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州资讯 > 详细内容

联邦止咳露“腐蚀”的不止是一个家庭

来源:潮州日报 时间:2012/8/14 11:24:57 字体:[ / ] 阅读:16172

两个儿子嗜药成瘾患顽疾,单身母亲卖药养家还拉情人“下水”

 

图为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背景资讯】

7月中旬,经过近3个月的侦查,市公安局刑警部门从一个绰号和一个手机号码的举报线索顺藤摸瓜,揪出一个非法向青少年销售联邦止咳露、可非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章某伟、李某云、倪某凯及违法人员黄某武、刘某鹏等5人,阻止了2000多瓶可非和联邦止咳露非法流向市场。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两名违法人员被移送市药监局接受行政处罚,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而随着案件审讯的推进,一个被药水“腐蚀”的不幸家庭呈现在办案民警眼前,令人唏嘘。

年少的儿子为了筹钱买药,盗抢作恶几度入狱;无知的母亲竟妄图卖药养家、替儿子戒除药瘾;老实巴交的汉子甘愿成为情人非法买卖的帮手……小小一瓶止咳露,能让人恢复健康,也能让人深陷巨大的痛苦和罪恶。

她的家庭支离破碎

“要是邻居都知道了,我和儿子以后怎么生存!”

……隔着审讯室的铁栅栏,47岁的女子李云(化名)披头散发,坚决不肯面对镜头。说起她贩卖联邦止咳露的前前后后,她情绪起伏,语无伦次。她支离破碎的讲述拼凑出一个不幸的单亲家庭。

李云是外来媳妇,十几年前丈夫与她离婚并出外打工,两个儿子都由李云照管。为了养家,李云每天在服装厂工作十多个钟头,无暇管教正处在叛逆期的儿子,两个儿子相继染上了联邦止咳露的药瘾。从此,这个单亲家庭蒙上了又一层阴影。

李云的大儿子今年才26岁,却已有“4进宫”的经历,原因都是为筹药资或盗、或抢,如今他身患肾炎,与长期服食止咳露不无关系。小儿子同样为筹药资冒险抢劫,被判了数年监禁,上个月才刑满释放,却又患上了精神疾病,连母亲也不认得了。

“儿子说卖药就不用跟我拿生活费。”李云说,大儿子曾向她讨要过卖药的本钱,钱是抵押了自己的助力车借来的。可有一次,她在家中竟然发现了止咳露的空瓶,才知儿子仍有药瘾。

“喝‘联邦’不好,我不能让他再碰这东西!”爱子心切,李云将大儿子锁在房间里,连买卖药水用的手机也不让他碰。李云深知联邦药水对人的危害,可她竟然“接手”过儿子的“生意”,照她的话说,是想从这些药水中捞回一笔做小生意的本钱。

他为感情铤而走险

看守所内一扇铁门徐徐打开,中年男子倪楷(化名)带着手铐走出来,黑框眼镜让他显得斯文、老实。倪楷与李云相识数年,他用“情侣”描述二人的关系。他告诉记者,认识李云后,有几次看见她大儿子与母亲因为止咳露的事情争吵,“她把儿子锁在房里,他一犯瘾就骂人、砸破窗、踢破门。我这个身份,也管不了。”倪楷表示无奈。

“她两个儿子成这样子,家里开销几乎都靠她,她自己身体也不太好……”所以,当李云提出“接手”儿子卖止咳露的“生意”,养家攒本钱的时候,倪楷心疼这个女人艰辛的前半辈子,不但将自家在老市区的屋子给她作为囤“货”仓库,也帮她搬运跑腿,拆封包装。“后来知道这些是违禁药品,但也没办法,她家经济困难。”

“拿货每瓶30多元,卖出一瓶赚一两块钱,每天大概能卖出100来瓶。”倪楷说,卖药赚的钱并不多,大多数都花在李云的家用上。老实巴交的倪楷言语中试图解释李云违法卖药的苦衷:“要是没钱,他儿子就要出去偷抢弄钱买药,惹是生非,她也是怕儿子在外面再出意外,或者再被抓进监狱吧。”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

李云和倪楷,明明亲身体会着上瘾年轻人的狂态,也算是药水的受害者,却为什么还要将这“祸水”卖出去祸害其他孩子呢?

在审讯室里被问及此,李云多次以长久的沉默拒绝回答。后来被逼问急了,她便只是翻来覆去地说:“不卖难道扔掉吗?借来的本钱还没有还清啊!”而身为人父的倪楷,对自己15岁的儿子爱护有加,严格管教,面对这个问题他低下了头,无言以对。

是否后悔被情人拉下这趟“浑水”呢?倪楷沉思片刻后说:“我后悔的是卖违禁药,不后悔认识她,不后悔跟她在一起。”而对于未来可能面临的铁窗生涯,李云很坦然:“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我还要感谢把我抓进来的警官,让我早一点醒悟。也更希望他们的工作能煞住这种不好的社会风气,让孩子们能远离这些药水。”

 

作者:刘宜洁 韩明德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