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头资讯 > 详细内容

汕头不该消失的红砖楼

来源:汕头日报 时间:2012/4/23 13:53:48 字体:[ / ] 阅读:14781

那座建筑物沉积着很多历史和故事

不该消失的红砖楼

▲红砖楼旧址矗起汕头新地标金凤坛

▲红砖楼旧貌

红砖楼,曾是汕头埠的重要建筑物;它曾是同济医院、省港大罢工汕头罢工委员会、汕头沦陷时期的日本军部、国民党时期的市警察局,解放以后的军事用地、市人防指挥部等,它沉积着很多历史和故事,它被拆除,是汕头旧城区文化的一大损失。

它的历史耐人解读

《汕头市志》第一册卷二P346载:红砖楼位于中山路头与镇平路、民族路南北段交叉点。现拆建为金凤坛。清光绪八年(1882)由提督方耀率地方绅士、商人创办同济善堂时所建的同济医院设址于此。在省港大罢工时,这里曾作为汕头罢工委员会。日本侵占汕头时被占作日本军部,停办的医院财物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2月移交丰顺县卫生院。民国三十四年(1945)日本投降后作为汕头市警察总局,解放初是解放军驻地,后作人民防空办公室地址,以后作为招待所,直至1987年拆除,改建为金凤坛。因整座房内外都砌“清水”红砖,名称逐渐被人们称为“红砖楼”。

上述史料文字,有一处显然是错的:“清光绪八年(1882)由提督方耀……”1882年的方耀,在潮州总兵任上,1885年,他才提升为广东水师提督。

上述史料文字,有三处让一些文史爱好者讨论不休:第一,1882年创建的同济医院,是属于1895年创建的同济善堂吗?这个问题我已有拙文《同济善产和同济善堂》阐述陋见,此处不赘。第二,红砖楼的墙体是用高标号水泥粘合优质“红砖条”垒砌起来的,1882年,汕头使用水泥了吗?据悉,“红毛灰”(水泥)是民国初期才引进汕头的。汕头埠最早使用水泥建材的建筑物是乌桥和主教楼,时间是上世纪20年代初。民间对此问题的合理解释是:1987年拆除的那幢红砖楼是1882年以后在同济医院原址重新盖建的建筑物。具体时间一说是1905年,另一说是1925年,我倾向后者的说法。第三,“在省港大罢工时,这里曾作为汕头罢工委员会。”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岂能随便占为他用呢?中国共产党以及民国初期的民国政府,在进行任何革命活动时,是不会扰民的。那么,是这一记载错了吗?最近,我在《汕头市志》第一册卷九P737查到这么一段话:“(1925年)7月23日,在中共汕头党、团组织领导下,为响应省港大罢工,正式成立‘中华全国总工会汕头罢工委员会’……出任东江各属行政公署委员的周恩来,还批准启封同济医院为罢工委员会会址……”由这段话我作出这样的推断:1925年7月23日,红砖楼建好(同济医院翻修)但尚未起用,被罢工委员会“移宽就紧”借用(经周恩来批准同意)。这种理解不知对否?请专家和读者教我。

它有一段红色的历史

提起红砖楼的红历史,当然首推上述的“汕头罢工委员会”,此外,还有不少不见史载的故事——

它是红色联络点。1976年前后,我因撰写“汕头市三轮车工人阶级斗争史展览会”的文本需要,访问了一些在旧社会“苦大仇深”的老人力车工友,他们中的几位在上世纪20年代跟随陈谋(又名陈达明,1927年10月牺牲)干革命,在陈谋的指挥下,传发革命传单,掩护革命同志,运送武器……他们指认,红砖楼是一处革命联络点。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大搞白色恐怖时期,这些三轮车工友冒着生命危险到红砖楼接送了一批革命同志,从红砖楼偷偷运送出革命传单。一位我称为“扁叔”的老人说,当时的汕头总工会领导人杨石魂同志安全逃脱国民党反动派的魔爪,有他的一份功劳。他讲了一段故事——

国民党翻脸大杀共产党的那个时期。有一天下午,明叔(指陈谋)要我到红砖楼拉一位“客人”到西堤码头。他让我先找红砖楼看门的老头联络,暗号是:“阿伯,食好未?(阿伯,吃饭了吗?)”对方回问:“半时六 ,食么个?(半下午时,怎么说吃饭这回事?)”又答:“肚困啦!(肚子饿了嘛。)”我对明叔说:“国军和警察到处乱抓人,过往手车(人力车)上的坐客都要检查,很危险的!”明叔说:“你见到客人,客人就会交代你怎么做,你听他的。”我到了红砖楼,与守门老汉对上了暗号。老汉递给我一份报纸,嘱我拿着这份报纸到地下室找“客人”,我在地下室的一个角落里找到“客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杨石魂同志。他问我:“车呢?”我答:“在门口。”他说:“我们换衣服吧。”他穿上我的破工装,戴上我的旧草帽,我穿上他的半旧西装,套上他的半旧皮鞋(穿不惯,走到门口,悄悄丢给看门老汉,依旧赤着脚)。他拉着我的车先走,对我说:“等会儿你到西堤码头拉回你的车。”我赶到西堤客运码头,不见我的车,也不见杨石魂先生,心中好不焦急!好在不太久,终于见他像模像样拉着车来了。他把车停在马路旁,大摇大摆走近码头,像是拉客的样子。不一会,他在我的眼皮底下消失了。又过了不久,一群建筑工人模样的人相拥着下了船。不一会儿,汽笛鸣响,轮船起航了。我估计杨先生又换了装,在那群建筑工人的掩护下,逃离了汕头,这才松了一口气。狼狈的是我,穿着西装拉着手车,不伦不类,引人注目,被警察抓进警察分局,我只好装疯卖傻,最后由人力车行老板做担保把我领出。看到我的怪模样,老板和工友们都不知为啥,我保守着秘密就是不说,心里很高兴:我完成了明叔交代的光荣任务,救了一位革命领导人。

它是“七日红”工农军的联络处。1927年9月23日开始的“潮汕七日红”期间,由杨石魂领导的汕头工农军,协助“八一”义军作战,维持治安秩序,建立革命政权,立下不朽之功。这工农军的一处联络点,就设在红砖楼的围墙外,即院后地基上。1967年中秋后的一天,我在潮安县庵埠镇亲戚家见到一位姓佘的老农民,他给我讲了他的一段人生经历——

40年前,一位叫杨石魂的革命者到我们月浦乡发动革命。那年中秋节过了10来天,杨石魂带领我们月浦几百名农民奔赴汕头,协助南昌来的革命义军作战。那时我17岁,第一次进汕头。我们到了红砖楼,与几百名工人老大哥会合,组成工农军。我领了一柄大刀,与几名工人同志一起穿街串巷,维持城市治安秩序,还帮助人力车工友为“八一”义军运送弹药、粮食到崎碌炮台。六七天后,起义军主力撤出汕头,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汕头工农军只好解散,各自寻生路。我当时在永平路一带,与同伙走散,人生路不熟,躲躲闪闪靠问路问到红砖楼。红砖楼的联络处已撤,没有见到一个革命同志,好在到了红砖楼就认得到火车站的路,沿着铁路跑回家。我这一生,也干过革命啰!

解放后,它先后成为解放军驻地、汕头市防空总指挥所办公场地,这也是它光荣的历史。

它曾经蒙尘受垢

1939年6月21日汕头沦陷之后,这座很有特色的建筑物被日寇侵占为军部,地下室被作为监狱囚禁抗日人士和无辜群众。我友汤泽华先生的父亲就被日本鬼子抓到里面受折磨,罪名是“被抓错”了。抗战胜利后,它成为汕头市警察总局局址,其地下室依然行使法西斯的职能。我的老校长,当年的青年革命者杨瑞成先生就在里面度过人生最悲惨的日子。

俱往矣!光辉的历史,晦暗的历史。红砖楼消失了。

短评·它不该拆掉

红砖楼不该拆掉,因为它的红,很出彩,是喧闹的市区中一道亮丽的风景,是城市的一个标志。

红砖楼不该拆掉,因为它记录着这座城市很多的历史和人文,历史不可复制,文物不能再生。

红砖楼不该拆掉,因为它是市民的。老市民看惯了红砖楼的清水红砖,感到很亲切。1986年,我父亲临终前说:“可惜小公园亭、红亭被拆了,幸好红砖楼还留着。”谁料到,他西归几个月后,红砖楼也留不住了。我的90多岁老母亲不久前又再跟我提起红砖楼,说她至今不明白为何要拆掉红砖楼。当年拆除红砖楼的理由是:它妨碍了交通。这成理由吗?据资料载,世界上有不少城市当修路与古树古建筑物发生矛盾时,首先考虑的是古树和古建筑物。而汕头为什么就不能?并且,在红砖楼原址上的新建筑东东,就不妨碍交通了么?

在汕头埠,不该拆除而被拆除者,又何止红砖楼呢?咳!

作者:鄞镇凯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