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潮人资讯 > 详细内容

论“三山国王”

来源:潮州日报 时间:2011/5/19 10:50:59 字体:[ / ] 阅读:9113

“三山国王”是古粤东先民创造的第一位地方文化神■,之所以要在“神 ■”前面冠以“地方文化”,是因为它的确具备了代表潮人原始神文化的发生和传播等一系列典型文化现象的资格;之所以又要在“地方文化”前面冠上“第一位”,是因为它的确是潮汕文化最古老的一支来源。

元代编修官刘希孟为霖田祖庙撰写《明贶庙记》。该文对“三山国王”神■的创造始末——名称,由来,性质,演变,地位及其社会功能,均作了多视角,多层次和全方位的一个完整序列的详细论述,成为我国巫神文化宫殿里珍藏的一则罕见的神秘奇诡、扑溯迷离篇章。

笔者认为,解剖和破译“三山国王”这一神文化的密码,无论是对于研究探索潮汕文化的发生——黄河文化与三苗文化在古粤东的交汇整合,还是对于正确认识潮汕文化的经典形成——潮人自然神观向社会神(人神)观的彻底蜕变,中原华夏传统文化对百越文化的全面覆盖及其最后完成,无疑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山国王”是我国昆仑山“三字头”神话体系的一种推演

“三山国王”是我国昆仑山“三字头”神话体系的一种推演。它名字源自“人神不分”的时代,是从“三苗国(族)”和“三神山(族)”的名字中各取一字的联称。何以为据?首先,必须从神话发生学的规律谈起。远古的神话发生于部族、氏族和胞族并受制于它们的内部之间。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从古代雅利安人的传统对自然的崇拜而来的全部希腊神话,其发展本身是由氏族及胞族所制约并在他们的内部进行的。”“三山国王”虽然创生于隋代的粤东先民,但从《明贶庙记》大量追述潮人的祖根远源的自然信仰和图腾崇拜的珍贵资料中,有力地证实了它是来源于远古时代粤东初民的部族、氏族和胞族,是“三字头”神话体系的一种推演。据袁轲《中国神话传说词典》和《古今图书集成·边裔典》的编辑原则,“三字头”神话体系中的所谓“国”、“山”、“民”,实际上就是“国族”、“山族”、“民族”之意义,也即是古代的“部族”、“氏族”和“胞族”的代名称。例如:“三苗国”、“三毛国”、“三首国”、“三身国”、“三神山”、“三危山”、“三首山”、“三壬山”“三峻山”、“三身山”、“三身民”、“三苗民”等等。这一系列的“国”、“山”、“民”均各为一种族属的称谓。因此,“三山国王”无疑就是三字头神话中某某族属的某种形式的推演。此其一。

其二,从神话产生的具体内涵看,“三山国王”神■的名字,是隋代的造神者从“三苗国(部族)”和“三神山(氏族)”的名字中各取“国”、“山”一字的联合并列拼凑而成的一种称谓。此说有清顺治吴颖《潮州府志》为证。《吴志》称:“(揭阳县)西一百五十里,有三山;曰独山,曰明山,曰巾山。有明贶庙。石穴名天竺岩。三山神所出,曰巾山。岩上镌‘巾子山白云岩三山国山’十字。”这则原始镌刻资料,保留了“三山国王”本来的真面目,不愧称之为本原之谈。因为这十字的后四个字“三山国山”,就是一个“玄机密码”,它告诉人们,这位威镇明、独、巾三山,点化于巾山“石穴”的“三山”神 ■,其创造者是粤东的初民——“三苗国”部族和“三神山”氏族。

何谓“三苗国”部族?笔者在《神话古“三苗国”猜想——兼探索潮汕文化最古老的一支来源》一文中已作了破译。认为:“三苗国”(部族)原位于昆仑山东南隅,赤水以东,其居民是由于“昔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杀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因而导致了这支庞大的部族,带着他们的枫树图腾崇拜,沿着西南至东南方向,一路迁徙至“南海而来”。据多学科的资料证明,他们大约在一万年前后,即地球末次冰川期的盛发期时间内,从黄河流域出发,绕了一大弧,到达马来半岛,再从马来半岛折回,辗转抵达粤东大地的,成为古粤东最早的一支庞大初民。

更加有趣的是,在这支庞大的部族,落足于粤东大地后的晚一些时候,又和另一支来自黄河流域,以“石穴”文化为标帜的氏族进行了往返多次的交汇,他们就是山、石信仰的神话创造者——“三神山”氏族。何谓“三神山”氏族呢?“三神山即蓬莱、方丈、瀛洲也”。据《史记·秦始皇本纪》:“齐人徐市具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封禅书》进一步记载:“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为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这便是秦代乃至秦代以前威、宜、燕昭诸王使人入海追求“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的那个半明半灭,半隐半现,风云变幻,神秘莫测的“三神山的神话形象”。

然而,到了晋代,又出现了破译“三神山”的“三壶”说,认为“三神山”原来是三个形如“壶器”的仙山。晋·王嘉《拾遗记·卷一》云:“朔(东方朔)乃作《宝翁铭》曰:‘宝云生于露坛,祥风起于月馆,望三壶如盈尺,视八鸿如索带’。三壶,则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形如壶器。”这一破译,又给“三神山”披上了一层光怪陆离的神话色彩。难怪唐代诗人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中振翅翱翔地唱道:“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又唱道:“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这则重要的文献资料,明确地告诉人们,三神山中的瀛洲,在唐代人的眼里,已经从“渤海以东”,南移至“吴越”之地来了。

但值得指出,北宋《义楚六帖》一书的发现,雄辨地证实了瀛洲地理方位,从原“渤海以东”(一称日本国本岛)一直向着山东半岛海面、杭州湾海面,且不断南下,最终于广东潮州南澳(海)落到实处。据《南澳文物志·地理概貌和建置沿革》称:“传说南澳曾属南朝的瀛洲,且地处南面,故名‘瀛南’”,更有趣的是,饶平县海山岛民自古至今都自称他们住的地方才是瀛洲,故古瀛洲,实指广义上的古潮州也。这恰好与义楚和尚从日本高僧宽辅那里得来的资料吻合。

在文字尚未产生以前的文化发生时期,人是文化唯一的载体。但在文字出现以后的文化形成时期,文字记载又检验了人类活动的轨迹。上述“三神山”瀛洲其名自东向南的不断下移,最后落实到古潮州地,是完全符合文化地名学的验证和载体规律的。是“三神山”瀛洲氏族迁徙粤东的见证。我们还可以从潮、澄、饶、揭等县的“瀛壶”文化之淀积现象,进一步加以论证。如潮汕民间流传一种用箕子和沙盘浮字占卜吉凶,预言未来的巫术,称为扶乩;潮汕大量官方史志,文史笔记及诗林艺苑也均以“瀛洲”自称为荣;澄海县地名至今仍保留着东瀛(湾)、南瀛 (湾)、;比瀛(湾)(今称“湾”,“湾”与“瀛”为古音转,实同义——笔者)等等。尤其值得指出,今澄海县上华镇涵吕村,相传为八仙之一——吕洞宾成仙之“瀛洲点化地”,其吕洞宾石洞至今犹存。其后代子孙,曾任南宋理、度宗朝宰相的吕大防,因罹难死于贬途,再而归葬于此。今涵吕村为中国姜尚学会集体会员。侨居于世界各地的吕姓一系,也都确认此地为其祖先吕洞宾的“瀛洲点化地”。由此可见,“三神山”氏族与“三苗国”部落入口的重要交汇点,应于古粤东大地无疑。他们在这里联合创生了潮汕的原始神文化,成为潮汕文化最古老的一支来源。

作者:陈训先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