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揭阳资讯 > 详细内容

孙淑彦:家即“书巢”

来源:揭阳资讯网 时间:2011/7/7 12:10:28 字体:[ / ] 阅读:6357

“兔年兔月兔日”出生的潮汕知名作家孙淑彦先生,一辈子都在跟书打交道:买书、读书、写书。

今年是兔年,他的几个学生,没有大张旗鼓地搞庆寿典礼,而是将孙淑彦先生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出版的书逐一作简介,并将一些师友所写的文章和书画作品集纳为一本《亦无风雨亦无晴》,以作“还甲”之庆。据本书介绍,孙先生著、撰、编、笺、主编专著已出版50本。

人说“狡兔三窟”,“老兔子”孙先生虽不“狡”,不曾拥有三个家,却在30年间搬了三次家。说得仔细一点,别人搬家是在搬家具,他搬家是在搬书,因为书是他的最主要也是最多的“家具”!圈内文友皆知此君嗜书如命,却不知他搬家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在给书安家!

陋室安家

上世纪80年代,孙先生在天福路一间24平方米的房子里“构筑”起自己的“书巢”——那是打着那个时代烙印的“标准”套间,虽然天福路是揭阳县城向东发展的前哨,新的楼房在田园里崛起,24平方米也许可以改善了那些三代人蜗居在一小间房子里的居住环境,但对于书生孙先生来说,却只是改善了他的藏书环境。

搬进这个“书巢”,先解决摆下一张可供夫妻睡觉的床之外,就是解决存书的地方了。实在没有太多的空间可以利用,只好把一个通风的大窗改造为书柜。没有像样的书桌,没有沙发茶几,家里来了客人,最好的享受是主人与客人都坐在地板上泡茶聊天,那种席地而坐,促膝谈心或把酒话桑麻的方式,可与先秦古人媲美。当时任揭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的作家王杏元曾光临其家,问如何作案头工作?因为他见室内没有写字台。原来主人写作时也只是用一只席地而坐的矮桌。

也就在这只矮桌上,孙先生撰写了《揭阳书目叙录》等几本专著。陋室成了 “书巢”——虽然只见藏书,不见印刷设备,但你却不能否认,一本又一本的书稿,就是当事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产出来的!

38平方米居室的藏书家

80年代末期,孙先生的“书巢”移到了进安街,24平方米变成了38平方米。那是他的明智的决策:老家已经容纳不下了他大量购进的书籍了,而他的学术研究,决定他必须有一个与藏书相适应的环境。他将新居命名为“七录居”。“七录”是明代诗人张溥读书的方式,即读书反复七遍,将文章背熟,尔后成为文人治学严谨的一个代称。孙先生将居所命名为“七录居”,无疑是以古人的治学态度来严格要求自己:治学必须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

嗜书如命的这位“七录居主”,在新的“书巢”一边继续大量购进新书,一边在研究中完成了《潮汕文献书目知见录》和《潮汕人物辞典》等书。而新居稍微得以缓和的藏书空间,不久又变得逼仄了:书柜已经装满了书,就连墙角、桌下、床底下都摆满了书籍。

也就在这个38平方米的“七录居”,孙先生以3000多册藏书的数量被评为“揭阳县十大藏书家”之一。

算一下:38平方米的居室,不除去厨房、衣柜、浴室和床桌占用的空间,每平方米藏书近80册!这就不难理解孙先生为什么把书堆到了墙角、床底下了。

90年代,孙先生再一次搬家,将“七录居”搬到了揭阳市区东部的飞燕小区,居住面积翻了一番多:80平方米。

“书巢”环境的改善,大概应该成为孙先生之“文化生产力”得以持续发展的一个因素吧?整个90年代,他的学术研究成果可谓花团锦簇,硕果累累,《乡邦人文》、《煮酒论古今》、《玩赏手札》、《名人与潮汕》等一批影响深广的作品陆续问世。而这些作品也奠定了孙先生成为潮汕文化界知名作家的基础。

“书生”理想的“书巢”

新世纪初,孙先生再一次搬家,这一次,250平方米的居室大大缓解他的藏书空间,而他的书房也有了挥毫作画的书桌,有了与网络时代相适应的电脑。这位“书生”用最快的速度掌握了现代化的写作技术,从此告别了用笔来撰写书稿那种“刀耕火种”的方式,进而一通百通地掌握了五笔输入法和排版技术,节省了许多宝贵时间。

孙先生将新居所命名为“象贤书房”。“象贤”意为能效法先人的贤德,“惟稽古崇德象贤”也(《尚书·微子之命》)。从“七录”到“象贤”,笔者于此领悟到居室主人从治学态度到治学德行上的升华。而在另一层寓意上,象乃动物世界上体型较大者,那一只只形态各异与书相伴的大象,或许也是孙先生“书巢”由小而大的写照吧?

新世纪10年,是孙先生最出成果的时候,出版几本考察潮汕历史的精品《揭阳历代县长考论》、《惠来历代县长考略》、《岭东人文考论》等,这些著作对于挖掘揭阳历史文化,弘扬潮汕优秀传统文化,建设揭阳文化强市,无疑是善莫大焉之事。此外,他还先后出版了最有学术含金量、史学界称为“实学”的清代曾习经、清代丁日昌、明代罗万杰、宋代孙莘老等4本年谱共100多万字,在国内史学界产生一定影响。据主人介绍,除了知识的积累之外,居住环境的改善也有一定关系。

孙淑彦先生的生活是读书,写文言文、也写白话文,画中国画,用长锋写汉隶,有时也写古体诗;每日记日记和与人通信,都用毛笔写八行笺。我觉得他是很标准的古代文人,一点不同的是,撰文用电脑,还一面听毛阿敏。

去年6月,笔者采访孙先生时,他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我有两百万元,便用一半买一套渴望已久的《四库全书》,一半买一套房子来藏它。

这就是“毕竟书生”孙淑彦,买书,然后给书找房子,以便于自己更好地著书立说。

孙淑彦在象贤书房里校读书样。

作者:蔡逸龙 叶小艺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