跨文化的视野和比较的方法,而海外华文文学则为文艺学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是对文艺学的一个拓展和具有创意的方向。

  记者:您是如何从容驾驭教学、科研、从政这三驾马车的?

  饶芃子:刚才说过,做副校长并非我的本意,但即便在从事行政工作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过科研和教学,对科研和教学我都是以心相许,很有感情。我一直认为,做事情,有激情和没激情是不一样的,我对文学有一种生命的依托感,不仅是专业的责任感;我对讲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犹如演员对舞台的情感一样。

  家学渊源:晚清秀才外祖父敦本堂8年教学诗词度过温润时光

  饶芃子出生于一个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曾就读于上海暨南大学中文系,是一名有诗人气质的革命家;母亲是位知识女性,曾在上海学过舞蹈,喜爱文学和戏剧,抗日战争爆发前是潮安县第四女子小学的校长。然而父亲在饶芃子3岁时便投身革命,此后因种种历史原因,40多年后父女才得相见;母亲在抗日战争爆发后,亦投身于后方的救亡工作,3岁的饶芃子和弟弟便跟随着晚清秀才、古学渊博的外祖父戴仙俦和出生于诗书之家的外祖母,在潮安县归湖乡溪口村的祖屋敦本堂度过了八年的田园生活。

  敦本堂八年,在饶芃子的回忆里是诗意盎然、陶冶性情的温润时光。外祖父能诗能文,17岁中了秀才,先后在潮州多所中学执教语文课,是当地知名的文人和书法家,迄今在东南亚一带还留有其墨宝。抗战期间,敦本堂曾遭日本飞机轰炸,全家一度避乱到一个叫圆田的小山庄,四面环山,只有一户人家,三间瓦房。外祖父在那里请人建了一排茅屋,自己教大小孙子读书,按不同年龄背古文和诗词,5岁的芃子背的是《唐诗三百首》。饶芃子还记得,因孩子们在家中常背诗词,连家里的女佣人扫地时口中也念念有词:“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以至当时邻乡的人笑说:“戴老师家里扫地的佣人也会背古诗。”

作者:龙音希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