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潮讯 | 潮人智库 | 潮音潮乐 | 人物辞条 | 潮汕图库 | 潮人图库 | 直播 | 范文 | 专题 | 专题
X
你的位置:潮汕资讯 > 揭阳资讯 > 详细内容

揭阳:打工遭遇“黑工厂” “工伤认定”申请难

来源:揭阳资讯网 时间:2010/9/28 14:05:54 字体:[ / ] 阅读:8723

出了工伤事故后,不少务工者都会第一时间选择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然而,尽管维权意识在劳动者群体中日益增强,但若一不小心进了“黑工厂”当了“黑工”,由此导致日后自身维权难的事例也屡见不鲜。近日,贵州籍务工人员王先生来电称,他在磐东一工厂打工时因工受伤,造成下颌骨骨折及神经挫伤,至今已有5个多月,“老板却不搭理”。他向劳动部门申请劳动仲裁,但劳动部门以“用人单位系非法用工单位”为由不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

因工受伤 生活陷入困境

29岁的王先生来自贵州毕节市,2010年3月,他通过应聘来到位于东山区磐东浦东村一家五金抛光厂工作,实行计件工资,但双方并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0年4月15日下午,王先生在沙轮打蜡时手不慎被拉进平抛机,当场晕倒。这次事故造成王先生右手与下颌受伤,被诊断为脑震荡、下颌骨骨折,以及右侧臂丛神经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据王先生介绍,出事后,他随即被送往东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医治,并进行手术治疗。4月27日,王先生出院。

根据医院提供的出院记录显示,王先生于4月21日入院,并于4月22日下午在该院进行下颌骨手术治疗,27日签名出院。据话语不甚清晰的王先生讲述,直到现在,他的右手掌除小指外,其余四指全都是麻木的,而整个右手臂仍然用不了力,拎不起东西。第一次手术后,留在他下颌的钢钉还没有取出来,口腔咬合仍会疼痛,导致说话不清晰。

王先生告诉记者,事后工厂与他曾私下交涉过赔偿费用的事,当时工厂表示愿意一次性赔偿三四千元,“老板说一两千元是做营养补贴的,剩下的钱作为取钢钉的费用。我不愿意,他说最多给五千。”王先生认为,工厂的赔偿太低了,因为他所受的伤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劳动能力,手臂不知道要过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打不了工自己完全没有了生活来源,而且他还得进行第二次手术取出钢钉。“我到现在已经花了两万多块钱了,没有办法,只能向别人借,多次找老板也没有用,他只给了我三百元,还说是借给我的。”王先生说。

26日下午,记者和王先生来到其原先工作的李××五金厂,记者在该厂门口看见,厂里大约有10多名工人正在进行不锈钢餐具生产加工,厂里充斥着嘈杂的机器声。问明记者的来意后,工厂负责人之一的李先生告诉记者:“我们不是不愿意赔偿,是因为(之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现在正在协商中,我们让劳动局处理。”李先生强调,出事后他们有将王先生及时送医,但赔偿的事双方协商不下,就让劳动局来决定。

协商无果 “工伤认定申请”被拒

因为工厂没有给王先生买工伤保险,他和工厂也没能就工伤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无奈之下,王先生于8月16日向东山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递交了《工伤认定申请书》,请求劳动保障部门认定其工伤待遇资格。

然而,东山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在9月9日向王先生下达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揭东山劳社工受字〈2010〉006号)认为:“浦东村李××五金外加工厂没有领取工商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单位,故王××和李××五金外加工厂没有构成劳动关系。”并决定,不予受理王先生工伤认定申请。对于东山劳动部门的不予受理决定,王先生表示不可理解。王先生告诉记者,为了争得自己应得的权益,他带伤奔走多日,花费了相当多的人力与物力,没想到却换来如此失望的结果。目前,他正向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

事实上,类似王先生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从本报接到的多宗工伤投诉中发现,不少务工者的维权意识日益增强,在劳动者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会第一时间选择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但因为非法用工单位、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等原因,从而造成部分务工者因工受伤时,在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道路上困难重重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在此,本报提醒广大务工者,在应聘工作时,应该选择合法的用工单位,并严格按照《劳动法》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王先生提供的材料。吴烁 摄

作者:蔡烨华 责任编辑:zhangwenxian 分享:收蒧 | 复制网址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

文明上网,杜绝攻击性言论。

正在加载留言……

版权所有 环球潮人网 @2005-2012 All Right Reserved.