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州资讯 > 详细内容

龙湖古寨:寂静中的歌声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时间:2013/8/14 16:41:13 字体:[ / ] 阅读:6240

   

 
  龙湖古寨门口。
 
  日落龙湖古寨。
 
  龙湖古寨,一个陌生的名字。我也是到了潮州,想要找个什么地方走一走的时候,它才从百度里蹿出来,然后,它是磁石,我是铁。
 
  喜欢这种不期而遇的邂逅。它无闻,但一如深养闺中的好女子,用不着名声;它不施粉黛,也没有多少拥趸,然而走在麻石板,行经雕花门,却能感受到千年的建筑还在脉动,与自己的心跳共振。
 
  韩江侧畔,夕阳佳树,古屋安详,鸟倦归林,行者由此兴怀。
 
  小镇歌声
 
  这里真安静,以至坐在龙湖古寨门口那株老榕之下,能够听到家禽的足音,以及昏睡着的狗儿的哈欠。
 
  这古寨有小潮州城之称,建筑风情大抵与古代的潮州城相类,可以很好地反映当时古潮州的建筑艺术与居住文化,它是“广东十大最美古村”之一,又被称为“潮汕建筑的博览会”。由此可见,它的安静不是因为它的魅力不足。有些人曾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但他走在街头也可能无人相识。
 
  这恰是我喜欢龙湖古寨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正如万人空巷的演唱会之外,还有人安安静静地在唱歌。
 
  走在古寨内,我听得到歌声。麻石铺就的街道,分为三街六巷,大街小巷的路面,石头被一条中间线分为两半,古人的路显然有它的秩序,就像严谨的韵律。青砖灰瓦,或高或矮,或完整或破落,或修葺一新,或屋脊上长草,恰似变动的音符。
 
  有抱着孩子的妇女,坐在床头扇着棕榈叶制成的老扇;有光着膀子的男人,三五成群坐在地板上喝着啤酒;有门庭冷落的作坊主,在旁若无人地晒豆干,做米粉;有呼吸沉重的老人,背着手,一步一步,萧然走过一线天之下的墙根……这正如各有个性的弹奏者。
 
  因为这些弹奏者,我能感受到古镇的脉搏,那脉搏更是一首歌。没有一丁点的“商业氛围”,所以古镇的脉息清晰可闻。
 
  无心著史
 
  煊赫着它的煊赫,破落着它的破落,生活着它的生活。
 
  古寨内有许多门庭广大、雕梁画栋的古建筑,可以看出先人的“阔”。后辈们不忘先辈们努力创造煊赫家业的故事,纵使已无甚实际的好处,仍然舍得花钱,将门楣粉刷一新,砖瓦修补完善,壁画重新勾勒填色,换上新的灯笼,再把“陇西望族”、“江夏旧居”的大匾高悬门上。
 
  也有不少或大或小的古屋,檐颓瓦漏,砖坏梁断,杂草盈庭,燕语声声。有的还有人居住,老妈妈面对墙壁安安静静地剥着豆子,对跨进破旧的门槛的外人头也不回,院子里、墙根下堆满各种杂乱的农具。
 
  还有不懂风情的人家,为了修葺房子,竟用水泥白灰,把原来的老建筑涂抹得面目全非,或者为了让家族祠堂看上去更醒目,把墙壁和门楣都贴上了粗陋的现代瓷砖,毫无美感可言。然而这种生活的实用主义,却没有毁掉古镇,而是让生活的余味更加发散出来。
 
  煊赫与破落杂居一处,审美与审丑比邻并列,但互不妨碍。起伏、贫富,邻居一直是邻居,所以说,古寨生活着它的生活。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方圆仅1.5平方公里的古寨内,杂居50余姓。在古寨营建之初,这些先人们也许互不相识,但都按照同一个规矩,一户一户地构筑起古寨严谨的格局。时光缓流,宋代、明代、清代、民国华侨建筑在此冶于一炉,安静的古镇于是有了一种强烈的跳跃感,引人遐思无界。
 
  先民无心著史,但用千年的时光,把历史一字一句地写在了一砖一瓦上。
 
  雅俗由它
 
  有人媚俗,有人媚雅,生活似乎总要媚点什么。游人媚俗,游人媚雅,旅游似乎总要媚点什么。所以有的景区或者媚俗,或者媚雅,反正总要媚点什么。
 
  龙湖古寨是“雅俗由它”。因为它不在乎来者多少,是贫是富,它平静的生活方式不受外界的干扰,不被他人的喜好所影响。
 
  人们用古老的方式做面条,但能卖出去多少,赚到多少钱,无力去关心;人们在古老的巷子里开中药铺,有几多患者进出,无暇去思索;人们在低垂的屋檐下开一个小窗,卖几瓶水、几包烟,虽然顾客零星,但仍比外面便宜。
 
  人们想要在自家门口搭一个遮阳棚,就搭一个遮阳棚,拉上灰蓝色的遮阳网,且不管它好看还是难看,外来的人们会不会喜欢。孩子们喜欢在墙壁上乱写乱画,那就写他想写的,画他想画的,因为这是他的村子。他们不媚俗,也不媚雅。
 
  日落韩江
 
  从古寨的正门走进去就是一条南北方向的主街道,这条街道长度只有一公里多,我却走了两个多小时。不翻看历史,不考究建筑,只是且行且感,只让最感性的体验从空气里钻进来。有时立在一扇华美的大门前,看着阳光隐现,有时坐在一段颓檐之下,听着燕子呢喃,心里一直有一首歌。
 
  书院、祠堂、民居、古井、古榕树、来往的自行车、居民们躲避镜头的脚步,一切意象都美丽地寂寥着,越往南越是寂寥。
 
  当夕阳已经掉到树梢上挂着,周围一片彤红之际,才从古寨里走出来。一出来就是韩江的堤防,高达五六米,斜坡之上以及堤围顶上,都有萋萋芳草映斜阳。还有几头牛,在夕阳下吃草。
 
  堤围顶上有小路一条,许多人骑着自行车或者摩托车,从这里穿过,去韩江游泳,韩江边上,开着大片延绵的粉红色的草花。穿着时髦短裙和凉鞋的姑娘坐在小伙子的自行车后面,看一眼陌生人,含着羞笑。韩江平静的水面上,浮着上百泳客,老幼,男女。
 
  韩江中心一个长长的小岛,岛上老树葱郁,几多白色的鹭鸟,结束一天的觅食,唱着歌回家。
 
  我也回家。
作者:李少威 石忠情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