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州资讯 > 详细内容

一把壶十七万元小小泥壶变身“高富帅”(组图)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2012/6/24 13:24:30 字体:[ / ] 阅读:11206

失传千年的“油滴黑天目”。

艺人在制作潮州麦秆画。

5月在深圳文博会上夺得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特别金奖的《腾飞提梁壶》。

广东工艺名城的采访首站潮州。以手拉壶为例,“功夫茶之乡”的壶艺大师们不再只是在作坊里“闭门造壶”,他们走出去广泛吸收其他地区的制壶特点和经验甚至“跨界合作”……潮州手拉壶摘掉了“低价壶”的帽子,近些年的发展让市场“惊艳”。

而潮彩、木雕、麦秆画等其他领域的工艺大师,也在各自的领域里或坚持、或创新、或授徒,这些传统的工艺美术行业也正是在这些大师的带领下突破、提升。

广东工艺名城

之潮州篇

开篇语

广州日报一直在关注着广东工艺美术的发展。除广州外,潮州、肇庆、佛山也均是全国工艺美术名城。近日,记者对广、佛、肇、潮四座城市的传统工艺美术门类发展现状做了一次深入的采访。

广东工艺美术数千年薪火不断,具有鲜明岭南文化底蕴,凝聚了南粤人民的智慧、梦想、情感。千百年来,诞生了雕塑、陶瓷、编织、漆器、家具、金银首饰等10余个大类数百个传统工艺美术品种,其中广州的“三雕一彩一绣”,潮汕的金木雕、抽纱刺绣、美术陶瓷,佛山的石湾公仔,肇庆的端砚等名扬海内外,深受人们喜爱。

手拉壶:

六位数成交的茶壶

2011年10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谢华创作的“弓门提梁壶”被收藏者送到深圳艺术品拍卖会,最后以17万元的价格成交。这次成交,对于整个潮州手拉壶行业都是一次“飞跃”在此之前,甚至连万元级别的潮州手拉壶都还比较少见。

“潮州手拉朱泥壶这些年已经开始被市场认可。”谢华对记者说。

“养在深闺无人识”是潮州手拉壶一直的尴尬。为此,谢华坚持在湘子桥上向来潮州的游人们展示手拉壶制作。“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潮州手拉朱泥壶并不差,不只是‘泥壶’。”谢华说。

还有大量的潮州壶艺家走出潮州,去交流吸取其他地区的制壶风格、经验,跨界的合作也颇为抢眼。这就不得不提张瑞端与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张春雷的“跨界合作”他们把生肖文化与潮州手拉壶结合在一起,推出了潮州手拉壶历史上第一套“生肖壶”。

市场显然对于这次“创新”反响热烈,从2008年鼠年起每年推出的限量“生肖壶”热销异常,最早面世的“智者鼠”在时隔4年后的收藏市场上价格已经涨了近10倍。

木雕:

设在木雕厂里的“学校”

潮州木雕,与东阳木雕等并称“四大木雕”,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对比潮州传统刺绣、潮州麦秆画、潮州大吴泥塑等,潮州木雕的发展相对比较平稳,且声名在外,即便是海外的订单也很多。

在辜柳希的艺葩木雕厂内,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人多”。辜柳希师从潮州木雕的名师陈春炎,他从事木雕已有40多年。可外界对于辜柳希的了解,几乎是从近七八年才开始的,这个被称为“半路杀出”的木雕大师,在那几年斩获国家级工艺美术评比特别金奖、金奖就有约20项。

他坚持自己创作,也在木雕厂收学徒,这些学徒来自全国各地,这里俨然成为了一所木雕的培训学校。“管吃管住还管发工资,学好了自己出去,我也不拦着。”辜柳希说。

辜柳希不仅面向全国收徒,还主动到高校和技校授课,工厂里每年还接受数十名工艺美术学校的学生在这里学习。不仅如此,辜柳希还在期望创建潮州传统工艺的平台,例如大吴泥塑、麦秆画等等,让这些传统工艺能够在一起交流、展示、焕发光彩。

潮彩:

失传千年工艺重现

大约30年前顶峰时期的潮彩,出口量能够占到广东陶瓷的六成。

“上世纪80年代釉上堆金、描金工艺,是‘潮彩’的第一次创新,应用新工艺的产品大量出口带动了潮州工业的发展。第二次创新,则是指高温釉下彩的成功研发。”潮州市工艺美术协会会长谢金英对本报记者说,“潮彩”最大的特点是色彩丰富,新研发的釉下彩工艺克服了色彩氧化脱落的问题,更有利于作为艺术品长期保存。

虽然作为工艺美术陶瓷的“潮彩”在眼下市场不是很好做,但潮州的“潮彩”从业者仍然坚持创新。作为潮彩行业的行尊,谢金英告诉记者,失传近千年的“油滴黑天目”结晶釉技术,也在近年在潮州研发成功,这种宋代名瓷得以重现世间,而这种古代结晶釉复原技术的成熟程度在广东乃至全国均属罕见。

谢金英说,潮彩的第一次创新全面推动了潮州陶瓷行业的发展,而釉下彩的创新之路仍然在进行当中。记者随谢金英深入多个省工艺大师的创作基地,看到了各种各样在国内艺术展披金斩银的获奖潮彩艺术品,这些也将是潮彩未来腾飞的基础。

麦秆画:

卡塔尔王子夫妇买下“贝多芬”

在潮州市区的麦秆画研究艺术馆内,悬挂着的麦秆画作品让观赏者惊叹这真的是麦秆做的?

馆长方志伟介绍说,潮州麦秆画曾经名噪一时,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跌入低谷。但方志伟从未放弃对麦秆画的坚持,这些年他不仅创新吸收了本土潮绣、泥塑、木雕的艺术风格特点,还在学习油画艺术、国画艺术在麦秆画创作中的应用。

最近五六年,方志伟馆长的作品屡屡在“百花奖”、“文博会”获奖。而在广州亚运会期间,一幅肖像麦秆画《贝多芬》,被卡塔尔王子及其夫人世界国际象棋名将诸宸当场以2万美元买下。

困境与思考:呼吁摈弃门户之见抱团发展

在潮州工艺美术协会会长谢金英这个潮彩行业的“行尊”看来,潮彩的二次创新已经完成,可市场的反映却不如预期,相反很多潮彩行业的从业者的创作、创业的环境还比较恶劣。“如何能搭建起潮彩高端艺术品的对外推介平台”,这是谢金英和整个潮彩行业面临的问题,如何让世界范围内更多的人了解这个行业的创新进步和接受这种艺术品?

夺奖无数,可市场却各自为战,潮州的工艺美术从业者处境不一。例如瓷板画行业,甚至还有远赴景德镇烧制作品“一赌身家”的工艺美术师。朱泥手拉壶工艺大师谢华就呼吁,在手拉壶行业应该摈弃“门户之见”,彼此抱团发展才能够在“宜兴壶”的天下打出潮州制造的名头也正因为此,在谢华的倡导下,潮州手拉壶历史上第一次有了行业内较为认同的统一名称“朱泥手拉壶”这才是潮州制壶行业崛起的第一步。

作者:陈正新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