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尾资讯 > 详细内容

一位老师的两所学校——记海丰县黄羌镇坑联小学钟帝明老师

来源:汕尾日报 时间:2012/10/1 9:09:46 字体:[ / ] 阅读:6227

 钟帝明,1998年毕业于陆安师范,被分配到海丰县北部最偏僻的农村小学——黄羌坑联小学任教,十几年如一日,扎根山区。他利用课余时间研究教学,撰写具有独特见解的教研文章数十篇,其中多篇论文在市、县的评选获得二、三等奖,多次被县、镇教育部门评为“先进教师”和“优秀辅导员”。他爱生如子,从不放弃一个学生,不让一个学生因成绩差而掉队,在学生心中,他是他们最亲、最信赖、最值得依靠的人;在当地群众眼里,他是个只为学生不顾自己的“傻子”。

32 里山路的奔波

出坑联小学就拐上了山路,我们坐的车开在通往丰田分校的路上。车在山路上穿行,一路向上,九曲十八弯,甚至有几处是连续几个九十度拐弯。路的一边是山,另一边是陡坡,一不小心,就有翻下山的可能。 雨纷纷扬扬,虽然路是水泥路,虽然山间的风景很美丽,绿树红花,烟雨朦胧,但车上的人都没有心思看风景,大家都提心吊胆地不住叮嘱司机慢点开、小心点。

丰田分校在距离坑联小学16里的山上,我们原本是到据介绍是海丰县北部最偏僻的坑联小学采访钟帝明老师,但在采访的过程中,获知还有一个更偏僻的坑联小学丰田分校,而且钟老师不仅是坑联小学的老师,也是丰田分校的老师。这在钟老师的介绍文字中没有出现的信息,引起了大家的兴趣。那是个怎样的村子?是怎样的学校?钟老师是怎样的往返于两所学校之间?……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提议去丰田分校看看。

从坑联小学到丰田分校,16里的路程仿佛走了很久。到达丰田村时,天色已朦胧,村子很安静,山窝里的房屋隐在绿树和阴雨后面。迎接我们的女士说丰田村四面环山,就算是晴天的时候夜色也比外面来得早一些,更不用说这样的阴雨天气。经过介绍,得知这位女士姓李,家在丰田村,目前是丰田分校的代课老师。

学生已经回家去了,走进丰田分校,空落落的学校显得有点寂寥。李老师带我们参观教室和办公室。得知我们是为了采访钟老师而到丰田分校的,李老师无不感慨地告诉我们,钟老师确实太不容易了。“钟老师家离坑联村是20多里远,他基本上是一周回家一次,平时都住在坑联小学。但是到丰田分校来给学生们上课,16里的路程一来一回就是32里了。就算是刮风下雨,他基本都是风雨无阻地按时到达学校。”

钟老师告诉我们,他有摩托车,开摩托车还是挺方便的,从坑联小学到丰田分校二十分钟就可以了。据我们了解,坑联村至丰田村的水泥路是2010年才修好通车的,以前只有一条小土路,路况非常不好,再加上山路陡峭,根本无法行车。钟老师说,通路之前是没办法开摩托车的,但可以走路呀!2008年至2010年路修通之前,他都是步行去丰田分校上课的,来回要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路上,如果天气不好,可能时间就要长一点。

我们无法想像这般的阴雨天气里,泥泞的山路中,钟老师是怎样一脚深一脚浅地往返于两个学校之间。就算是现在路修好了,开着摩托车可以缩短路上的时间,但在如此曲折的山路上开车,危险性也大大增加了。钟老师憨憨地笑了笑,说:“没什么,习惯了就好。”

20 个学生的渴望

钟帝明老师是小学语文高级教师,开始时是教小学语文,现在在坑联小学是教数学,在丰田分校教的是英语和信息技术。坑联小学的钟文标校长说,钟老师是个很全面的老师,他爱生如子,从不放弃一个学生,不让一个学生因成绩差而掉队,在学生心中,他是他们最亲、最信赖、最值得依靠的人;在当地群众眼里,他是个只为学生不顾自己的“傻子”。

据了解,2008年以前,丰田分校有一个固定的在编老师,但那个老师在2008年退休后,就再没有人愿意到这个山窝里面的学校任教。黄羌镇中心小学也曾打算把丰田分校撤销,让丰田分校的学生都到坑联小学上课。但这个打算没办法实施,不说村里的人反对,就是村里的人同意了,让低年级的学生每天在危险的山上来回行走几十里路,基本是不现实的事情。

撤校行不通,又没有老师过去。面对丰田分校20多个学生,面对20多双纯真的、渴望读书的眼睛,钟帝明自告奋勇接替了退休老师的工作。

丰田分校只有1至4年级,20多个学生,分为两个班,一个班为1年级和2年级,一个班为3年级和4年级。由于钟老师还要上坑联小学的课,所以两个老师只能轮流上课,上午的课是李老师上的,下午则是钟老师上课。每节课都是先让一个班两个年级的学生自习,另一个班两个年级的学生轮流上课,给一个年级上课时,另一个年级的学生就自习或做作业。钟老师无奈地笑称这种教学方式是“复式中的复式”。

其实在坑联小学里,也只有七位老师,作为一所完全小学,每个老师的教学任务都很重。而钟老师上完坑联小学的课后,还要负责丰田分校的课程。“钟老师去丰田分校教学是完全义务的,没有增加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任何补贴。”钟校长告诉我们,以前钟老师是每天步行,路修好了他每天开车去丰田分校,车油都要自己贴。

我们问钟老师,这样贴钱贴时间贴精神,去做一件不一定有回报的事情,值得吗?钟老师说,这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在这里,很多孩子是留守儿童,就算不是留守儿童的,父母都比较忙,没办法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由于丰田村到坑联小学的山路太危险,学校严禁学生骑自行车上学,高年级的学生可以走路,但低年级的学生太小,如果学校撤了,他们就会失学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学生失学,我只是尽我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让每个学生都能获得学习知识的机会。”

14 载春秋的执守

钟帝明老师1998年毕业于陆安师范,被分配到海丰县北部最偏僻的农村小学——黄羌坑联小学任教,十几年如一日,扎根山区。他甘于寂寞,“静心教书,潜心育人”,利用课余时间研究教学,撰写具有独特见解的教研文章数十篇,其中多篇论文在市、县的评选获得二、三等奖,多次被县、镇教育部门评为“先进教师”和“优秀辅导员”。

在坑联小学钟老师的宿舍里,我们看到简陋的房间里摆放着两张老旧的木架床,床上各放着一张草席、一床被子、一个枕头、一把小风扇,除此之外,就只有墙上斑驳的水迹。

在采访钟帝明老师前,黄羌镇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过一句话:“能在那个偏僻的学校坚持下来的老师都是最了不起的。”钟老师说,刚到坑联小学的时候,面对当时一派穷乡僻壤景象的坑联村,破旧的瓦房,零零落落地坐落在山脚下,生活单调寂寞,他也曾想过离开这里去外面闯一下。“我来教书的时候才二十岁,跟学生相处得如朋友一般,一想到如果连我都走了,新的老师又都不愿意来,那学生们怎么办?后来看到学生从一年级开始,一点点长大,到他们成绩的提高,考上理想的学校,自己很有成就感,慢慢也就认定了教书这条路了。在以前,这里连高中生都没有,现在已经有大学生了。”钟老师说着,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

钟老师认为,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不能以一种方法去教学生,所以他对学生都是因材施教,不同的学生都有一套不同的方式。在他教书期间,是数不清的家访,跋山涉水不辞辛苦。在他班上有个学生学习成绩特别差,每次考试都不及格,钟老师在家访时发现他父母经常不在家,放学回家后他都是一个人关在家里。于是钟老师每周三次去他家做家访,不但辅导他的学习,更是陪伴他度过很长时间的孤单日子。慢慢的,这个学生的学习成绩提高了,期末考试时所有科目都考及格了;还有一个学生,读书很认真,但家里很穷,父亲又生病,成绩一度跌得很厉害,钟老师就每天到他家里给他辅导功课。“这位学生去年考上了广州外语学院了。”钟老师高兴地说。

对钟老师来说,学生的成长,就是他的幸福。在我们的采访中他一直很腼腆、话不多,基本是我们问一句他回答一句,很多时候都是一边的校长补充说明。但在说到学生时,他却滔滔不绝。听他说着学生的进步,就如是他自己获得的成就。也就是这些成就感,支持着钟老师坚持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事情。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句话是我的理念和信仰。”钟老师这样说,他也是这样做的。他不但是坑联小学的老师,是丰田分校的老师,他还是省团委在坑联小学里为关心留守儿童而办的“希望家园”里的志愿辅导员。钟老师每天早上起床看书、备课、改作业、上课;中午吃饭、与学校的老师一起轮流值班;下午上课;放学后陪着留在“希望家园”里的学生,帮他们辅导功课,跟他们一起打球、学乐器,直到家长把学生都接走……“很多时候老师晚上都会去学生家里家访,学校规定是每学期必须对每个学生进行三次家访,但钟老师每学期的家访都远远超过规定的次数。”钟校长说。

虽然这学期丰田分校的学生减少,钟老师去丰田村的时间也相应减少了,但多年的执守,已经让钟老师与坑联村和丰田村的村民们如亲人一般。淳朴的村民们表达自己的感情就是为对方送上最美味的食品,逢年过节,钟老师都会收到很多村民们自己栽种的水果和制作的食品。这些食品也许不值什么钱,但却是村民们对钟老师的一片心,用来回报钟老师的爱心。(记者 陈剑虹)

作者: 责任编辑:yezileaf166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