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汕头资讯 > 详细内容

苦别65年 兄弟喜相逢

来源:汕头都市报 时间:2011/3/26 14:07:42 字体:[ / ] 阅读:6877

 

相拥而泣。

四兄弟重逢。

全家福。

这是一场魂牵梦绕期盼了60多年的欢聚,这是一出感人肺腑写满着亲情的人间悲喜剧。哭了、笑了、又哭了,血脉相连的骨肉兄弟,远隔重洋音讯渺渺几十年,终于在暮年穿越千山万水相聚于故土……

欢 聚

外砂机场,

四个兄弟抱成一团

3月23日下午5点25分,汕头外砂机场,从广州飞往汕头的CZ3858次航班正徐徐降落。

机场内的国内到达厅,市林百欣中学退休教师吴映华和前一天刚从法国归来的七弟吴七光、从揭阳老家赶到汕头的四哥吴映亮,以及各自的儿孙们,手捧着鲜花,也正焦急地等候在旅客出口处。他们在等待一个来自美国的亲人,一个65年未曾谋面又曾失去联系30年的骨肉兄弟。

此刻的吴映华心潮澎湃,少小离家的三哥吴映辉,如今已是78岁的老人。他虽然记不清他的容颜,但60年的思念、30年失去音讯后的苦苦追寻,这种割不开的血脉亲情,早已浸透了他的骨髓。

“是不是那个戴白帽子的老人家?”孩子们眼尖,看到了吴映华先行在广州接机的儿子身边的老人,叫了起来。

吴映华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紧张而激动,一眼不眨地盯着旅客出口。

“来了,来了。”期盼了60多年的身影终于出现。吴映华再也忍不住,他一个箭步冲上前紧紧拥抱住眼前的兄弟,热泪瞬间夺眶而出。几乎在同一刹那,吴映亮、吴七光也围了上来,四个老兄弟抱成了一团,泪光中诉说着重逢的喜悦。

从美国西雅图到韩国首尔,再从韩国首尔到广州,又从广州到汕头的吴映辉,经过长途跋涉,已经很累,但这一刻,扑面而来的浓浓亲情让他忘了所有的疲惫。“六十多年了,六十多年了……”老人用潮汕话激动地重复着,光阴荏苒、重洋万里改不了他纯正的乡音。

离开机场,60多年首度相聚的兄弟在澄海共进晚餐,他们约定在第二天结伴回揭阳炮台镇老家。吴映华这样向记者描述他们的晚餐:“一碟普普通通的咸菜,三哥吃得有滋有味,他说六十年没吃过家乡的小菜了,真是好吃。虽然还未怎么游览汕头,但他总是说,家乡就是比外国好……”

分 离

颠沛流离,

天各一方杳无音讯

吴映华非常理解旅居在外的三哥吴映辉的心情。事实上,旅居法国的七弟吴七光,也同样与家乡失散多年,只不过,“回家”的时间更早。那么,吴映华的兄弟又为何会分别流落到美国和法国呢?说起来还有相当曲折的一段故事。

吴映华说,他共有10个兄弟姐妹,自己在9个兄弟中排名老五。1946年,在他仅有3岁的时候,13岁的三哥吴映辉便千里迢迢到柬埔寨,和已先行到那里谋生的父亲一起生活。而当时,尚在襁褓中的七弟吴七光也跟随在父亲身边。两兄弟在金边共同生活了七八年后,吴映辉迁往越南西贡。

兄弟离别时吴映华还小,对三哥的记忆并不多,可比他大6岁的四哥吴映亮,却是老三童年最亲密的玩伴。由于年龄接近,兄弟俩每天出双入对,感情尤为深厚。吴映辉离家时还“信誓旦旦”对吴映亮说,一段时间后便来接他出去,没想到这一别,便是斗转星移漫漫65个春秋。

吴映华记得,三哥、七弟在越南和柬埔寨时,兄弟们还鸿雁不断,聊叨着故土他乡的人情家事,诉说着各自的人际沧桑。然而,他们的宁静生活却在柬埔寨政治风云的万千变幻中跌宕浮沉。1975年后的4年间,柬埔寨经历了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历史。当时有近两百万人口的金边在3天时间里几乎被疏散成一座空城。而在这些被“疏散”到指定的偏僻闭塞乡村或荒芜人烟的深山密林里安家落户的人群中,就包括了当时已在柬成家立业的吴七光一家。他们在撤出金边的过程中,颠沛流离,几番死里逃生,才从金边辗转来到越南西贡与吴映辉汇聚。谁知,越南政局同样动荡。不久,吴七光和吴映辉纷纷成为难民四处漂泊,并最终在国际难民公署的安排和帮助下,于上世纪80年代初先后分头逃到了法国巴黎和美国费城。

在此期间,由于风餐露宿居无定所,流落在外的吴家兄弟渐渐与故土失去了联系。家里寄出的信都石沉大海,到美国登报寻人也渺无音讯,一切曳然而止。

认 亲

一封家书,

多年寻亲一朝梦圆

就在对在外兄弟的思念的牵挂中,岁月匆匆而过。这段日子,吴家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吴映华的大哥、二哥、六弟、八弟相继去世,唯一的姐姐也撒手人寰。每一个即将逝去的人在弥留之际都对活着的兄弟说了同样的话:一定要在今生找到失散的亲人,把那断了的兄弟情续上,完成他们的遗愿……

然而,茫茫人海,没了音讯的吴映辉、吴七光又在哪里?

1993年,一封家信不期而至,为吴家的寻亲路带来了转机。这是吴七光的信。在信中,他讲述了自己逃难到法国后的生活、家庭状况,同时也向吴映华告知,他将在退休后回祖国、回家乡看看。原来,吴七光在法国巴黎近郊的一家医院当电工。这些年,他为生活四处奔波,现在他的四个儿女已长大。

2004年,阔别家乡逾半个世纪的吴七光回来了。站在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面对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亲人,他热泪盈眶。此后几年,他又几次回汕,不仅自己回来,还带着女儿、女婿……

七弟找到了,吴映华十分激动。他升起一丝希望:三哥是不是也会像七弟一样,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忽然告知他的去向?

四五个月前,一封由美国寄往老家的信从侄儿那里转到了吴映华的手中。这封信是寄给大哥的,因为大哥已去世了,认识他的邮差便通知大哥的儿子去把信领回。

颤抖着把信打开,吴映华看到了一张照片和寥寥的几句话:“这是我们的父亲。若能接到此信,请按以下地址、电话联系……”

是三哥吴映辉!吴映华一时也难以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他迅速拨打了信中的电话。就在电话接通的瞬间,他听到了他那苦苦牵挂着的兄弟的声音,也听到了那激动的哽咽声,他的双眼湿润了。那一刻,他知道,曾被时光流失了的兄弟情终于续上了。

作者:刘婉萍 袁笙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