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揭阳资讯 > 详细内容

揭阳:农村建楼起厝 谁为安全买单?

来源:揭阳资讯网 时间:2013/5/17 12:44:18 字体:[ / ] 阅读:7683

在农村,盖房建屋是一件大喜事,然而如果安全管理不到位,施工过程中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不仅喜事被搅黄,而且还会给几个家庭造成沉重的负担。近年来,随着农民收入的逐步提高,农民自建房屋逐年增加,由农村建房状况混乱、监管缺失引发的建筑工人身损害事件时有发生,究竟,农村建房,谁该为安全买单?记者就此进行探访。

1、事件回放

农民工失足致残

2010年9月24日下午5时许,四川农民工何某良在为普宁南径镇村民建造房屋中,于楼房第四层板面用绳子将楼柱的钢筋拉正时,绳子突然断裂,摔到一楼地面造成七级伤残、九级伤残、十级伤残各1处。

何某良家经济极其困难,上有体弱多病的72岁老母,下有临产妻子和因伪造发票被判刑的儿子。何某良是家中唯一劳动力,全家租住于普宁市南径镇一农房。何某良在受伤前靠打工每天有100多元的收入,受伤后因无法工作,全家生活陷入困境。2011年3月15日,何某良向普宁法院起诉,请求判令相关责任人连带赔偿其各项人身损害435355元。

原来,发生事故的在建房屋是普宁市南径镇李某生所有。2010年初,李某生准备在本村内建造楼房,遂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将楼房框架工程发包给同村村民李某荣,之后,李某荣又转包给同村村民李某明,李某明再将其中的水泥捣柱工程分包给李某朝。而李某明、李某朝、李某荣均未取得建筑工程相应施工资质,施工过程没有安全防护,工程安全设施欠缺,更谈不上为施工人员购买相关社保,也没有签订书面协议。

由于工程层层转包、分包,当事人各执一词、互相推诿,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纠纷不断、状况百出,鉴于何某良在没有任何安全设施的情况下仍进行施工,存在一定的过错,普宁法院最后判定何某良承担5%责任。李某朝承担95%责任,应赔偿何某良167917.81元。李某生、李某明、李某荣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1年10月21日晚,由于何某良受伤后,三被告未支付其他费用,全家没有生活来源,被逼无奈,何某良妻子带上未满周岁的女儿和坐在轮椅上的何某良以及30多名四川老乡一起找李某朝解决生活问题,围住李某朝租房门前4个多小时,并扬言要殴打李某朝,见势不妙的李某朝最后跳窗逃离才得解脱。直至2011年10月29日,各方当事人才在市中院法官调停下达成调解协议,历时一年,该案才得以了结。

2、现状调查

事故频发,索赔艰难

何某良事故并非个例:2010年,揭西的高某林在一农村建房施工时,没有戴安全头盔等防护措施从三楼楼梯处跌落致头部损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011年,江西籍的郑某清在锡场镇一搭建楼房操作水磨打地机时,裤角被水磨打地机的齿轮卷住,之后连同水磨机掉下楼,造成全身多处骨折; 2012年,杨某平受雇为揭西一业主杨某涛拆除铁皮屋下镁瓦桁角危房,从5米多高处坠跌落地,造成右颅脑骨折和胸椎骨折。

无施工资质、安全防护措施缺乏等安全隐患的叠加,使乡村建筑队成为施工伤亡事件发生的“重灾区”。记者在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近年我市各地因农村建房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数量呈上升趋势:据不完全统计, 2010年受理一审案件数为58宗 ; 2011年受理一审案件数为 63宗,2012年受理一审案件数为68宗。案件中,受害人有的致伤、致残、致死,损害后果往往都较严重,结案标的最高达70多万元。

此外,根据分析,此类案件还有结案标的较大、当事者偿付能力低的特点。而建房者多为农村村民、承包人多为小包工头,受害人多为农民工,三方当事人经济能力较差,且基本上没有办理相关社会保险。一旦因建房而发生人身损害赔偿事故,受害人家庭生活立刻陷入困境,建房户家庭立刻被蒙上一层阴影,承包人也常因应负担巨额的赔偿而不堪重负。

“正是因为这样,此类案件调处难度大,实现服判息诉难。多数情况下,建筑工程到农村施工队手中时已经过‘多道贩’转手。层层转包或分包容易造成案件基本事实与法律关系难以认定。多数赔偿义务主体更因此拒绝调解。判决后心中多有不服,往往拒绝或拖延履行。另外,由于此类案件赔偿数额大,赔偿义务人能力有限,不易调解,即使由法院判决,执行起来难度也相当大。”市中级法院的黄小贺法官感叹道。

3、症结所在

资质缺乏,监管缺失

乡村建筑队没有资质、施工人员未经培训、安全意识淡薄是造成农民建筑工人身损害事故频发的主要原因。长期以来,农村盖房建屋都是由乡村建筑队承担,他们盖房靠经验、工人靠拼凑、安全靠运气。施工过程中建筑工穿拖鞋、不戴安全帽、行动随便;高空作业不系安全带、不搭防护架。虽然明知建房存在一定风险,但往往图省事、贪方便忽视了必要的安全。而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没有合法资质的农村施工队往往设备落后,配套不全。施工队往往无设计图纸、无安全防范、无专业技术,施工技术水平较差,仅凭工匠个人经验操作,埋下安全隐患。

此外,由于农村建筑施工队和建房户大多法律意识不强,不重视签订书面施工合同,或者合同内容过于简单,转包关系复杂,行业管理缺失,也让农民建筑工在受害后无从举证,维权困难,事故发生后,往往出现包工头和房主互相推诿、无理抗辩等情况。即使在诉讼中,双方也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案件的处理结果不易使当事人息诉罢访。

“其实,关于农民自建住宅的施工管理问题,我国早就有了相关的法律法规作出明确规定,只是在现实中,这些规定往往不能很好地落到实处,这才造成了农村建筑工受伤后维权困难重重。”黄小贺法官说。正是因为行业管理缺失,使得农村建筑市场长期处于无人监管的混乱状况,记者发现,在一些因农村建房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并没有一个基层管理机构能为当事人提供必要的指导和帮助。

4、出路对策

规范市场,加强保障

农村建筑工的生存和安全现状不容忽视。

“应该通过各种讲座课堂等通俗易懂的方式,加强宣传,使广大的建房者、承包人和建筑工人从这些典型案例中吸取血的教训。同时,加强农村建筑工匠的培训,分行业分种类对农村建筑老板和员工进行培训,严把持证上岗关。此外,主管部门还应规范农村建筑市场,逐步建立乡镇级村镇建设管理机构、村级协管队伍、村镇建设工程服务机构,加强对村镇建设工程管理和技术服务。”黄小贺告诉记者,自去年以来,市中级法院积极开展 “送法下基层”及“一个法官一堂课”,先后组织7位法官到农村、社区、党校等地向农民工、人民调解员、司法所长及党政干部等人员1500多人次开展以讲课为主要方式的义务送法活动,发放法律宣传资历料2000多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针对农村建筑工受到损害后,因为责任方经济状况差而无法赔偿的情况,黄小贺建议以实施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为重点,扩大农民工参保覆盖面,推行农村建房强制保险制度,建房户或承包人必须为建筑工人投保人身伤害意外险,以确保事故发生后能得到及时有效的经济补偿。

此外,由于农村建筑工大多为社会弱势群体,为了帮助他们维护合法权益,市中级法院在此类案件的处理上为受害者开设了“绿色通道”,例如为符合条件的对象申请法律援助,减收、缓收或免收诉讼费等。同时,强化审判执行工作,对于需要承担责任的单位坚决不予姑息,严格督促其判后履行工作,确保受伤人员的合法权益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实现。加大对侵害农民工权益行为的执法力度。扩大农民工法律援助覆盖面,建立农民工法律援助案件异地协作机制。

短 评

多些规范 少些惨剧

杨桂青

无资质的建筑队、未经系统培训的建筑工和没做足安全防护措施的工地,重重安全隐患包围下的农村自建房施工现场,成为事故发生的温床。

农村建房过程中引发的人身损害事故令人惋惜,这些事故给人们敲响了警钟——乡村建筑队的生存和安全现状亟须引起重视。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农村建房问题并不是无法可依,只是在现实中法律法规执行不到位、行业管理缺失,才使得无资质的建筑队在没有任何监管的情况下“自由”地活跃在农村建设市场上。如何在满足农民建房需求的基础上加强行业监管、提高准入门槛、强化管理力度,把乡村建筑队管起来,使其朝规范化的方向发展,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度发生,值得有关部门深思。

荀子说:“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相信若是有主管部门的监管,取得相关资质的乡村建筑队和通过系统培训的建筑工,将能更好地为农民建房提供优质安全的施工服务。在有完善监管的前提下,安全系数必然大幅提高,即使不幸遭遇事故,也能让受害人第一时间获得应有赔偿,不需像现在这样,对簿公堂、几经周折才获得一纸判决书,可能还受客观条件限制而无法完全得到执行。

相关链接

农村自建房相关法规

根据2004年12月6 日建设部颁布的《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下称《安管意见》)第三条规定,农民自建住宅分3种情况予以规范:对于建设工程投资额在30万元以上或者建筑面积在300平方米以上的所有村镇建设工程的建筑活动、适用建筑法,即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实施监督管理;对于在村庄建设规划范围内的农民自建工程投资额在30万元以下或者建筑面积在300平方米以下,两层(不含两层)以上住宅的建设活动,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结合本地区的实际,依据《安管意见》第五条之指导原则制定相应的管理办法;对于村庄建设规划范围内的农民自建两层(含两层)以下住宅的建设活动,县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管理以为农民提供技术服务和指导作为主要工作方式。

作者:张晓驯 杨桂青 林武欢 黄志成 责任编辑:杨英淇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